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和这个老者相互省视着,他们具有一样的血统和遗传,这就让他们的长相和性格有了很多相似的地方,萧博翰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自己唯一的长辈了,记得还是自己很小的时候,大伯就和父亲一起开始打拼天下,那时候他们的意见和看法就出现了分歧,大伯想要走出柳林市,到更为广阔的省城去发展,但父亲好像并不想做的太大,他眷恋着自己的故土,后来他们就大吵了一架以后,大伯带上自己的一些亲信和应该分的的资金,离开了柳林,从此以后大伯和父亲就很少碰面了。

    直到有一年他们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时刻,不约而同的参加了对先人的奠基仪式。

    这时候萧博翰才见到大伯,大伯已经显露出苍老了,因为他本来就比老爸岁数大很多,他的感情好像也发生了变化,他没有再和老爹恶言相向,他们平和的参见完扫墓和祭拜以后,带着萧博翰去了一个酒家。

    就在这个酒店里,大伯却喜欢上了萧博翰,他自己没有儿子,所以他看着萧博翰感觉到很亲切,或者这也是因为人老了以后所固有的寂寞吧。

    老爹也看出了大伯对萧博翰的喜欢,就对大伯说:“大哥,你要是喜欢博翰,以后就让他多去看看你吧。”

    大伯当时摇摇头说:“算了,还是少见面的好,经常见面会让我心肠变软的,不过假如有一天博翰接替了你的事业,我或者可以帮他一把。”

    父亲笑着说:“只怕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这些年我虽然勉强他不断的学习着各种必须的技能,但博翰却天生的讨厌我们这个行当,这让我和你一样有一种后继无人的感觉。”

    大伯当时就摇着头叹息着说:“这孩子很坚韧,也很深沉,我从他的眼中看得出他有绝大的睿智,不能进入你的世界真是可惜了。”

    老爹也就无奈的笑笑说:“我也不想太过勉强他,不进来也好,不过大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有一天如果我不能给予他庇护,那么老萧家的这点烟火还要你帮我看护一下才行。”

    大伯当时就有点气愤的站起来说:“你胡说什么呢?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办,不要指望别人。”

    当时的萧博翰还没有理解到老爹和大伯他们话中的含义,但以后真的大伯就一直开始关注起萧博翰了,不管萧博翰是上中学,还是到国外,大伯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和萧博翰联系的方式。

    但他又一直固执的不让萧博翰去见自己,或者他不想过于儿女情长。

    这多年后的今天,萧博翰还是和他见面了,两人默默无言对视了很长时间,萧博翰看着这唯一的长辈,他就想到了父亲,他开始流泪了。

    大伯离开了那张很大的桌子,走了过来,轻轻的摸了一下萧博翰的肩头说:“博翰啊,你也不要太伤心了,走上这条路,有这样的结果也很正常,你父亲是个坚强的人,唉。”

    萧博翰没有哭出声来,他眼中有泪水,看着身前的老者已经有点模糊了,但他没有去擦泪水,说:“我想请大伯回去。”

    老者看着萧博翰,过了一会才说:“我是不会去柳林市的,我已经闲散了好多年,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自己去做,你完全可以担负起你父亲的责任。”

    萧博翰摇摇头说:“我不想经营父亲留下的事业,我从来都不喜欢那种方式生活,所以我请大伯去接受那里的一切,可以吗,算我在求你。”

    大伯的脸色就冷峻了起来,他一字一顿的说:“很多人都不喜欢自己现有的生活,但很多事情由不了自己,你难道不想回去为你父亲报仇,你难道可以看着陪你从小长大的那些堂口兄弟都流离失所,你难道忍心看着你父亲化了几十年时间打造的王国就那样灰飞烟灭吗?”

    萧博翰沉默了,他看着大伯那“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气质神态,他就想起了很多关于大伯的传闻,那么可以断定,即使他不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但也是一定是隐士高人。

    萧博翰稍微的有一点犹豫,自己肯定是要为父亲报仇的,查到刺杀父亲的仇人,然后将她碎尸万段,但自己就是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的生活,自己虽然一直生活在那个环境,但总是感觉那并不是自己的向往和未来。

    萧博翰没有让大伯的气势压倒,他坚持的说:“这正是我来请大伯的原因,我是会报仇的,但我需要你的协助。”

    大伯就眼中闪现出一种亮光出来,他有点欣慰的说:“你记得报仇哪就可以了,至于我的协助,其实完全没有什么意义,我相信你,只要你愿意踏入你父亲的王国,你就一定比他做的更好,因为我相信你,我也很少看人看走眼过。”

    萧博翰却简洁的说:“我想一个人去报仇。”

    大伯就不以为然的笑了说:“你知道不知道是谁刺杀了你父亲?你知道不知道柳林市有多复杂?你知道不知道没有恒道集团做你的后盾你会一事无成?要报仇你就必须融入到这个行当中,想找一条折中的路线是不可能。”

    萧博翰昨天在飞机上也是矛盾和犹豫了一路,他也明白大伯说的是对的,但就这样改变自己的理想和希望?改变自己的初衷?这一时让萧博翰也难以接受。但除了这个方式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萧博翰痛苦的思索着,最后依然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方法来。

    大伯很专注的观察着萧博翰的表情,他不愿意去打扰他,那个刚才送萧博翰过来的司机也一直站在一个角落里,犹如一个影子一样的悄无声息,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来。

    过了好久,萧博翰才低沉的问了一句:“大伯,记得你曾今说过,如果我进入了这个行业,你会帮我。”老者就笑了,他笑起来就没有了刚才的冷峻和严厉,他笑的很舒心,他说:“当然了,我一直帮你培养着几个人,同时我还早就为你准备了一笔资金,更重要的是,当你有一天需要扩张的时候,只要我没死,省城各行各业的资源我都会给你准备好。”

    萧博翰久久的凝视着脚下灯光的阴影,说:“好。”

    第二天,当萧博翰离开的时候,他是带着另外的五个人一起走的,这五个人之中有一个女子,她很漂亮,漂亮的有点让人炫目,她的脸蛋儿是那样高雅和美丽,犹如蓓蕾初绽,鲜艳夺目,但她和其他四个男青年的表情是一样的,他们有着相似的冷凝诡谲和狠辣孤傲。

    只是她的名字曾今一度让萧博翰有点好笑,蒙玲,为什么会起这样一个名字呢,听起来倒像是“门铃”了,不过萧博翰一点都不敢表露出揶揄的笑意,因为大伯专门介绍过这个叫蒙玲的女子,说她的一副小刀舞动起来招招夺命。

    萧博翰一路都在审视着他们,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起大伯的话语:这都是我早年收留的孤儿,他们有绝对的忠诚和勇气,他们在这些年的培养锻炼中都具有超越常人的技能,好好的使用他们,会让你更快的获得成功。

    萧博翰一行六人坐着一辆子弹头面包车,这是大伯特意安排的,其目的就是不会引人注意,车在快速的行进,萧博翰看看其他的四个男子,他们的岁数都很相仿,长相是各不相同,萧博翰身后左边坐的是一名阴柔的男子,他那张脸比女人还要美,那双桃花眼娇媚无比,若不是他脖子有喉结,单看那张脸真会误以为他是女人,他叫林彬,据说以跟踪和络最为拿手,不过从他的眼神中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冷酷和杀气。

    萧博翰的后面则坐着一名长相粗犷的男人,五官深邃,轮廓粗犷,他虽然不及林彬俊帅,却有一种粗犷豪放的男性魅力,他的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刚之气,就算只是说过一次他的名字,但萧博翰依然记住了,他叫聂风远。

    还有一个青年表情很奇特,这个叫褚永的年轻人有一副狂傲不羁的表情,他的嘴角总是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据说他除了正常高超的薄技外,他还是一个盗窃高手,不管是什么样的门锁和安保措施,在他面前都成为虚设。

    不过最后一个年轻人却获得了萧博翰最大的赏识,他叫秦寒水,文质彬彬,淡雅沉稳,倘如萧博翰没有听大伯的介绍,一定很难把他和一个顶尖的格斗高手联系在一起。

    那么出色的几个人走在一起,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时候,坐在前排的冷美人蒙铃就转过头来对萧博翰说:“萧大哥,快到柳林市了,我们是直接上恒道集团的总部吗?”

    萧博翰微微的摇了一下头,平淡的,也是快捷的说:“不,先找个酒店住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