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成雁柏是一直遵循着全叔反对的他支持的原则,他说:“我看萧总这方法可以,至少我们可以赢得时间,用时间换空间,等我们强大了,再夺回来这些地盘是了。”

    他基本是在乱说的,不过是想要打压一下全叔,但他说的却也正是萧博翰的构思,萧博翰也只能在目前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不能和整个柳林所有道口的大哥为敌,他必须要忍耐和等待,他还不想和别人玉石俱焚,他对自己和未来充满了希望的。

    他继续的耐心说服全叔,到最后全叔虽然心很不情愿,但他冷静的思考后,也没有什么好的策略,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最后也只好表示的默许。

    这样萧博翰在第二天带了全叔和好几个弟兄,出去拜会各位大哥了,他最先拜会的当然要是永鼎公司的苏老大了,因为他是整个柳林市黑道的一哥,算萧老大在世的时候,恒道集团也是无法和永鼎公司抗衡的,苏老大几乎囊括了所有黑道的生意,他什么都做,从餐饮做到房地产,从百货卖到毒品,只要是挣钱的行业,他总是可以插一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他都可以用实力让你闭不满的嘴巴。

    苏老大用他的远见卓识和城府深蔽,用他的手段残忍和势力雄厚,让所有的柳林市黑道闻风丧胆。

    他不愧是黑道里的头面人物,永鼎公司有自己一幢独立的大楼,窗户极大,用许多直棂贯通分割,窗顶多为较平的四圆心券。纤细的肋架伸展盘绕,极为华丽,加有装饰图案,深色的支粱柱与白墙相间,外观活泼。

    萧博翰是提前让全叔预约过的,所以当他带全叔,让其他的兄弟和蒙铃都在外守候,他们两人走进了这个办公大楼的时候,苏老大的得力智囊人物沈宇站在大厅门口等着萧博翰了,这是一个很传统的军师类人物,不管是他的长相,还是他的穿戴,你都可以感觉到一种绍兴师爷的味道。

    全叔是认识沈宇的,他对沈宇介绍说:“沈总,你好,这是我们萧总,今天特来拜会一下苏老大,还请你多多指点一二啊。”

    全叔对他说完,又对萧博翰介绍说:“这是永鼎公司的沈总,他可是苏老大的红人啊。”

    沈宇摆出了一副很儒雅的神态,先和萧博翰抱拳示意一下说:“萧总真是年轻才俊,幸会啊幸会。”

    全叔对这个人是较随便的,说:“沈总,你也不要客气了,现在苏老大方便吗?”

    这人一点都没有因为全叔这样来称呼苏老大而生气,似乎整个柳林市都是这样称呼苏老大的,他自己好像也不以为意,或者他很喜欢老大这个称号。

    沈宇点下头说:“方便,我是专门迎候萧总的,请请,楼请。”

    萧博翰又客气了一句,随着沈宇穿过大厅坐了电梯,在这个过程,萧博翰也打眼扫视了一下整个办公楼,他有点怪,在这里一点都看不出这里有任何的不法倾向,整个大堂井然有序,所有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西装革履,他们来来往往,安静又礼貌,每当和自己眼光相遇的时候,也都是微微一笑,根本没有道口混迹的那种猥琐和凶悍神态。

    电梯在8楼停住了,沈宇礼貌的让萧博翰先走出了电梯,在他的整个举动,根本都没有因为目前恒道集团的沦落衰败而表现出一点轻视的动作和神态。

    对这一点,萧博翰也暗暗的惊讶,他不得不心里说:“这才是深藏不露的人物。”

    他们在8楼走廊的顶端,看到了一扇实木门,沈宇客气的对萧博翰笑笑说:“请稍等。”

    他走前去,敲了两下门,又稍微的等等,再小心翼翼的敲了两下,这才用手一旋那球型的铜把手,轻轻的推开了门。

    这是一间很豪华的办公室,不管是房间的摆设,还是装修的档次,都当属一流,宽大的办公室里除了豪华高贵,还流露出一种厚重的气势,让人刚刚走进,会有压抑和恐惧的心态。

    房间的窗户前已经站着一个气质洪厚,威风凛然的人,他这时候慢慢的转过了身来,他直视着萧博翰,一步步走了过来,这是苏老大,一个让柳林市黑道闻风丧胆的真的大哥大。

    他虽然有点胖却很高大,举手投足间霸气威严,萧博翰微笑着叫了声:“苏总,好长时间都没有来拜会你了,你一切安好吧?”

    苏老大没有说话,客厅更是一片静默,他还是那样很认真的在看着萧博翰,看的萧博翰压力大增,呼吸急促了,这时候,他才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用铿锵有力的口吻问:“怎么,难道萧总过去见过我?”

    萧博翰稍微让自己平定一下说:“好几年前,有次你过生日,我和家父来拜访过你。”

    苏老大很有气势的点点头说:“这难怪了,那时候没大注意到你,哈哈哈,怪老夫眼拙了。”

    萧博翰赶忙恭顺的说:“哪里哪里,那时候苏总的视线当然不会落在我的身,是现在,说真的,我也难入苏总的法眼啊。”

    苏老大很有力的挥动了一下大手说:“客气了,今天你能来看我是给我苏老大的面子,来来,先坐下,老沈啊,给萧总和全叔茶。”

    大家一起坐了下来,很快的,沈宇支起了一套功夫茶的茶具,沸水一冲,满室的沁香,苏老大用木夹帮着萧博翰夹起一杯茶水过来,说:“先喝一口我们再慢慢的述旧。”

    萧博翰道声谢,接过了茶盅,闻一闻,果然是清香淡雅,一口喝掉,放下了茶盅说:“今天来打扰苏总了,我备了一点薄礼,也请苏总笑纳。”

    苏老大也放下了茶盅说:“客气什么啊,看到你想到了你父亲,唉,真是天妒贤能啊,没想到他先走了。”

    苏老大满脸的哀思之情溢于言表。

    房间安静了一会,萧博翰不想谈论已经故去的父亲,每一次谈起,都会给自己带来忧伤,他四顾了一圈,看到了墙有一副字,面写着“天大地厚”,这四个字草疏粗朴,一看不是名家作品,但是同时这四个字刚硬嶙峋,不拘书法而显得挥洒大气,张牙舞爪自有威势逼人,正是字如其人。

    萧博翰赞道:“清劲峭拔,凛凛生威,可谓横风疾雨。正所谓笔笔如一寸之铁,不可得而屈也,苏总的字不凡,”在没有摸清苏老大的态度和喜好之前,他必须保持必要的谨慎,但萧博翰这句话意味深长。

    苏老大抬起头说:“萧老弟过奖了,对了,听说你父亲身前本来是准备把恒道转让的,现在博翰你是作何打算啊。”

    萧博翰轻声说:“天地集团的史总还想收购,但我怕这样把家父的产业拱手送人有点对不起家父和现在一直守候在恒道的堂口兄弟,更断了以后对家父的一点念想,所以我还想勉力做下去。”

    苏老大点下头说:“也是啊,当年你父亲创下这一片事业也不容易,只是恒道现在只怕势单力薄,你能不能撑下去啊,这样吧,要是有什么用的永鼎公司的地方,你只管说,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萧博翰充满了感激的说:“谢谢苏总,有你这句话我放心多了,还是苏总念旧情啊,在此我也没什么感谢的,我像把靠近东大街的哪几条巷子送给苏总你代管,也算是给苏总你一个见面礼。”

    苏老大没想到萧博翰会有此一说,他有点惊讶的说:“这怎么可以啊,当初为那些地盘你父亲没少费心,现在你们恒道集团本来地盘缩小不少了,你还这样做,将来只怕很难在柳林发展壮大了。”

    萧博翰叹口气说:“苏总啊,实不相瞒,送你这地盘我也是顺水人情,你想下,以我恒道集团现在的实力,又那里守的住这些地方啊,我但求能保住靠近我恒道总部的那一片,够勉强维持可以,说到壮大,我是绝无那意思了。”

    苏老大皱起了眉头,他吃不准萧博翰真实的意图,难道他萧博翰真的甘愿轮为二流集团吗?要是他真的成了二流势力,这也好,至少柳林又少了很多纷争打斗。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是萧博翰说的他自己是守不住那么多过去的地盘的,他说:“唉,博翰啊,我看还是算了,这样显得我有点趁人之危,还是你自己好好经营吧。”

    萧博翰郑重其事的说:“苏总是看不起我了,既然我提出了这话,如泼出去的水,怎么能收回来,只要以后苏总能多照看一下我这后生晚辈,我感激不尽了。”

    苏老大又客气了几句,见萧博翰态度真诚,只好说:“那行吧,我先帮你照看一段时间,将来你需要这些地方了,说声,我还给你,从今往后,我也会约束一下我的兄弟们,让他们以后不要在到你那面去骚扰了,你安心的经营吧。”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