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专门和季子强做了一个谈话,叶眉的上位,让周部长现在也是知道了季子强的能量,在谈话的时候,他对季子强相当的客气,亲切,还不时的隐含了自己在季子强扶正这件事上的支持立场。品 书 网

    季子强也就象是真的认为自己扶正了书记是周部长鼎立相助一样,是千恩万谢,大表忠肠,两个人是你推我拉,你捧我接的谈的火热。

    他还告诉了季子强:“子强同志,我这次来的时候,叶眉书记说了,希望你在洋河班子的建设和配置上,能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

    这也就无形中告诉了季子强,洋河县的除了县长以外,他还可以做出适当的调整,这个用意是很明显,就是要尽快的树立起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威望出来。

    季子强的心里对叶眉是很感激,自己能摊上这样一个领导,何愁不能建功立业呢。

    季子强说:“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和支持,同时也感谢周部长对我的帮助,对于洋河县班子我会认真思考,不辜负市委领导的期望。”

    周部长笑笑又说:“按你们目前班子的结构来看,还是可以增加一两个副县长的,你好好想想,看洋河县有没有德才兼备的人选。”

    季子强也心领神会的笑笑,说:“好的,我会做好你们领导的参谋工作。”

    最后双方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下走完了全部的过场。

    在对县里班子的调整上,季子强做了详细的考虑,最后他作一个书面的建议,送到了柳林市的叶书记手里,并希望可以尽快的任命下来。

    由于洋河县的事情多,工作忙,季子强没有亲自去见叶眉,两人只是电话里做了交流,不过从叶眉的口气里,季子强倒是能够听出她对自己这个建议的赞同性,这让季子强很感欣慰。

    没过几天,在很多人的议论中,在很多人的关切中,在很多人的猜疑中,到底上面还是传来了消息,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市委的红头文件上面清楚的写上了洋河县县委书记的名字,那名字也是我们很熟悉的季子强。对于这样一个结果,一部分人是暗暗高兴的,特别是过去吴书记派系中后来有投靠了季子强的那些人,他们感觉自己又一次踩上了步点。他们也都一扫过去的萎靡不振,虽然在外表看不出什么幸福的表情,但那压抑中的兴奋眼神,还是清晰的表明了他们的心态。而几个副县长有点紧张,还有游荡在季子强势力边沿的副县长方菲,心里也是一紧。

    也有一部分人是失望和沮丧的,副书记齐阳良心里就不太舒服,对这个和自己有着仇恨的人,他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他只有像狼一样的隐蔽起来,收起自己的獠牙,慢慢等待机会的到来。

    季子强也是有一个自己的山头,但他不会随便乱来的,他也需要等待,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坐稳了书记这位置,以后的平调,学习,外派,提虚职,都是他安插自己亲信的方法,但他在细细的想了一会,自己的亲信好像也没几个,水平高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他也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把工作搞上去,既然自己辛苦获得了这个权利,那就尽可能的用好,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做一点对老百姓有益的事。

    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就来到了政府季子强的办公室,请示工作了,对汪主任来说,真的也算是个幸运,自己在最为关键的时候转到了季子强的阵营,虽然那有点逼良为娼的味道,但现在回过头来想象,真是万幸。

    季子强见他走来,心里是很好笑的,这个主任让自己上次那一顿的糊弄,想想都好笑,不过这是不能笑出来的,季子强也很客气的招呼他坐下,说:“汪主任最近也辛苦了,县委这最近的事情也多,让你受累了,我表示感谢,呵呵呵。”

    汪主任也连连客气着,他请示季子强说:“季书记,县委过去吴书记那个办公室已经收拾好了,你看什么时候搬过去,我安排办公室的人过来帮忙整理。”

    季子强不想搬的太早,怕别人说自己等不及的样子,但自己迟早是要过去的,他就说:“这样吧,汪主任,我自己把这整理一下,等我收拾好了在说。”

    汪主任问:“我安排人过来给你帮忙收拾吧。”

    “那到不用,我这都是质料文件什么的,人多了就搞乱了,我和秘书收拾就可以了。”季子强客气的拒绝了汪主任的讨好。

    说到了秘书,汪主任就又小心的问:“季书记,你秘书怎么安排”

    汪主任也是例行的问问,他知道这个小张跟了季子强刚一年,估计季子强是不会换了。

    果然,季子强就说:“小张还不错,让他过来继续跟我。”

    汪主任点头答应着,他就又把零零碎碎的问题给季子强汇报了一阵,才告辞离开了。

    汪主任走了以后,季子强在办公室就想到了洋河县班子的问题,对于县长,看来是暂时不能动的,但冷县长过去的常务副县长位置,是可以上一个人的,另外这次季子强还想在增加两个副县长,这个在前几天的报告中他也提出了。

    对冷县长,季子强是有些顾虑的,这人过于圆滑,自己来到洋河县这么长的时间了,都很难看透他,同时,他还是哈学军势力的主导力量,他的敏捷思维,他的足智多谋,他性格上的难以猜测,还有他眼中不时的闪现出的那一抹阴雾,都是自己难于驾驭的,他能不能永远对自己诚服现在没有了丝毫的把握,如果他一旦坐大,自己将很难控制。为了加强对他的防范,势必要有所准备和布局,季子强就给公安局的郭局长打了给电话,让他到自己这来下。

    一会,郭局长就走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先给季子强道了个好:“季书记好,我还正想这两天请你坐坐,也算表达一下我们对你提升起来的恭贺,不知道书记那天可以闲一点啊。”

    季子强哈哈的笑着,他还是比较了解这个郭局的,这人有正义感,看的来大势,在自己和他的这大半年的工作配合中,两人算的上很默契的,季子强就不见外,很亲热的让他坐下说:“请你过来就是想先和你沟通点问题,没有打扰到你吧。”他显的分外客气。

    “季书记,看你说的,那有什么打扰的,你叫我谈话就是最重要的工作。”郭局长很恭敬。

    季子强对他这样的回答也很满意就说:“我有个想法,但先声明下,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郭局长看他今天如此客气和慎重,也在心提高了戒备,估计是有重要问题要谈,自己一定要小心的应答就说:“我不会多想,也不会出去乱说的,你讲吧”

    季子强望着他说:“我个人希望你可以担华副县长,当然了,公安局长你还是要兼任”。

    郭局长早已经就想过哈县长倒台后县上领导格局的变化,在他的想法里,冷旭辉做县长估计是不会变的,那常务副县长一定是冯建副县长接手。

    自己是一个很微妙的情况,好了有可能是副县长,不好了还是原地踏步,作为一个公安局长,也未必和副县长差多少,但没想到季子强不仅提升了自己,还继续让自己做公安局长,郭局长是很高兴了。

    这个位子刚好合适自己,就是怕和冷县长不太好配合,因为过去两人交情一般他就很小心的回答:“谢谢季书记看的起我,我没什么问题,你怎么安排我都服从只是怕那面的工作不熟悉,和冷县长配合不好”。

    季子强没有去看他,自己说:“这也就是我的想法,到底最后怎么定还是市里拍板,要说到不熟悉政府工作那到是小事,你也是老同志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郭局长想想也是,只要自己好好和冷县长相处就是了,就说:“呵呵,书记说的也是,看来我是多虑了”。

    他感觉大家话都说完了,却没想到季子强又接了一句:“就是你真有什么和他们意见不统一的,也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

    郭局长一下就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原来是派自己过去就是给冷县长那阵地参沙子的。

    心里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知道了季子强对自己还是相当的放心,他也就很含蓄的说:“我以后当然要靠你经常指导的,有什么把不准的事,我一定会来向你讨教。”

    季子强也很欣赏他的透彻,但还是再次对他强调:“老郭啊,这只是我个人想法,先不要对外宣扬。”

    郭局长就说:“我知道,我也理解,请季书记放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