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招了没有?“

    “其他几个招了,但关键的一个没有招。“

    “那么你是说现在你暂时还是安全的?“苏良世要搞清所有的情况。

    “是啊,暂时是这样,直到他也开口说话。我无法确定他能顶多长时间。“李副厅长有点忧心忡忡的说。

    苏良世缓缓的点上了一支烟来,抽了几口,才沉吟着说:“你今天来的意思是。。。。。。“

    “要是这个案件转到我们省厅,或许我可以让他闭嘴。“李副厅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苏良世仰起了头,靠在了椅背上,看着天花板想了好一会,最后很无奈的摇摇头说:“办不到,你想季子强能放手吗?今天的季子强已经不是过去的季子强了,公安厅压不住他,我也很难压住他,何况他手上已经有了这副好牌,他是不会轻易丢手的,我们越是表现得过于迫切,他越是会怀疑我们的动机啊。“

    苏良世到现在还是抱了一点希望的,那就是季子强在没有得到对方的口供之前,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联想到上面来,当然,这只是最好的一个希望,事实会是怎么样,季子强到底知道了多少,苏良世一点把握都没有,但不管从那种角度来讲,自己是不能出面这件事情,出面也没有作用,自己已经压不住季子强了。

    李副厅长一听苏良世拒绝了自己的想法,心中的恐慌就更多了,他有点结巴的说:“那,那现在,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苏良世摇摇头,镇定的说:“那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这个事情我恐怕是爱莫能助,但你要记住,有我的存在,对你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有利的,你好好的体会一下吧。“

    李副厅长愣住了,苏良世的话已经很清楚了,这个事情他准备撒手不管了,剩下的事情都只能自己去解决,而且他还在暗示自己,就算有一天自己真的出了事,也只能一个人承担。

    “苏省长,这些事情我都是为你做的啊,你就帮我想点办法吧?“李副厅长依然抱着一点希望,所以他的话看起来是在哀求,但实际上也是在点明事情的性质,那就是这些事情和你苏良世脱不了干系。

    苏良世微微一笑,说:“老李,话不能这样说,你是搞公安的,应该知道一个最最基本的原则,那就是证据,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有我,对你更有利。“

    李副厅长当然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手包办的,苏良世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单凭自己最后咬出他,恐怕也没有多少份量。

    李副厅长在离开苏良世办公室的时候,是很无助,很绝望的,这样的情绪几乎纏绕了他整整一天。

    到了晚上他才算是稍微的镇定了一下,现在也只有自己能救自己了,他开始放下惊慌,认真的谋算起来,李副厅长在办公室里面转悠,紧张思考,天已经快黑了,后来他还是想到了一个铤而走险的方法。

    他拿起了电话,想了想,又换上了一个新的电话卡,拨出了一个号码,这号码的主人曾经被判重刑,但因为拿出了一笔丰厚的贿资,所以李副厅长帮了他一下,让他保外就医了,他对李副厅长也是感激不尽,现在看来是要用用这个人。

    电话通了:“张兵啊,我李啊。“

    “李厅长,你好,你好啊。“

    “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奥,你说吧,对李厅长的大恩大德我一直都希望有机会报答。“

    “好啊,谢谢你。。。。。。“

    李副厅长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那面电话中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行,我干了。“

    “好,事成之后,你立刻离开北江市,到外面去躲避一段时间,我会给你的卡里存上那笔钱的。”

    “钱不钱的都是次要的,我会尽力帮你摆平,李厅长你也放心,不管事成与否,都不会牵连到你头上。“

    李副厅长心中也是感触颇深,古人云,仗义每多屠狗辈,现在看来真是如此。

    当天晚上,李副厅长局带着公安厅的五处的一个处长和两个副处长,开着警车到了鹤园县的刑警队,他们在院子里停住了车,几个人都走了下来。

    鹤园县的刑警队的值班警察一看他们的警衔,赶忙给队长邬叶荣打了电话,然后招呼着他们到了刑警队的会议室,泡茶,发烟,招待起来,一会,邬叶荣就从楼上下来了,面对这么高级别的警官,邬叶荣还是有点紧张的。

    “领导好,我是这里的队长,我叫邬叶荣,请问你们几位怎么称呼?“

    公安厅一个处长很随意的说:“五处的,这是李厅长。“

    五处的名头在北江市那是相当的大,作为多年警察的邬叶荣肯定是听说过,人家都是办的大案要案,经常的欧洲,非洲满世界飞呢,哪像自己这,天天就是抓几个偷电瓶车里面电瓶的毛贼。

    他赶忙的掏出烟来,亲自给李副厅长点上了火:“李厅长,今天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啊。“

    李副厅长很威严的说:“听说你们抓住了诬陷罗县长的几个老板?“

    邬叶荣忙点点头,说:“是啊,是啊,不过不是我们抓的,是市局动的手,就是借我们的地方审问一下。“

    “奥,这样啊,那我想提审一下他们,他们和其他的几个省厅重要案件也有点联系。“说完,李副厅长局站了起来,准备跟着邬叶荣到犯人羁押地去。

    邬叶荣一听是这事情,就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说:“这只怕不行啊,不是我不同意,关键是市局的人在处理这事情,人由他们看着的,我没权利。“

    这时候,一个处长就把桌子一拍,说:“小邬同志,你这什么态度!“

    邬叶荣吓得一愣,刚要说话,会议室的外面就传来了一声:“这谁啊,这么牛~逼的,在我的地盘上还拍桌子甩板凳的。“

    随着话音,邬大炮就走了進来,这一下邬叶荣不紧张了,奶奶的,自己的老叔来了,看你们张狂。

    刚才拍桌子的那个处长一下就有点尴尬起来了,这邬大炮在北江市警界也是出了名的难纏的角色,还是北江市市委常委,级别一点都不比省厅的厅长低,连郝厅长每次见他都要打几个哈哈的,何况是自己。

    1084

    李副厅长忙站起来,打着哈哈说:“老邬啊,你也在这啊,哈哈哈,好好,你在这事情就好办了、“

    “什么好办了?“邬局长怪眼一翻,一点都没有好脸色。

    李副厅长就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就像见见人,问几句话。“

    邬局长点点头说:“可以啊,这肯定没问题,但是你们带没带季書記的条子。“

    “条子,什么条子?“李副厅长不解的问。

    “就是见犯人的条子啊,季書記说了,所有人想见对方,必须的有他同意,他要是不同意,嘿嘿,就是郝厅长来了,我也不会让他见到的。“

    李副厅长和另外几个处长脸色都是一变,说:“老邬,你这就过了吧,我们是独立办案机构。“

    邬局长才懒得和他们多说,他一一的看了一圈这几个人,说:“好了好了,我们不扯了,我这还忙的很,你们找季書記去,我不陪你们了。“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心里想,老子还正准备弄你的事情呢,能让你進去见人?做你的清秋大梦吧。

    这会议室里就留下了李厅长等人,邬叶荣心里那个痛快啊,自己老叔真的很牛~逼,不过他的脸上还是表现出很讨好的样子,又是给他们添水,又是发烟。

    这李副厅长等人看看这个情况,也实在是没有了辙,邬大炮坐镇在此,见人是肯定没希望了,李副厅长气咻咻的对邬叶荣说:“你一会告诉邬局长,人我见定了,我会找到可以让我见人的方式的。“

    说完,这几个人都有点灰溜溜的离开了。

    不过上楼去的邬大炮一点都不敢马虎,他搞不清楚怎么省厅消息来的如此之快,特别是最大的目标李副厅长竟然直接找到了这个地方,看来情况有点棘手,说是那样说,真要是郝厅长亲自下达了指示,自己也是顶不住的。

    他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季子强,季子强今天又是忙了一天,晚上回到了家里,胃口也不好,随便的喝了两碗稀饭,早早的就到卧室睡觉了,昨晚上抗了一宿,实在是难受,上床没几分钟,呼呼的扯起了鼾声,江可蕊心疼的進来了几次,帮季子强脱掉了裤子,衣服,把季子强的电话也拿到客厅去了,出去之后让小雨关掉了电视,一家人轻脚轻手的,生怕吵着了季子强。

    现在邬局长的电话被江可蕊接上了:“哎呀,是邬局长啊,你找子强吗?“

    “是啊,兄弟媳妇,你把子强藏起来了,电话都不让他听啊,你们家教真严。哈哈哈。“邬局长开着玩笑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