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萧博翰沉吟着没有说话,他看看成雁柏说:“成叔你感觉应该怎么办为好。”

    成雁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我觉得还是不要轻启战端,我们现在禁不起这折腾啊,还有好多家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一旦我们受点挫折,局面会更难收拾。”

    萧博翰也下意思的点点头说:“这问题确实不能大意。”

    成雁柏又带点抱怨的语气说:“当初我就建议把这两家灭了,那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可是萧。”

    说到这里,成雁柏感觉自己有点说多了,他抬眼看了看萧博翰,就见萧博翰脸色冷凝的看着他,他全身就突碌碌打了个寒颤,他没有想到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可以射出如此威仪的目光来。

    大家就都沉默了一会,萧博翰才缓和了一下神色说:“这个问题我在想想,我们谈谈其他的问题来。”

    成雁柏不敢大意了,萧博翰的沉稳内敛和洞沏心腑的深邃,如同掌握权柄,纵横捭阖,满堂华彩的领袖一样,让他不能等闲视之。

    成雁柏就小心翼翼的又说:“对了,天地集团的史正杰还是想和我们谈谈收购计划,当初他和萧总本来说好的,就等着签约了,这一出事,就耽误了,最近他来过几次电话,不过听口气,好像要在价格上做些调整。”

    萧博翰冷然的说:“调整是客气话,一定是狠压我们吧。”

    成雁柏咳嗽两声说:“是啊,是啊,是压的厉害,所以我也一直没敢回话,就等你回来做出决断呢,你看现在该怎么说?。”

    萧博翰就摇下头说:“成叔你感觉呢?难道现在还有让他收购的可能性吗?”同时,萧博翰就从成雁柏的这话中听出了一种试探的味道,看来成雁柏并没有完全的接受自己掌管恒道集团的准备,他还在有意无意的抱住一种让别人收购的心态,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成雁柏并不看好自己。

    成雁柏一听萧博翰如此回答,心就凉了半截,看来一桩上好的生意是做不成了,这萧博翰铁心的要把恒道集团搞下去。

    他也不敢表露出心中的不快,把公司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做了一个介绍,萧博翰就很少说话,一直在认真的倾听,在个别不是很熟悉的地方,偶尔的提问一下。

    随着萧博翰对公司的了解更加深刻,萧博翰心中也是越来越惊惧,他真没想到,短短的一两个月时间,恒道集团已经衰败的如此严重,这江湖事啊,真如实海市蜃楼,虚幻的厉害,说变就变,他明白了现在的恒道集团已经到了风雨飘摇之中。

    这个夜晚对萧博翰来说是不平静的,他长久的孤枕难眠,细细的思量着恒道集团的未来和出路,整个晚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同样的,对成雁柏来说,今天也是他一个苦难的日子,他看出了萧博翰的强势,虽然萧博翰对自己一直很客气,礼貌,温和,没有一点的怠慢和轻视,他还亲自为自己添过几次茶水,但这都是表面的现象,在萧博翰的眼神和气质中,成雁柏看到的是更多的是儒雅沉稳,雍容镇定和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萧博翰显而易见的具有顽强的意志,偏执的信念。

    他今天之所以可以屈尊纡贵的对待自己,不过是为了尽快的掌控恒道集团,这个主只怕比起萧老大来说,更有主见,自己以后会不会让他夺去权利呢?这是很有可能的。

    第二天一早,萧博翰就带上了全叔和鬼手,还有蒙铃几人,坐上车到了萧老大的墓地,一路上,萧博翰都是沐浴在刚刚升起的金色的阳光中,那阳光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徐徐地拉开了绿色的幕帷,整个大地豁然开朗了,如一道画卷尽收在人们的眼底,田野一条条银渠纵横交错;山岗披上嫩绿的绿衣衫,把整个山峦串连了起来,仿佛银链串珍珠。

    他们来到了远在郊外的墓地,萧博翰远望着树林里,许多的小鸟在自由自在欢乐地飞翔着,高兴起来,便唱出清脆悦耳的曲子,河水忽然被一阵悦耳、动听的笛声所牵动,放眼望去,一群顽皮的小孩子正用垂柳的茎做柳笛呢!他们吹出了心里的幸福和快乐。

    萧博翰也深深的被大自然的伟大感染了,他抛开了对前途迷茫的沮丧,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这浩瀚博大的自然世界,他的勇气也在随着他的情绪,不断的壮大起来了。

    萧博翰对老爹的祭拜和追悼是严肃但并不隆重,他不希望来太多人,他只想好好的感觉一下老爹的灵魂,他让其他在很远的地方待着,他一个人走了过去,轻轻的吧墓碑上的尘土拂去,把一早准备好的鲜花,香蜡,水果,祭品,冥币,都摆放在墓碑前,然后,萧博翰就一个人虔诚的跪在老爹的墓前,嘴里喃喃自语着,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但他脸上的表情无疑是悲伤和凄凉的,他没有流泪,他已经留过太多,多的到了现在无泪可流的地步,他心中也没有了太多的仇恨,他是要报仇,但这绝不是他人生轨迹中唯一要做的事情,他现在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带好这班没有离弃恒道集团的兄弟,要给他们有饭吃,有钱花,他还要继承和发扬老爹的事业,让老爹在九泉之下可以欣慰,可以瞑目。

    至于报仇,萧博翰一点都不急,他会慢慢的来,用自己一生的时间来找到那个幕后指使的人,最后用一种让他最为绝望的方式来偿还。

    这一切的想法,他都在这里给老爹一一的述说了,老爹没有回答什么,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让这冰冷而坚硬的墓碑直对着萧博翰,关注着萧博翰,提醒着萧博翰。

    时间就这样一直流失着,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萧博翰才缓缓的站起来,他的膝盖已经有点发麻了,刚站起来有点摇晃,远处的蒙铃就不等他招呼跑了过来,一把搀扶住了萧博翰,本来蒙铃意外萧博翰会在这嚎啕大哭的,她一直注意着萧博翰,但现在看来,萧博翰的脸上一点泪痕都没有,她也就放下了心。

    对墓中埋藏的这个萧老大,蒙铃是一点都不在乎,她唯一要关注的就是萧博翰,这是她的职责,她在萧大伯的面前和那同来的几个人一起发过誓言的,本来当今这个社会承诺和誓言已经毫无价值,但还是有些人会很认真的对待,就像这个蒙铃一样,她们把誓言当成了自己的生命。

    在回去的着一路上,萧博翰默默无言,一句话都没有说,他需要思考和回忆的东西太多,已经占据了他整个脑海,他旁若无人的坐在小车的后排,一直低着头,全叔和鬼手也都没有来打破这车厢中的静怡,他们知道萧博翰需要安静,也需要悲伤。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全叔,还是鬼手,都一直在为萧老大的死在内疚,他们都和萧老大一起拼杀征战多年,对一个即是他们的老大,又是他们的兄弟的死,全叔和鬼手大有兔死狐悲的凄凉。

    车一直开到了恒道集团的院内,四周警戒的兄弟们并没有谁很好奇的过来看看,他们目送着未来的老大,每个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希望。

    得到了萧博翰从英国回来的消息,在柳林市和萧博翰老爹排名相当的天地集团老大史正杰过来亲自看望萧博翰了,这个史正杰明面上做装修,建筑,货运生意,但私下里确实靠赌博,放贷和地下钱庄为主要经营手段,这些都是很来钱的行业,他依靠着着庞大的资金和体系,在柳林市稳稳的坐了十多年的老大了,这个人对恒道集团还算和善,在很多道口上的纷争中,过去也经常和恒道集团联盟过多次,让其他势力不敢轻易的招惹他们两家。

    史正杰不管是辈分还是所具有的实力,都不是现在的萧博翰敢于轻视,在从墓地回来还没有坐定多久,萧博翰就听说史正杰来了,刚忙带着恒道集团的一众骨干们,到楼下的院子里迎接住了史正杰。

    萧博翰叫了声史叔,说:“本来我想安顿下来就过去拜访你老人家,没想到还让你先来了,惭愧啊。”

    史正杰50多岁的样子,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内涵丰富,神情中带着深入社会体验人生百般磨练的从容和豁达,不过这都是他给人的一种表象,到底他心中所想的什么,一般人从外表根本是看不出来的。

    史正杰也跨上一步,一把拉着萧博翰的手说:“唉,没想到,没想到,你也要节哀顺变啊。”

    萧博翰谦恭有礼的说:“有劳史叔费心了,听说家父遇害之后,史叔帮我恒道很多的忙,感激万分啊。”

    两人就寒暄着执手一起走进了萧博翰的办公室,双方手下的人一阵忙绿,倒水,上烟,招呼坐定,萧博翰就说:“史叔过去是家父的好友,这些年恒道的发展沾了史叔不少光,以后还请史叔多多教诲一下我这后生晚辈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