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听到了这个消息,心中的喜悦自然是难以表述,不过还有一点关键的地方他是要问清楚的:“秋書記,你们李副厅长关于做这些事情的动机有没有供述。”

    “你是想问他有没有供出那个人吧?”叶眉一下就看出了季子强的想法。

    季子强也毫不掩饰的说:“是啊,我想知道这个情况,这也很重要的。”

    “他供出了,不过很遗憾的,我听黄書記说,这些东西没有太多的力度,一个是没有证据,另一个从她供诉的情况看,中纪委和省纪检委的领导觉得很多事情是他个人想要讨好苏而自作主张的,不过这两天中纪委的人就要到北江市来和苏谈话,但我觉得可能未必能有太大的效果,毕竟苏不是普通人,而且也确实没有过太多的佐证。”

    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季子强也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不得不说,想要依靠这件事情一举拿下苏良世来,还是很有难度的,但毋庸置疑的说,这会给苏良世一个沉重的打击,就算最后他能挺过这一关,但也绝对可以削弱他在北江市的实力,让他有所收敛,能达到这样的目的也算是收获不小了。

    要知道,一颗参天大树不会因为一次雷劈就轰然倒地,但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当所有的条件都适合的时候,他自然会有倒塌的一天。

    “那好,现在恐怕也只能这样了,谢谢秋書記对此事的关注。”

    “你有点太客气了。”叶眉在那面笑笑说。

    季子强也觉得自己和叶眉确实大可不必如此客套,这些年了,自己不是一直都在麻烦叶眉吗?要说起她给予自己的情意,真是无从说起,太多,太深,也太浓。

    季子强很快的就把这个消息给邬局长等人做了通告,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不容易啊,差一点点就让这个人逍遥法外了。

    这个电话刚刚挂断,省委办公厅的一个电话又打了進来,办公厅传达了一个中纪委的通知,他们说北江市李副厅长的事情已经在北江市纪检委和中纪委的联合努力下得到了突破,但涉及到北江市的很多事情,请季子强到北京去一趟,协助落实和调查。

    季子强不敢耽误了,赶忙让邬局长送来了案情侦破的所有材料,又让小刘订购了最快的一趟班机,后来想想,江可蕊也是好久没有回过家了,他就打电话过去问了问,江可蕊肯定想回去一趟,季子强就让她带着小雨一道,匆匆忙忙的飞往了北京。

    到了北京,北江市驻北京办主任杨心英亲自带着两辆轿车在机场等候了,大家一见面,稍微寒暄了几句,季子强就让杨主任安排一辆车送江可蕊母子两人回家,自己直接到中纪委去。

    轿车从机场驶出,走了好一段路之后,上了二环路,一直往北,最后驶到官园与少年儿童活动中心相邻的一座大院。这座大院灰色的院墙足有六米高,大门口有武警战士站岗,武警战士的军服上,没有那种红、黄两色的镶边,知道内情的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中央警卫团的士兵,尽管这个大院的门口没有任何标志,但这里一定是十分重要的机关。

    这里,就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所在地。

    站岗的哨兵看了一眼轿车的牌照,这个牌照刚刚他们已经得到过通知,所以手一挥,放行了,轿车驶入大院,沿着林荫大道一直往大院深处驶去,又经过一道岗后,停在一座十二层高的大楼前面。

    季子强是第一次到中纪委来,森严的戒备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可是即将到来的情况汇报令他有些紧张,季子强回忆起以前的很多次,一直在官场博弈,这次,终于到了共和国最高的惩治**的机关,季子强知道中纪委著名的八大室。

    第一室到第四室主要负责中央各部委副部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案件查处,第五室到第八室主要负责查处地方高级上领导干部,北江市属于第八室负责查处的范围。

    中纪委立案或者是初核的程序是十分严格的,需要经过中纪委常委、甚至是中央進行集体讨论,做出是否進行初核的决定,同时,中纪委办案,需要经过案件线索管理、初步核实、立案审批、调查取证、案件审理、处分执行、被调查人的申诉、案件监督管理八道办案程序。

    这些程序是中纪委对贪腐案件的普通程序,情况紧急时,可以省略前面的环节,直接立案,组建专案组调查,在特殊情况下也会先调查、后立案。

    刚刚到了地方,就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中纪委干部等候在楼下,看见了季子强下了车,他连忙上前招呼,从他自己的介绍中,季子强知道了,这个年轻人是中纪委某位副書記的秘书,在年轻的秘书的引导下,季子强缓步朝着大楼的电梯口走去。

    上了大楼,走進了副書記的办公室,在这里,季子强还见到了北江市的纪检委黄書記。

    中纪委副書記的屋里的陈设很简单,办公桌、党旗、文件柜、沙发,没有多余的东西,副書記是一位带着眼镜、面容和蔼的人,可是眼神非常犀利,他看见季子强進来,客气的站起身,笑呵呵和季子强握手,秘书在一边连忙泡茶。

    “呵呵,你就是季子强同志啊,闻名不如见面啊,早就听说过你了,年轻,有作为,你那些事迹我可都听说了,不错啊,继续努力工作。”这个副書記很亲切的说。

    没有过多的寒暄,就转入了正规的程序,副書記的脸色渐渐凝重了,他们谈话时间很长,中纪委的副書記和北江市黄書記都提出了很多问题,包括这个李副厅长在诬陷罗有志县长之后,北江市都采取了哪些措施,从上面线索发现了这件事情的不正常等等。

    季子强回答的很仔细,从第一次新城的基础建设招标开始,一直到李副厅长安排抓人,到后来的李副厅长的杀人灭口等等细节都做了详细的汇报,这个副書記也听的很是认真,不时的在笔记本上记下内容,季子强从另一个侧面提供了很多详实的证据和推理,这对中纪委和北江市纪委的下一步调查工作很重要。

    听完了季子强的汇报,整个中纪委的副書記也是万分的感慨说:“没有想到啊,这些受党多年教育的领导干部,本应该在工作中激流勇進、开拓進取、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可是,他们为了满足自身的私欲,不惜以身试法,令人痛心。那今天就先这样,谢谢你的配合,在北京再住两天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可能还要了解一下,中午就在食堂里面吃饭。”

    季子强想回去吃饭的,但看着副書記如此热情,季子强也不好推辞,他就先告辞出去,在一个会客室洗了一把脸,休息了一会,后来还是那个年轻人来请他过去吃饭,走進食堂的时候,包间的门口,有两个便装年轻人守候着,進入包间,季子强赫然看见了政治局常委、中纪委書記坐在里面。

    1093

    季子强见过中央主要领导,但那也都是机缘巧合,机会很少,一时间,季子强有些紧张起来。

    “子强同志,不要紧张,来,坐下,我们一起吃饭,中纪委的生活简单,但是管你们吃饱,下午还要办公,中午就不喝酒了。”

    季子强坐下的时候,感觉到了中纪委書記的气势和气场,虽然書記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话,可是这种压力时时刻刻存在,这就是所谓的贵气吧。

    饭菜其实是不错的,不喝酒,大家吃饭的速度快,吃饭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季子强发觉,書記吃饭很快,而且不浪费。

    吃饭刚刚结束,書記没有起身,所有人都坐着,此刻,書記的脸色变得严肃了:“子强同志啊,我刚刚听了汇报,笔录我也看过了,纪委常委中午一点钟开会,主要任务是讨论立案,布置力量,立刻展开调查,要防止出现其他的变故,我们要充分考虑到案件的复杂性,下午负责调查的同志会赶赴北江市做其他调查。”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他不会随意的插话。

    書記停顿了一会,看了看季子强,说:“子强同志,你很年轻,我听到了有关你工作的情况,很不错啊,今后要继续努力,做好所有工作,要多加强学习。”

    季子强赶忙站起身来点头,这是规矩,如此高层的领导,对如今的季子强来说,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哪怕是一句话,对季子强都是莫大的肯定和帮助。

    看看这里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季子强就回到了小胡同的乐世祥家里,刚一進去,就看到乐世祥正抱着小雨在讲着什么。

    季子强忙招呼了一句。

    乐世祥说:“子强,汇报完工作了?”

    季子强说:“还没有,初步决定,中纪委正式立案,我这里可能还要住一两天,协助调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