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嘿嘿一笑:“那是,我们家里的规矩多得很呢,对了,你找他有什么事情,他昨晚没有休息,这回来睡觉了。“

    邬局长一听,这可不是吗?昨晚季子强真的够呛,但这个事情不告诉他也是不妥,万一自己顶不住了,或者李副厅长再耍什么花招,出了问题真的麻烦,自己弄的这样保密的事情,人家能知道,可见这鹤园县公安局里也未必都可靠啊。

    只是现在叫醒季子强,有点太残忍了,邬局长心里真的很矛盾。

    “那算了,算了,事情倒也不很重要,等他醒来之后,你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啊。“邬局长决定暂时不要打扰季子强的休息。

    “奥,真不重要啊,那我不叫醒他了。“

    “嗯,嗯,一点小问题,等他起来之后再说吧,我挂了啊。“

    邬局长挂断了电话。

    但挂断了电话的邬局长心里还是很担忧的,他在警界干的时间也不短,对警界很多事情都是明白的,换做自己现在是李副厅长的话,也是一定要想很多办法的,最简单的是想办法和羁押的张宝顺碰个头,只要见面了,暗示一下自己会帮对方,那么张宝顺肯定要死扛到底了。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那是杀人灭口,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以李副厅长的能力,他未必不能办到,北江市和鹤园县的警察,有多少人和他有关系,自己真还不好说。

    这样想着,想着,邬局长更加的担忧起来了。

    他想,这什么地方最安全呢,一下想到了军区的魏政委,要是把犯人放在那个地方,肯定是没问题,哪些战士都是外地的,和本地的警界,地方都没有什么关系,次峰峡县县长和書記,都是羁押在他们军区的,要不自己联系一下。

    想到做,邬大炮一个电话挂到了魏政委的手机,把现在自己面临的情况说了说,魏政委和邬大炮也是很熟的,再说听他的意思这里面还有季子强的很多重要计划在,魏将军毫不迟疑的答应了,说:“要不我安排战士过去亚运罪犯?“

    “那不用了,你让他们准备好房子,我这带人住过去,后面的警戒你们的人负责,没有我和季書記的话,谁都不让见罪犯,怎么样?“

    “这没问题,到了我这里,你放心好了。“

    邬大炮挂了电话之后,立即下达了指示,从市局调来了一辆囚车,自己带六七个警察,分乘两部小车,一前一后,夹着囚车出了鹤园县公安局刑警队的大院。

    但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三辆车的后面,一辆城市垃圾车不远不近的跟了来,这个车的司机是张兵,在接到了李副厅长的电话之后,他偷了一辆运垃圾的车,守在了鹤园县刑警队大院的外面,耐心的等待着,终于,他看到了囚车。

    邬局长他们没有走闹市区,他沿着县城的环城路往北江市行驶,从这里到北江市至少还要跑一个多小时,环城路的行人不多,车辆也不多,三部警车开的很快,但后面那两垃圾车还是能跟。

    囚车很快过了环城路,往北江市的公路开去,一段下坡展现在眼前,同时出现的还有道路两旁的树木,囚车不自觉放缓了车速。

    在这个时候,那辆一直跟随在后面的垃圾车却借着下坡,加大了油门,从后面冲了过来,垃圾车如同一只凶猛的野兽,一匹脱缰的野马,直接冲向了间的囚车,从声音可以听出来,垃圾车已经加足了马力。

    道路不宽,这个动作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垃圾车拦腰撞了囚车,左侧是十多米高的河堤,囚车会被直接撞下去,车内的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巨大的冲击力将使囚车变型,挤压,里面的人可能瞬间昏迷,可如果时间把握不好,垃圾车将直接冲下河堤,免不了车毁人亡。

    但这样的撞击,相对来说,垃圾车是安全的,动力部分不会受损,垃圾车本来囚车要高大,撞击之后,完全可以从容离开。

    驾驶囚车的司机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垃圾车掌握的时间非常到位,囚车刚刚减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速,垃圾车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照直对着车身撞过来。

    “轰”的一声巨响,囚车被拦腰撞,车身刹那间飘起来,快速朝着河堤方向飞去,整个车子经过撞击,已经严重变形,道路边的隔离墩根本不能阻止囚车的行动,眼看着轿车要落入河堤下面的时候,却迹般的停下了。

    此刻,囚车将隔离墩已经撞出一个大窟窿,挂在了河堤边,摇摇欲坠,被撞的侧面严重变形,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垃圾车还想再来一下,但前后两部警车都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因为本来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减速,所以也避免了后面警车撞在前面的囚车,垃圾车开始倒退了一下,前面的大灯撞碎了,保险杠不知所踪,引擎盖也崩起来了,不过,发动机依旧在转动,显然还可以开走。

    垃圾车的司机看到了前面那辆警车的人已经下来了,并且他们有两个掏出了手枪,张兵不敢犹豫了,一脚油门,车子迅速离开了。

    垃圾车离开了,但邬局长等人是来不及顾及垃圾车了,他们要先抢救被撞囚车面的人,那里面除了四个囚犯,还有几名警察在里面的,他们想要打开了囚车的后们,但好一会也没有办法打开,有人拿出手电筒,从其他车找来了撬棍,开始用力的撬动那扇已经变形的车门。

    邬局长拿出了电话,问旁边的一个警察:“刚才那个垃圾车的牌号是多少。”

    “天黑,看不清楚,但好像已经摘掉了拍照。”

    邬局长已经没有力气发脾气了,他内心的不详感觉越来越浓,不仅仅是他,其他的几个人也感觉到事情不妙了。

    邬局长一个电话打到了110心,通知所有交警,只要看到有垃圾车,全部扣留,并通知北江市的道路监控心,适时观察可能出现的目标。”

    这里忙着,但拿囚车的门还是无法打开,那都是加厚的防撬门,靠人力打开,确实需要费很多的精神,但囚车里面一点响动都没有,邬局长越来越担心起来,又给120去了电话,让北江市心医院的救护车赶过来,准备打开车门展开抢救。

    这样,一直到鹤园县公安局技术人员开始勘测现场,以及120车赶到的时候,才打开了囚车。

    但这个时候,囚车里面的几个人都身负重伤,其特别是峰峡县的张宝顺,更是奄奄一息,好几辆救护车装人,风驰电挚的离开了现场,

    邬局长也是调集干警开始在全市撒排查,那辆垃圾车才撞车之后,必定有损伤,亡羊补牢,如今的工作不能耽误了,邬局长明白,假如这个峰峡县的张宝顺死了,意味着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了,邬局长咽不下这口气。

    1085

    调查在紧锣密鼓的進行的,邬局长的第一感觉,是泄密,他觉得肯定是有人通知了对方,但这个人现在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查明,只能说,在张宝顺的身后,隐藏那个人是很强大,很凶残,能力非同一般,当然,邬局长心里是隐隐约约的觉得那个人应该是李副厅长。

    身边的一个队长看着邬局长的样子,劝他:“邬局长,休息一下吧,事情已经这样了。”

    “老余啊,我没有办法休息啊,干了这么多年了,经历也不少了,像这样窝囊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见,对手太厉害了,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现在,张宝顺死活还不知道,我们失去了最为重要的线索,张宝顺背后的人或许,此刻正在哪里嘲笑我们啊。”

    “邬局长,你也不要太气愤了,这件事情是我们的责任。”

    “老余,不要说了,这次的责任在我,我是负责人,非常时期应该采取非常手段,我怎么没有想起来呢,现在我估计,当对手察觉到我们要对张宝顺转运的时候,直接出手了,张宝顺要是死了,我们很有可能失去了揪出他背后黑手的最佳机会,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是严重失职了。”

    “局长,那您认为应该怎么办?”

    “一会我会直接给季書記汇报的,如果这么放弃了,我不甘心,一定要彻底解开这个谜团。”

    两人都不说话了,他们现在最为担心的是那个张宝顺的死活。

    季子强这个晚睡的真香啊,一晚连尿都没有尿一泡,直接睡到了天亮,看看要迟到了,江可蕊不得不叫醒了他:“老公啊,起床了,老公,老公。”

    江可蕊早起来收拾利落了,只好手伸進了被窝里,抓住了季子强早被尿憋的硬邦邦的那个把把,来回的,下的撸了一下,这方法是最灵验的,季子强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这个位置一被摸着,人马清醒过来了:“恩,在摸摸,咦,你起来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