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想到过了两个月,来了个人,说是那三个矿难者的亲戚,不知道他听哪个民工告诉了他这事,就开始问范晓斌索要钱财,进行勒索,他没想下这范晓斌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给他那么一大笔钱,谈了几次都谈不下来,他就跑到县上告了起来。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当时哈县长和雷副县长就把这事压了下来。

    这人见县上不太管,就威胁要到上面去揭发,范晓斌本来就是黑道混起家的,哪吃他这套,就安排自己保安队长贺军把他除掉。

    这个贺军平常打个架什么还可以,但听说叫他杀人就不干了,可又怕范晓斌灭他的口,找个机会就跑了。

    范晓斌就叫另一个保安蒋林志把那个人收拾了,又怕贺军出去乱说,就安排了人到处追杀他。

    直到郭局长给季子强借枪,枪械管理员张丽把这情况说给了哈学军,他知道了这情况,估计贺军回来了,就派蒋林志去把他干掉了。

    后来蒋林志在外逃窜期间的几次差点被抓住,都是哈学军给报的信。

    雷副县长过去没有交代这个问题,现在他又被重新提审,看来要完全搞清这些问题还需要时日的。

    他们审他们的,季子强要忙起来了,他没有搬到县委去住,因为他自己认为现在还是代理书记,这就搬过去,给别人的感觉自己有点心急,坏了自己的名头,反正那是迟早的事,就辛苦点县委的同志,有什么可以过来汇报。

    现在的季子强也真正的承担起书记职务,唯一让他感到有点遗憾的是,县长冷旭辉的任命并没撤销,这样季子强就时刻的提醒着自己,不要大意,不要得意忘形,在冷旭辉那冷冷的眼神中,季子强感受都了威胁。

    不过相对而言,现在的季子强在洋河县的权威和影响已经达到了顶峰,所有的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向他靠拢过来,就连哈县长过去最为倚仗的几个常委,也包括纪检委曲书记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也都在哈县长出事后的的第一时间里,到季子强这里来委婉的表示了归顺的诚意。

    纪检委曲书记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有点拘束和难为情,但季子强用轻松和淡定很快的让他放松起来,季子强一面给他到水,招呼他说:“曲书记,你以后可是要多过来坐坐,你是老领导了,我很多事情都要想你请教一下。”

    纪检委曲书记赶忙客气的接过了季子强端过来的水杯,一面说:“以后季书记不要这样叫我,你就叫老曲就可以了。”

    季子强哈哈的笑笑说:“你相当圣地延安啊,还老曲区呢,我叫你曲书记一点都不错,在纪检委这个岗位上,你做的一直不错,我们一直也很尊敬你。”

    曲书记脸上一红,有点惭愧的说:“季书记,过去我们的思维还是落后,很多时候都没有跟的上你的想法,在这一点上,请季书记理解,以后还请季书记多给些教诲。”

    委曲书记对这次突然的变故是最为痛心的,吴书记在的话,他还是很有希望再上一个台阶的,但现在他的机会已经算是消失了,后来自己又跟了哈学军,忽略了季子强的存在,也抵制和阻挠过季子强,就算季子强再怎么宽宏大量,也绝对不可能接纳自己了。

    问题是,自己还要在他手下继续的干下去,就算他不接纳自己,自己也是要给他表表忠心,有一个态度,或许这样可以延缓一下自己在位的时间。

    他的位置对于一个县的领导机构来说,是举足轻重的,这样的位置,也是众多心怀不轨之徒窥视多年了,现在自己这样一个不尴不尬,不腥不素的人,季子强怎么可能让自己长久占有呢

    所以他是沮丧和失落的,季子强呢,对他到是好言相对:“曲书记啊,你是老纪检了,对于洋河县的干部建设和监督,你是最熟悉,最了解,更是功不可没的,以后我还有很多地方要依靠你们这样的老同志。”

    曲书记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季子强在说反话,在讥讽他,他的情绪就一下跌落到了极点作者題外話:重要通知:系统故障,凌晨12点以后最新更的一章,会出现问题,请大家在早上8点后再看最新章节,万一订阅也不要紧,到早上8点刷新一下,就是正常章节,不会重复收费。

    季子强是什么人,他一眼就看出了曲书记的心思,自己就暗暗一笑,你老曲也太小看我季子强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不要说我现在手上没有合适的人选,就是有,我也不会因为过去那一点点的隔阂来很快的换掉你

    一个,在当时那种大势下,做什么都是可以谅解的,那时候形势不明,大家为了生存,或者说各为其主,兵戎相见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一个,为了一个有名无权的纪检委书记的位置,自己也犯不着背上一个排除异己,拉帮结派的恶名声,现在的洋河县已经不需要自己再去费那个劲了,一切都在掌控中。

    在官场,拉帮结派,巩固势力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但这往往都是在几方势力不相上下的角逐中才会凸显的很严重,在很多情况下,一方势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那么就不能太过分,去把对方赶尽杀绝,因为你永远不能彻底清理所有异类势力,想要一统天下,想要迷眼子看太阳一手遮天,那是很危险的。

    就算下面的人一时拿你没有办法,但他们的仇恨,担心,恐惧会让他们时刻的准备着把你掀翻在地。

    上面的领导更会因为你的铁板性统治,让他们心有顾忌和猜疑,担心自己的政令难以有效快速的在你的辖区实施,他们永远不希望看到这个局面的出现。

    季子强就用看不出是真诚,还是假装的真诚对曲书记说:“我刚才的话是肺腑之言,也许我们过去有分歧,有过对立,但这是工作,对你兢兢业业的作风,我一直都很敬重,过去我和吴书记也有过分歧,你是知道的,但现在呢,他过去的很多领导我并没有一点的排斥,还有方菲同志,和我也是有点过节的,这你也是知道,我和她依然还是好同志”

    曲书记有点感动了,他也有点惭愧,自己那点小心眼没想到让季子强一眼就看了出来,难怪这人如此了得,果然不同凡响,他就很谨慎的说:“谢谢季书记的开导,不管怎么样吧,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工作,这点请书记放心。”

    季子强说:“希望我们在未来的工作中能够很好的配合起来,这才是对洋河老百姓最大的负责。”

    曲书记连连的颔首说:“一定的,一定的,我一定加倍的努力工作。”

    季子强点头笑笑说:“我能给你说这些话,自然就是很放心你了,也相信你的觉悟和党性,放手干你的,不敢说三年五载一直让你负责纪检委的工作吧,但至少一两年你还要给我好好把把关。”

    曲书记一下子就抬起了头,眼中有了光泽,这样的话让他惊讶,不管自己过去对季子强是什么看法,但季子强很守信誉的,这一点是洋河县公认的,没想到一个胜利者会如此给自己表态,这在官场是少见的,也是很难得的,他对季子强又有了新的认识,不由的心中叹息:成大事者,莫过于此等人了。

    要不了几天,这风声也就传了出去,很多过去吴书记和哈县长派系的人都略微的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一个结果让他们都很满意,同时,很难得一见的是,季子强上台没有给洋河县任何势力带来惊慌,洋河的大局很是稳定。

    所有人都很佩服季子强的从容淡定。

    实际上,季子强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自如,虽然现在很多人投靠了过来,但他自己还是没有多少真真的铁杆嫡系在洋河县,相对于冷县长和齐副书记,他们有很多人脉和地域上的劣势,季子强当然不希望这样的劣势加大,他只有吸收所有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的投靠者,来维持自己表面的强盛和威慑力。

    没过几天,市委组织部就来到了洋河县,找很多县上领导做摸底调查谈话,大家也明白这就是个形式,特别是书记的职务,下面说了没作用,它不象县长还要通过人大选举通过,书记是连人大的表决都不需要的,那都是上面直接任命,所以谁也没傻到说季子强坏话的份上,所到之处,赞誉不绝,所问之人,大都慷慨陈词:大有季子强不做书记他们就集体辞职的味道。

    市委组织部谈话的人听了,也就笑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