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县长,奥,不对,应该是哈书记现在在忙什么呢他已经开始尽情的挥霍起他的权利,享受起他的未来了,最近几天他没有停歇的接受宴请和礼品,他的说话语气也逐渐的有了变化,每每在讲话中,那一种由心底产生的霸气就油然而生,他自认自己是一个成功者,对于一个七,八代都是洋河县的农民子弟来说,他也确实够辉煌,够努力了,可惜的是,他除了努力和勤奋之外,还有一些贪婪,而这个贪婪却最终结束了他所有的梦想。

    他是被秘密抓捕的,当他摇摇晃晃的刚刚结束了一场给他举办的庆功宴后,当他正准备走回自己的住处的时候,荣处长和郭局长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有点诧异,他看到了郭局长憎恶和严厉的眼神,当他们给他宣读了逮捕证的时候,哈学军竟然没有奔溃,他看看黑暗中的自己家里的窗户说:“你们到底还是找上来了。”

    郭局长冷淡的说:“你应该知道,迟早你是跑不掉。”

    哈学军呵呵一笑:“是啊,所以我一点都不意外,也不会惊慌,只是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或者我会做的更隐秘一点。”

    是啊,在他的心里并没有想过要是自己不做这些事情多好,他没有这样想,他知道,就算回到,自己还是会这样做的,因为自己渴望权利和金钱,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华书记在得到了省公安厅给柳林市的通报后,他一下子就衰老了几岁的样子,作为一个资深的宦海中人,他知道这意味这什么,没有通过柳林市当地的党委和政府,省厅直接插手,那就清楚的表明了自己在省委高层受到了质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自己的仕途也是画上一个句号的时候了。

    而随着事态的明朗,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季子强一手策划和组织的一个反击,只是季子强的这个反击太过强烈,他的规模和力度是柳林市建市一来最为强悍的一次,他让两个书记都在这次反击中丧失了还手之力,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值得庆幸的一点是,自己和哈学军还没有太大的利益纠葛,那么或者自己还可以留点脸面的离开这里。

    他没有再犹豫,他很快的给省委打了一个报告,说自己在用人上犯下了很大的错误,说自己已经老眼昏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说自己不想素食餐位的占据着这个位置,请求省委可以让他退居二线。

    省委针对此事专门召开了一个常委扩大会上,省委季涵兴副书记和人大程南熙主任对华书记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按他们的提议,应该对华成飞做出一个彻底的调查,看一看他在柳林市还犯下了那些错误。

    其他一些参加这次扩大会的常委和领导们,都很清楚华成飞和李云中的关系,所以大多说出来的话还是比较含蓄,立场不很明显的,谁愿意得罪一个刚刚上来的新省长呢,何况华成飞的好坏,又和自己有多大的关系呢

    这个会上,省长李云中都是面色阴郁的,谁都知道华成飞是自己的人马,但还是有人坚决的站出来抨击了华成飞,除了让他感到自己的威望还不够以外,这样说,让他脸面也有点挂不住,省委季涵兴副书记说他华成飞,自己还能想得通,那是他和自己在省长位置的角逐中败北而后的仇恨。

    但你人大程南熙参和什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作为李云中,他是不了解柳沟修路的很多事情,所以他就不明白程南熙和华成飞那心中的一些疙瘩。

    会议后来开的很沉闷,在大部分人都发言后,轮到省长李云中发言了,他态度模糊的说了几句话:“这个华成飞同志应该吸取这次教训,有时候我们的同志在工作中取的了一点成绩就会忘乎所以,这个苗头要不得。”

    李云中没有具体的谈到应该怎么处理,不过细心一点的人,还是可以听出他的玄外之音,那就是华成飞在柳林市还是有些成绩和功劳的。

    李云中说完以后,就淡淡的看了一眼乐书记,他希望乐书记可以帮帮自己,这也许就是一次两人之间对联盟的一个考验,说得好不如做的好。

    乐书记也看到了李云中的眼神,当然了,他也明白李云中的心情,他就说话了:“涵兴和南熙两位同志的发言我很认真的听了听,是的,我理解你们的意思,也理解你们心情,不过我想的是,柳林市还是以稳定为好,这件事情是我们在改革中的一个教训,但绝不能成为影响我们工作的一个因素,你们二为领导感觉怎么样”

    大家见乐书记有顾全华成飞的意思在其中,毕竟两个主要领导的意见是最为关键的,而省长李云中的想法自然是不言而喻,现在乐书记又如此一说,其他人都不好在坚持什么了。

    乐书记见大家没再说了,就笑着对省长李云中说:“云中同志,今天这会我看就开到这里吧,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云中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我没什么说的。”

    乐书记就说声散会,大家都离开了,在李云中要走的时候,乐省长留住了他,对他说:“老李啊,你看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为好。”

    李云中不置可否的说:“还是听听同志们的意见吧,我尊重大家的决议。”

    乐书记笑笑说:“我看这样吧,同意华飞成同志退下来,当然,可以把他调到省政协来嘛,这个同志还是可以发挥点余热,至于柳林市,就让叶眉市长担些担子,你看这样行不行。”

    乐书记的话很亲和,但李云中还是明白,自己是没有什么余地的,只有拿一个柳林市委书记的位置,来换回自己的威信和脸面,他点点头说:“谢谢乐书记对老同志的爱护啊,这个华成飞啊,也确实是晕了一点,行吧,我支持书记你的提议。”

    两人就点点头各自离开了。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乐书记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乐省长不是一个想要赶尽杀绝的人,他要的是柳林市的权利和控制,他并不想要很多人进监狱,把事情闹的沸沸扬扬。

    他还要给省长李云中留些面子,所以,在他和李云中的协商下,保住了华成飞,让他到了省政协做副主任,从级别上讲,华成飞还算上了一个台阶,只是那个地方再也没有发号施令,驰骋权场的机会了。

    也许,对一个长期拥有过权利的人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了。

    柳林市里,华成飞的报告很快就得到了回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有点留恋柳林市,他喜欢这里的一切,更喜欢回想一下那过去的峥嵘岁月,可是他只能离开了,省委为了便于让叶眉更好的掌控柳林市,必须为叶眉清理一切障碍和阻力,所以,李云中亲自给华成飞打了电话,请他早日到省政协上任。

    华悦莲呢,她不想跟随老爸和老妈到省城去,在省城和柳林之间,她更倾向于喜欢柳林市,这里有她太多的故事。

    对于这次华成飞的离开,华悦莲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很多原因,似乎这就是一次正常的调动,也似乎是因为老爸感觉自己有了点失误,所以有点内疚,想离开这里。

    对于在整个事件中,季子强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原素,华悦莲是一无所知,这样复杂的很多环节,假如没有人给她详细的讲述,她很难看的透。

    华成飞也没有对华悦莲说的更细,他不能把自己战败的故事给每一个人讲述,男人有泪不轻弹,打断门牙肚里吞。

    何况华悦莲听了又能如何,让她给自己报仇吗这好像不是荆轲刺秦的那个时代了。

    但他还是和华夫人一起劝了好久的华悦莲,希望她能和他们一起到省城去,后来看看没有太大的效果,两人也就不再劝了,对他们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迟一段时间华悦莲再过去也行

    很快的,叶眉就代理了华成飞的书记一职,而市委也没有用多长时间,就下发了对季子强的任命通知,内容就是:洋河县县委书记由季子强暂时代理。

    洋河县的干部和群众都蒙了,哈学军的倒台已经让他们大吃了一惊,而季子强的突然提升,更让他们明白,洋河县的政治格局又会有一次大的变化了。

    这似乎就是一个传奇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也在县上流传了很久,很久。

    省公安厅的调查和侦破工作还在进行,从范晓斌自己的交代里他们知道整个案件的经过:2年前,北山煤矿发生过一次小型矿难事件,但当时知道的人不多,范晓斌就没有给相关部门汇报,他把这事隐瞒了,矿难的三个民工是外地的,家属起初也没来找,范晓斌就把三个的尸体在后山处理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