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一听苏老大给了这样一个承诺,那是心暗喜,今天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算是送给苏老大了一块地盘,但也阻止他更大的侵扰和吞噬,这给了自己留下了喘息之机,萧博翰抑制住心的绪,又感激了一会。

    在接下来的这一天时间里,萧博翰走访和拜会了柳林市数得名号的好几位大哥,除了鸿泉司的潘飞瑞到四川去了,没在家之外,其他的大哥们萧博翰都是见了个面,他拿出了自己已经无力经营的一下地盘和商铺,给他们都做了低的示弱,让他们明白了,恒道集团已经心甘愿的俯首称臣,他们在去扰和掠夺好像有点有违道义,他们都一一的给萧博翰表,在今后会约束自己的手下们,给恒道集团留下一点生存的空间。

    最后一家萧博翰拜会的是大鹏司的吕剑,这个大鹏司主要经营建筑和娱乐行业,吕剑在柳林市也算排得字号的一个大哥,但这都不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吕剑有一个很厉害的父亲,他是柳林市的专职副记吕旭,大树底下好乘凉,吕剑有着这个靠山,自然在柳林市的黑白两道都能通吃了,他的司也不断的扩大,好的一点是,他几乎是垄断了整个柳林政府系列的所有工程,所以在这次对恒道集团的集体掠夺侵蚀,大鹏并没有太过参与,或者他是不屑于参与那些活动,他的项目和利润决定了他不会去搞那些小小闹的玩意。

    但萧博翰还是不敢大意,宁灭一村,不灭一户,既然自己是拜会所有柳林市的老大们,当然不能空过吕剑了,否则让他知道了,自己算彻底的得罪了人家。

    在吕剑豪华的办室里,萧博翰并不舒心,吕剑没有像其他那些大哥一样给予萧博翰应有的尊敬,吕剑叼着烟,用漫不经心的眼神曳视着萧博翰说:“萧老弟啊,你好好的在外读多好,怎么一定要来趟这趟浑水,我已经有点替起你担忧了。”

    吕剑其实萧博翰也大不了多少岁,不过人家有个好父亲,占据了得天厚的优势,年纪轻轻的获的了很大的成功,所以自然有一种少年得志的感觉,不过萧博翰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权利总是有时效的,也许要不了几年,你吕剑家里的吕副记会离开柳林市的权利心,到那个时候,你又该如何。

    萧博翰不亢不卑的笑笑说:“吕兄啊,我这也是非得已,总不能看着百号兄弟饿肚子,以后还请吕兄弟多多照顾一点。”

    吕剑很轻蔑的看看萧博翰说:“照顾谈不,不过我也不会你的主意,你放心好了,至于你要送我的那点地盘,你还是自己留下养活你手下的兄弟,但有一点我要说清,市政工程你不要来手,当你老爹可是不时的进来搅搅局的,希望你要有所收敛。”

    萧博翰见吕剑还无顾忌的提到了自己的父亲,一点都没有多少敬意,心的怒火将要升腾而起,他冷冷的注视着吕剑说:“家父已为先人,请吕兄弟自重一点,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会记住吕总今天的谈话。”

    吕剑也感觉到了萧博翰的口气不善,但他还是不以为意的笑笑说:“呵呵,萧老弟有点急了,这算什么啊,我不过说说而已,你能记住今天的谈话对你也许很有益,免得以后大家难。”

    萧博翰心愤恨,但他还是能够克制住自己的绪,他今天不是来zhan和显示凶狠的,他见吕剑没再说太过出格的话语了,也不想多说什么,匆匆告辞离开了。

    在萧博翰离开了吕剑的办室之后,坐在吕剑边的张远有点忧心忡忡的说:“吕总啊,刚才你的度有点过了,这个人我看很不简单啊。”这个张远在大鹏司很有点参谋的味道,吕剑这样一个浑人,在很多事还是会听取张远的建议,对张远他也能充分的尊重。

    吕剑听到张远这样一说,转过头来看看张远问:“怎么,张经理你感觉这个萧博翰有能力?”

    张远摇头晃脑的说:“不止是有能力,而且还有很深的城府和智慧,所以对这个人还请吕总小心一点,免得以后吃亏。”

    吕剑很认真的想想说:“照你这样说我们还不能小看他了,要不现在击垮他恒道集团?”

    张远笑笑说:“这到没必要,在说他今天能过来看你,可能也会到其他地方都去走走,我们在看看局势,犯不着行出头和他结怨。”

    吕剑点点头,感觉这方法还是不错。

    在萧博翰今天走访完所有柳林市的老大之后,大家基本都保持了一种观望的度,都也不想无事生非,给自己结怨,但天地集团的老大史正杰却不是这样想的,他从今天萧博翰的退让和前来拜见看出了萧博翰决心一直把恒道集团搞下去的决心和意志,他的一个最大的美梦这样眼见的慢慢消失了,他是不甘心,也咽不下这口气的,在表面他和其他的大哥一样,对萧博翰说了很多勉励的话,也接受了萧博翰给予的一点好,但心里依然在谋划着自己的计划,希望可以用成雁柏这颗埋在萧博翰边的地雷,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把萧博翰一轰飞。

    对他们每个人不同的想法萧博翰是有这样的预测和估计,他也只能这样小心翼翼的慢慢探索前行,他面前的lu还是很崎岖,恒道集团的未来对他而言,现在任然具有很多未知的不确定因素,他一点都不敢侥幸大意。

    全叔一直在陪着萧博翰拜访每一个大哥,他也感受到了萧博翰刚才的愤怒,在离开了吕剑的办室以后,他们一lu都默默无语,全叔一点都不敢扰萧博翰,他理解一个像萧博翰这样有血的年轻人的心。

    这个时候天已经黯淡下来了,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全叔不得不说话了:“萧总,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饭。”

    萧博翰自己倒是不怎么饿,但看看车的几个兄弟,说:“行,你看在哪吃合适?”

    全叔说:“要不还是到我们自己的饭店来一点。”

    萧博翰想想说:“这样,好长时间没吃西餐了,找家酒看看。”

    全叔忙说:“还是算了萧总,今天鬼手和蒙铃都没陪你过来,万一到点什么况,我这一个糟老头子怕应付不过来,还是回去?”

    这时候旁边那个叫山神的兄弟说话了:“全叔,在我们总部旁边有一家酒,那里的牛排很正宗的,那个地方在我们的掌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全叔记起了恒道总部附近一家最近刚刚开业的酒,当时那老板还亲自过来请过自己,每月的保费也是一分不少的按时缴纳,那个地方到是不会出什么乱子,毕竟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

    全叔点点头说:“那个地方倒是可以,这样,一会你们几个陪萧总去,我是听不得那地方的音乐声,也吃不惯哪血糊糊的牛排,你们几个激灵点,虽然在自己地盘,但也不得大意。”

    这几个小兄弟都异口同声的答应着,车直接的开到了恒道集团的,萧博翰也不坐车,带三个兄弟到旁边的酒去了。

    天有点热,混浊地空气带有一丝烦躁,,又一次陷入无边的静寂,黑暗只有少许不知名的虫子还在浅低唱,时而低昂,时而高亢,映着这一弯残月画出的凄凉。

    月,如dao,如,如一首未唱完的歌在空飘,它惯看了大地的沧桑。

    顺着街道萧博翰几个人走下去,他们很快的到了这家开张不久的酒,酒很致,门头的招牌显示出了一片的繁华,有几个妙龄美在来回的进出在在酒,萧博翰眉头一杨,他预计着这个地方应该还有其他的一种服务了,他没有太过排斥这种现象,但也没有对它太大的兴趣,毕竟,他不至于去留恋这些残败柳。

    漫步走进去,里面是宽敞的酒和许多底拱门的间,空气充斥着各种味道,尽管在里面按装了通风设备,依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

    乐队在卖力的演奏着行的音乐,对他们来说,这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眼目时下的艺术本来已经没有太多的场所可以发挥了,他们每星期在酒有两场演出,每次每人挣五十元钱意味着他们获得了成功,他们为能在这里固定演出而欣喜若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