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过了几天有一个县主管会议,基本是所有常委和副县长都参加,大家一起议了几个事情,快要结束的时候吴书记就按常规问了局:“今天这会上定的事情大家抓紧落实,有什么困难也要赶快的想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来,好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种会议都是虚的,谁有问题再这上面提啊,大家就一起摇头,收拾东西,准备散会了。

    可是季子强就表示自己有事情要说,吴书记就停住了准备收拾文件的动作,点头许可,季子强就说了:“本来我也不想说的,但下一步的工作比较忙了,有的问题不解决好,我实在是很难开展好工作的。”

    大家呼的一下子,把头都抬了起来,怎么看样子是有比较尖锐的问题要出来了,一般这样工作会是都应付一下就可以了,没谁往心里去想,开起来这会议也很沉闷的,现在一见有热闹了,都想听听是什么事情。

    吴书记不知道季子强准备向谁来开火,但心里有点很期待的,就连忙鼓励说:“什么问题啊,你直接说就是了,今天开会,就是专门解决问题的,任何阻碍我们正常工作的情况都要坚决杜绝。”

    季子强就很委屈的说了:“当初哈县长给我分管畜牧局工作,我心里也是有些负担的,知道畜牧局接触的资金多一点钱,深怕出了问题,但现在才感觉问题更大了。”

    “我去过几次畜牧局,黄局长什么都不汇报,这还不说,前几天我专门的让畜牧局两个局长到我办公室来,给他们传达了省财政厅的文件,但黄局长嘴里答应着,这两天却继续的在拨款。”

    季子强说到这就停顿了一下,季子强在大家都有些惊诧的表情里继续说了:“所以今天我在这提出来,以后畜牧局出了什么问题,和我无关,我是管不住这黄局长的,也不知道那拨款中有没有什么猫腻。”

    季子强这一说,会议室立马就有了很多议论了:怎么可以这样,书记县长都签发的文件,你也不执行,胆子也太大了点。

    在座开会的领导里面,还有些人早就看不惯这黄局长了,你想下,这谁不眼红他手上的实权啊,早就恨不得让他倒霉了,现在一看有了机会,怎么能放过,都一起说开了。

    人多嘴杂,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起来。

    连哈县长也是心里一紧,黄局长该不会这么没分寸吧,这可不是个小事。

    吴书记一听,就更来气了,他早就想收拾了那黄局长,那家伙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的讨好哈县长,只是一直没有个机会,现在一看季副县长给创造了个机会,那怎么可以随便的放过。

    他就眯气了眼睛,冷冷的说:“有这样的事啊,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曲书记,开完会你们纪检上就把这个事情做一个调查,要是确有其事,我们绝不手软。”

    这对哈县长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哈县长是想说点什么,但自己对这事一点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现在很难说,这事情是有点难说,可重可轻,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哈县长也就只有心里为黄局长一边的担着心,一面暗骂着季子强。

    那纪检委曲书记,一直是跟着吴书记跑的人,见书记有点怒气上来了,就忙着说:“书记请放心,我一定会把这是了解清楚的,一有情况我就及时的汇报。”

    在会的其他人,虽然是感觉收拾了黄局长心头畅快,但也是心里的一阵发寒,都在暗想,可能这黄局长会在吴书记的第一个冲击波下,提前退场了。

    吴书记是感觉季子强很不错,一来就帮自己发起了进攻,比有些瞻前顾后的老油条们好用多了,于是,他就决定要把季子强,拉到自己的一个战车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