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史正杰猛然的站了起来,目视着他的属下,怒火冲天地说:“你们真是一群饭桶,是一群蠢猪。”

    史正杰的一顿臭骂,震得会议室鴉鹊无声,噤若寒蝉,站在史正杰对面的那个这次狙击的领队人被史正杰点了名,他本来是负责帮内几个矿山的安全事物,这次史正杰考虑到他们很少下柳林市来,相对面生一点,谁知那么多的人,还是失手了。

    史正杰十分恼怒,这一次狙击的失手,让萧博翰增加了防备,有了警戒心,以后在想动手就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了,但史正杰自己心里也是清楚,自己在布置上也犯了一个错误,误以为萧博翰是个花花子弟,在整个计划中就没有算计过他的实力,没想到最后其中最厉害的竟然就是他。

    “史总,是我无能,导致这一次行动失败。”领队的头目嗫嚅着说。

    史正杰依然余怒未消,用威严的目光扫视全场,他愤恨的弹掉了雪茄上的烟灰说:“你们也太无能了,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

    这个领队的人也是满面羞惭的说:“老大教训的是,是我们无能,老大你在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要不把萧博翰搞残,我就永远不混了。”

    史正杰有点缀气的说:“你拉倒吧,还再给一次机会??你以为是买彩票啊,每天都可以去买两张,人家和你一样是笨蛋吗?以后能不小心谨慎吗?真是的。”

    史正杰大口的抽了一下雪茄,缓缓的吐出了烟雾,又说:“好了,你也赶快回到矿山去,最近管好手下的弟兄,没事少来柳林逛,要让恒道知道是我们动的手,我就拿你试问。”

    这人连忙的点头说:“是,是,我一定管好他们。”

    史正杰摆摆手,让他们滚蛋以后,想了想,就拿起了电话,给萧博翰办公室打了过去:“博翰啊,听说你受了点惊吓,没大碍吧。”

    萧博翰在电话那头就很恭敬的说:“史叔你好,没什么大碍,谢谢你的挂念啊。”

    史正杰喷着烟雾说:“没事就好啊,对了,对方是什么人啊,你好好查查,查出来了别人就不说了,我来帮你教训一下他们,没王法了。”

    萧博翰充满了感激的说:“谢谢史叔,你这话我听着真是亲切,对方好像不是本地的人,算了,我们这行当,仇家遍天下的,以后我会多加放范,不给别人机会就是了。”

    史正杰在这面挑一下大拇指说:“够格,博翰的确豁达大气的很,好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好歹我和你父亲也有这些年的交情了。”

    两人在电话中客气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史正杰暗自侥幸,看来着萧博翰嘛事不知呢,这就好,也不是自己怕他,现在的恒道集团已经沦落到了二流范畴了,实力是大不如从前,但不管怎么说,自己这手还是不够光明正大,要是传出去有伤老脸。萧博翰微笑着放下了电话,但他的笑容在放下电话的瞬间就变得冰冷,这几天他已经秘密的派出了很多弟兄做了调查了,毕竟就这么大的一个柳林市,在说参战的人数又多,不像上次萧老大遇刺做的那样诡秘,所以萧博翰已经知道这次动手的是史正杰了。

    萧博翰也分析出史正杰的动机和意图,自己挡了他的财路,让他并购恒道的计划将成泡影,他自然是要采取措施来补救,史正杰现在唯一可行的方式也只有让自己受伤或者畏惧这个行业,最后主动的退出柳林市,把恒道的产业尽数的交到他的手里去。

    现在摆在萧博翰眼前的就是三个问题,第一,上次老爹的遇刺是不是史正杰干的。

    后来萧博翰推翻了这个设想,因为那样做不附和史正杰的利益,反倒是老爹遇刺对他最为不利了。看来这两件事情应该是孤立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自己这次到沙石场去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显然的史正杰是有备而来,那么恒道集团内部是不是存在奸细呢?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大的,那么这个奸细又会是谁呢?

    萧博翰一一的把着所有人都过了一边,但直到现在他还是无法确认是谁。

    第三个问题就是,既然自己知道了此次狙击自己的背后人物是史正杰,自己应该用什么方式来回应这个敌意?和他一样,组织人手对他展开一次复仇,还是传播给所有道口上的人物,让史正杰受到羞辱?

    萧博翰对这个问题考虑了很长时间,直到刚才放下电话,他才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装着不知道,让这件事情自己冷却下去,因为不管是用什么方式报仇,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一点都没有帮助,并不是打垮了史正杰就可以改变自己的环境,相反,当自己开始和史正杰全力火拼的时候,也许正是很多人磨刀霍霍,准备把恒道集团彻底瓜分,消灭的时候。

    所以萧博翰准备忍了,他不仅要忍,还要有一个足以应对目前危局的措施,但到底应该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缓解柳林市整个黑道对恒道集团施加的压力呢?

    这还不算麻烦的结束,几乎在萧博翰他们中埋伏的这几天里,恒道集团的好几个地方又相继的出了问题,北郊的一个歌城,在昨天去了一伙人,他们手持黑钢砍刀,还有15米长的‘关公刀’,到那里变相收取保护费,强行赶走顾客,接着便围住收银员讨要“欠款”。

    歌厅一名保安上前询问情况时,竟遭到这伙人的刀砍、群殴,致使这名保安左手一只手指肌腱被砍断,后背也被刀背砸伤。

    在抢得一值班经理脖子上价值3万元的项链和店里7000余元的营业款之后,一群人退出了歌城。

    在另一个饭店,同一天晚上十几个人冲了进去,后来,场所员工和几个保安就地拿起消防用的干粉灭火器向这伙人进行喷射,使这些人始终无法靠近,恼羞成怒中,这些闯进来的人从楼下草丛中捡起砖头、石块开始打砸。

    等恒道集团总部得到了消息,派人赶到,闹事的人已经迅速逃离现场。

    这在恒道集团的内部又形成了一股悲伤绝望的气氛,所有的人都开始有了惶恐和末日降临的感觉,人心有了浮动,信心有了动摇。

    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来摆在了萧博翰的眼前,那就是沙石场下游的王皓也提出了和李少虎一样的要求,他也说要借一块沙石地,总经理成雁柏无法处理,也推给了萧博翰。

    这一切的问题都摆在了萧博翰的面前,他在办公室里一个人想了很久的时间,他并没有太大的烟瘾,但今天他却抽掉了许多香烟。

    从着种种迹象表形,整个柳林市的黑道势力都开始对恒道集团趁火打劫了,这样下去,恒道集团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自己能不能保守住父亲留下的这一片基业,自己能不能兑现前几天在父亲坟前许下的诺言?自己能不能让恒道集团度过这最为艰难的一道坎?

    所有的问题让萧博翰感到了沮丧和忧虑。

    在这个危机时刻,自己最需要的就是一点时间和一点和平,哪怕是三个月,一个月也好,自己要先稳住阵脚,恢复恒道集团所有人员的情绪,但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最后他决定勉强和委屈自己,用自己的屈辱来换取恒道集团的安慰,萧博翰也知道,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但他却希望用一个并不高明的措施来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他让成雁柏给自己准备了好多份礼品,他要一一的去参拜一下柳林市道上的大哥,他要摆出一副低姿态来,让大家相信也感觉到,他萧博翰其实并不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人。

    萧博翰在审时度势和仔细思考后,只能忍痛放弃一些地盘和产业了,以现在恒道的人手和实力,已经完全没有掌控和保护过去那庞大体系的能力了,他还决定赶快的去拜会一下各大帮派的大哥,用一些地盘和利益换的短暂的和平。

    他把这个想法和全叔,成雁柏都商议了一下,全叔当然是不同意的,虽然萧博翰是恒道的大哥,但作为全叔,他是完全有资格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萧总,这样不妥吧,当初那些地盘都市我们兄弟们流血拼杀换来的,现在这样拱手送人,会不会寒了兄弟们的心。”

    萧博翰很理解的说:“会的,一定会有人伤心,但我们还能怎么样呢,唯有这样才能换取大部分势力停止对我们的侵蚀和瓜分,我们才能得以喘息。”

    全叔浓眉倒竖着说:“萧总,要不我老头子以后就带队出去看守这些地方,大不了两败俱伤。”

    萧博翰摇下头说:“我们还没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在说了,就是看守也看守不过来啊,前两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暴露出我们的人手不足,而且现在我们还是和整个柳林道口上的人在为敌,我们又怎么能做到鱼死网破,做不到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