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局长离开以后,季子强就看了看今年的工作报告,对全县的工作他早就有一个想法,但一直自己没有实权,还要在窝里斗,没时间顾及到这些,现在是应该好好的整顿一下了,最主要的就是甩掉包袱,一些工矿企业效益很差,可以通过合并,收购来重新洗牌,以达到全县工业整体赢利。

    想法是这样,但真的执行起来会很困难,因为任何一样变化都会损伤到一部分人的利益,也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反弹,这也是他决定加强县政府力量的一个主要原因,自己今天位置变了,对县政府也不能经常性的指手划脚,那有点侵权,会惹起别人的反感和抵触,而县政府自己也没有什么得力和亲近的人手,要想搞好洋河县的经济建设,让自己的想法和思想在政府得到贯彻执行,不得不出此下策,在政府埋些地雷。

    甩掉包袱外还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对两大院里富余的人员进行精简,通过他的观察,很多部门并不需要那么多的人,人多了反而有时候误事,简单的问题他们也来回的踢皮球,但这个问题要更加的慎重,怎么做,怎么裁,他还要再看看,等待时机的成熟,不要自己一上来就搞的鸡飞狗跳的,那会影响到整个洋河县的发展。

    他坐下来,调节了下情绪,稳定了下喘息,给冯建副县长挂了个电话,刚好他还没外出,听他招呼自己过去,就放下手上的事,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从里屋拿出两瓶酒来,对他说:“别人送的,我这还有几瓶,前几天你请我,那是有点破费了,表示感谢一下,呵呵这两瓶你拿去喝。”随手就递给他。

    冯建副县长接过来一看,是两瓶好酒,就客气的说:“多不好意思啊,你看现在还拿上你的了,好,那天再请你一起喝。”

    说完就坐了下来,他知道叫他过来肯定不是就为这两瓶酒的事,一定还有其他的工作要交代,就坐下等季子强发话

    季子强也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

    他就试探的问冯副县长:“冯县长,现在的洋河县,会让我们领导班子有一个重新的组合,你对将来班子的建设有什么看法。”

    冯副县长一点也没想到季子强会问他这个问题,一时大口张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是一个很直率的人,最近,他也偶尔会想到下一步人事调整的问题,但那就是一闪而过,没深想,再说也没深想的理由,自己在上面也没后台,唯一能帮自己,过去靠哈县长,现在就只能靠冷县长了,但冷县长最近表现的很低调,对季子强也是恭恭敬敬的,他只怕也做不得主,所以想也是白想,他现在就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这一反应和季子强预想的一样,他对冯副县长也有过观察和了解,象他这样从下面摸爬滚打上来的干部,有个最大的局限就是上不了太高,后面没人顶,靠什么上

    靠政绩,你是副手,有一点政绩也轮不到你沾那个光,靠钱夯,小官小吏还管用,再到上面就不行了,你就是有个猪头也要找的到庙门才行。

    季子强就又说:“我也是怕到时候措手不及,所以想听下你的看法,我们在一起工作时间不长,可我感觉你很梗直,是个可以推心置腹的人。”

    他这几句话把冯副县长说的是心里暖暖的,没想到华书记还这样欣赏我,真是知己啊,冯副县长就说:“我还真没仔细的想过,如果上面不来人,应该是安步就班的动吧哎,到底怎么动我真没想过。”

    季子强知道自己该放悬念了,就说:“市里对我们的班子到现在还没定,他们是有那个想法,调几个外县的来,毕竟我们县里这一下几个领导都了出事,上面对我们县的领导已经很不放心了。”

    冯副县长一听,心里凉了半截,那几个混蛋,自己倒了不说,还把老子们都连累了。他也相信和理解这样的看法,谁让自己倒霉呢,摊上了一些这样的领导,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无语。

    季子强心里笑笑就又说:“但这事还没定,我最近见了下叶书记,也对她谈了谈我的构想,我感觉县里干部,特别是主要的这些干部,都还是好的。”

    冯副县长睁大了眼睛在等他继续说。

    季子强又接着说:“有些领导的问题是他们的问题,和你们是有性质上的区别的,所以我对他们说的构想就是,有能力的本地干部一定要用,象冷县长,还有你,不仅要用,还应该动一下。”

    冯副县长的眼中已经有了感激之情,大有千古知音遇在一起的感觉。

    季子强看时机到了,就挥挥手说:“我就对他们提议你动一下,做常务副县长。”

    冯副县长已经是彻底的大喜过望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蹦出一句:“下午我请你吃饭。”

    下午季子强并没有让他请自己吃饭,其实陪别人吃饭也是一种负担,他在食堂吃了饭,晚上还想把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在补充下,一旦修改好就拿到常委会上去让大家讨论讨论,他相信只要可以认真的执行,那洋河县还是很有机会干的更好的,要是那样,除了对洋河是有很大的好处,对自己更是大有益处,县委书记应该不会就是自己仕途的终点吧,看来他已经很适应了这样的环境,他的自信也增强了很多。

    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客气和恭顺的对他点头微笑着,季子强的感觉也很不错,但很多政府过去和季子强坐在一个桌子上的人都不过来了,这让季子强有点孤家寡人的味道,刚好方菲也进来打饭,季子强就忙招呼说:“方县长,来来来,我这有地方。”

    方菲的心情自然在最近也是起起落落的,这个让她爱过,让她恨的人,一步步的登上了洋河县的权力顶峰,对她是很有刺激的,她经常就后悔着,为什么每次自己不能坚定的和他站在一起,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现在该有多么的自豪和风光。

    她来到了季子强这个餐桌上,对季子强说:“季县长,奥应该是季书记,你今天没应酬怎么在食堂吃饭。”

    季子强开玩笑说:“你都不请我,我到哪吃去”

    方菲也大大方方的说:“哪行,现在我们把碗放下,我请你吃大餐。”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唉,勉强的饭不香啊,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吃一点。”

    方菲也笑了下,两人悶头吃了几口,就见政府办公室的黄主任也端着碗走了进来,季子强很奇怪,就问:“黄主任,你怎么今天也在这吃,嫂子罢工了。”

    黄主任只顾自己打饭,还没看到这坐了两个县长,就忙过来说:“不是啊,我媳妇今天参加儿子的家长会了,我就没地方吃饭了,怎么你们两位领导今天也没出去。”

    季子强一听怎么又提起了这个话头,就说:“是不是黄主任感觉我应该天天在外面吃啊。”

    他是开玩笑的,但黄主任是个谨慎小心的人,这一句话说的他想了半天,生怕是季书记对自己有了什么看法,拿这话来顶自己的。

    餐桌上就都不说话了,季子强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话可能让黄主任给误会了,就主动说:“老黄,一会吃完饭我想和你聊一聊,你没什么事情吧。”

    黄主任心里一阵的蹦蹦乱跳,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勉强的笑笑说:“我没事,没事。”

    心里就开始回忆过去季子强当副县长的时候,自己是不是那次不够客气,或者是上一次把他定好的车给冯县长派走了,边吃边想,这顿饭对黄主任来说是一场煎熬。

    吃完了饭,季子强就带上黄主任回到了办公室,黄主任一进去,先赶忙看了看季子强放在办公桌上的茶杯说:“季书记,要不要换下茶叶。”

    季子强忙上去结果茶杯说:“不用,不用,你是客人,你坐,我给你倒点水。”

    黄主任怎么能让他动手,眼明手快的抢过季子强手中的茶杯,帮他添上了茶水,又给自己到了一杯白开水,这才走了下来。

    季子强见他坐定了才说:“老黄啊,今天想和你推心置腹的聊聊,要是那里说错了,你不要见怪。”

    这一下黄主任就更紧张了,他虚虚的问:“不知道季书记想聊哪一方面的事情,你问,我知道的都可以说出来。”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站起来又拿出了香烟,给黄主任也发上说:“什么我问你答的,又不是考试,我来洋河也一年时间了,我们的工作接触也不少,对你这个人我还是有所了解,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感觉如何”

    黄主任彻底有点傻了,真是一朝君主一朝臣啊,这季书记一上来,就要把我们这些老人扫除干净,他的心里就有了一种悲愤和苍凉,自己在洋河县兢兢业业,胆小怕事的做了这么多年的服务,也知道上面没人,底子不厚,想要在上一层楼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特别是过去的华书记和现在的叶书记,几乎对自己都没有过一点的印象,自己也是没有那个渠道和胆量去给他们送礼,所以只求这样慢慢的熬它几年,以后退下来有个安稳饭吃,可是没想到,就这都没能保住自己的位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