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萧博翰就放过了刺杀的问题,开始详细的了解起恒道集团目前的状况,他问的很全面,全叔也回答的很仔细,在几个小时的交流中,萧博翰已经大概的了解到了目前恒道集团的现状的,这更让他吃惊和心急如焚起来。

    在柳林市的恒道集团,它和其他四五家黑道集团称霸了多年之后,因为萧老大的遇刺,很快的就让恒道集团沦入了二流梯队,没有谁真正的对萧老大的遇刺感到伤心,反倒他们在最近都开始抢夺和侵占起恒道集团的利益了,一些相互交界的地盘被快速的瓜分掉,很多恒道集团的人马,也在惶惶然的状态中被挖走,或者转行离开了。

    集团的实力从根本上开始了动摇和瓦解,其他势力不断的打压和掠夺,也让集团的收入锐减,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必定难以支撑集团的费用和人员的工资,就算是二流的一些团伙,现在都对过去他们敬若神明的恒道集团抗拒起来,真所谓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

    萧博翰在了解到这些因为之后,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当中,眼看着父亲的荣誉和事业在不断地衰败,没落,萧博翰的伤感又涌上了心头。

    这也怪不得他们,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在这大厦将倾之际,又有多少人可以义气干云,誓死守候呢?萧博翰现在才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很艰辛,自己是否有能力来力挽狂澜,挽救恒道集团,发扬和振新老爹的事业呢?

    就连全叔也有点伤感的说:“当初你父亲和天地集团的史正杰本来已经谈好出让所有的企业的,不过在你父亲遇刺以后,这个计划就搁置了,你不用勉强自己,要是感到确实为难,我们可以继续和他谈。”

    萧博翰皱眉说:“现在还能继续谈?”

    全叔不很肯定的说:“应该可以吧,当然了,我们的很多地盘和企业最近遭受到重创,有的也已经丢失了,在价格上肯定会便宜很多。”

    萧博翰缓慢的摇了一下头说:“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不再转让了,我们还要好好的干下去。”

    全叔听了萧博翰这话,脸上就有了喜悦之情,其实这也是他的期望,因为他也曾经是个热血汉子,委曲求全和认输服软不是他的性格。

    下午他们就在恒道集团旁边的一家很豪华的饭店吃饭了,除了在外公干和总部留守的一些人员外,其余的人萧博翰都让一起去了,整整的坐了五桌,萧博翰和全叔就坐在当中的首位上,其余众人按着职位的高低,依次坐定。

    这饭店的装修很是不错,有人文素养和其婉约美丽的殷殷之情,在华灯初上的时候,万物升平,这里的镜、画、光、饰、挂、摆、陈、色、等匠心独具、金雕玉砌、浑然天成。

    在这里可以体验由浩瀚历史演绎而形成的风采焯灼的中国饮食文化,恬淡中尽显特有的风范与尊贵,数十间豪华的包房装修很高雅,舒适不俗,浅米色的格调弥漫着家的温馨。

    这家饭店其实也是恒道集团的产业,饭店的经理姓张,他过去也是认识萧博翰的,现在听到了萧博翰会重新掌管恒道集团,他也开始兴奋起来,放下工作,挤到了萧博翰这个桌子的下首坐了进来。

    这里的生意还算是不错的,在其他地方因为萧老大的遇刺,最近都受到冲击之后,唯独这里没有一点点影响,因为他太靠近恒道集团的本部,在这一片恒道集团的实力比其他地方要充实很多,其他势力还不至于如此过份的敢到这里来撒野。

    萧博翰在这局宴会中起初很是低调,他端起酒杯,只是简单的说了句:“今天我们难得在此一聚,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再塑恒道集团的辉煌。”

    萧博翰说完,就一口蒙掉了杯中的酒,其他人也是好不迟疑的喝掉手中之酒,一起说:“我们一定跟着大哥,生死由命。”

    萧博翰也开始客气的应付着别人的讨好和敬酒,他也在仔细的观察着桌子上的每一个人,这些人可以留下来,本身就说明了他们对恒道集团的忠心和守护,但萧博翰还要发掘他们更大的潜力,在用人方面,他自有他的一套理论和方式。

    看他貌似漫不惊心,实则察言观色,萧博翰在大家喝的畅快淋漓之时,他轻轻举起酒杯,毫不畏惧的向每一个人发出了邀请和挑战,把这局面推向了**。

    慢慢的,他就用自己手中的酒杯控制住了整个饭桌的局面,他的成稳内敛和大气凌然,在这一帮江湖豪客中别有一番气势,没有谁再敢于轻视和小瞧他,在他的身上,他们看到了一种不同于萧老大的性格和气场,萧博翰身上除了有老爹的豪爽,更有一份不同于所有江湖人的睿智和淡定,这让他们好奇的同时,也让他们赞叹不已。

    萧博翰酒量很好,可是今天喝的不少,所有的属下都来给他敬过酒,他已经有点面红耳赤,醒目半迷了,本来他回来第一件事情是应该去祭奠一下老爹的亡灵,但萧博翰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放在明天,他不是一个墨守陈规和愚忠愚孝的人,他很爱他逝去的父亲,但他更愿意让他父亲的事业继续下去,他要在第一时间里了解到恒道集团的处境,人气和危机,他希望自己在明天祭拜老爹的时候,可以给他一个准确的,肯定的承诺,这或者是对老爹最大的安慰了。

    蒙铃一直很关注萧博翰,她也坐在这张桌子上,她很少主动的和其他人搭腔说话,她的整个心智都在萧博翰一个人身上,她怀疑并且也瞧不起这里的人,感觉他们很土,而那些喝的半醉的人说出的那些污言秽语更是让她鄙视不已,虽然大家都是黑道中人,但蒙铃还是感觉自己应该是专业的,高级别的,而这些人都是仅凭蛮力,毫无技巧的鲁莽之徒。她到现在为止,也就只是记住了全叔等几个高层人物的姓名,对其他很多人,他几乎是无视的,不是她记性不好,是她一点都不感兴趣。

    在酒宴结束的时候,萧博翰已经是摇摇晃晃了,没等别人上手,蒙铃就用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萧博翰的一只胳膊,小巧细腻的手指谁也想不到会是如此的坚定有力,萧博翰在她的搀扶中,居然可以站的很稳。

    蒙铃的丰胸也紧紧的靠在萧博翰胳膊上,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只把萧博翰当成自己的一个老大在看待,多年封闭训练和冷漠以及铁石心肠让她柔美的女性情感丧失殆尽,在她的心里,对人的归类很简单,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男女之别。

    但萧博翰就不一样了,他是个热血男子,这些年花花草草的事情也没有少干,现在让这个冷美人在他酒后这样一靠,那单薄夏装里面的两团火热就冷不订的让萧博翰一阵战抖,柔软的山峰在挤压着他,摩擦着他,一阵阵的处子幽香还不断地灌入他的鼻息,萧博翰就有了一点点的反应,酒精在发挥助力作用,他的头开始晕转,眼光也有了荡漾,他靠在蒙铃哪双柔软**上的力道就更大了。

    每走一步,他都可以感觉到蒙铃的**在自己胳膊上的变化,不过让他感觉不同的是,蒙铃的**很丰满,但很结实,或者是因为缺少抚摸的缘故吧?

    萧博翰的呼吸已经凌乱起来,脑海中那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其中,在配上蒙铃娇媚冷艳的面容,这一切都具有了不可抗拒的诱惑。

    蒙铃是不大能够体会到萧博翰的情绪变化,她认为萧博翰的呼吸急促是因为他喝多了酒,他靠在自己胸膛的压力不断加大是因为他站不稳,还有来回在自己**的摩擦是因为大家在走路,所以她一点都没有转换自己的姿态,一直这样吧萧博翰送到了办公室。

    到了这里,萧博翰不得不离开那柔美又丰满的**,他坐在了沙发上,蒙铃很快的帮他泡上了一杯浓茶,萧博翰说了一句:“蒙铃,你也歇会吧,来坐过来陪陪我。”

    蒙铃嘴里答应了一声说:“我不累,你喝点茶。”

    萧博翰刚想再继续的说点什么,就见全叔带着成雁柏和鬼手走了进来。

    全叔进来就说:“博翰,雁柏回来了,过来看看你。”

    成雁柏也快步上前说:“博翰啊,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一回来,我这肩上的担子就轻松了许多,唉,你也要多节哀。”

    成雁柏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面部有点干瘪,看体形也是骨瘦凌凌,柔弱的过分,嘴巴上面有点皱缩,他的相貌就是那种典型的古代的师爷类型的,看起来很有点内涵和文化,言行举止也很有风度,但这种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城府深藏,心狠手黑的人。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