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回去没多久的时间,接到了刘庆峰关于暂时接触罗有志双规的决定,季子强感慨颇多,没有想到黄書記这么快转变了看法,这倒让人有点意外,按季子强的设想,黄書記至少还会坚持一两天的。

    季子强稍微想了想,拨通了黄書記的电话,今天自己这出戏演的有点过于强硬了,毕竟对方也是省委常委,自己不能太过,既然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也该变变态度了。

    电话接通,季子强很真心诚意向黄書記表示了歉意,承认自己今天的态度不好,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态度,有一些原因是不好明说的,或者是目前的形势下,还不能够说出来。

    黄書記听见了季子强说的这些话,悚然心惊,看来刘庆峰说的问题的复杂性是可能存在的,难道季子强要借此事做其他的图谋不成?

    黄書記甚至忘记了发几句牢骚的事情,季子强不愿意透露的原因,一定是事关重大,也是说,季子强可能明白罗有志是遭遇陷害的。

    放下电话之后,黄書記出了一头的冷汗,如果不是自己找到刘庆峰征求意见,事情往后发展,可能真的是无法收拾了,自己要是搅進了这场漩涡,实在是莫名其妙。

    季子强接着给省纪检委的刘庆峰打电话,请刘庆峰到北江市的市委来,他要亲自去接罗有志回家,刘庆峰也不好多问,只不过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罗有志一定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突然遭遇到黑手,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季子强知道一些端倪,而且,说不定罗有志的事情还有更多的其他隐情。

    季子强见到了刘庆峰之后,看着他有点疑惑的样子,说:“老刘啊,我知道你有疑惑,不过,现在还是将疑惑放在肚子里面,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原因的,今天我去接罗有志,不违反规定吧。”

    刘庆峰赶忙客气的说:“季書記,您去接罗有志同志,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鞭策,哪能说是违反规定呢,您是省委领导,今后多多督促我们的工作,也让我们更好的办案啊。”

    “呵呵,老刘啊,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官话了啊。”

    “季書記,我是实话实说的,罗有志同志的案子,我曾经给黄書記谈过心里的疑惑,黄書記也是有怀疑的,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才会拖到现在的。”

    “不用说了,这些情况,我可以想象到,谢谢你了。”

    “季書記,这是黄書記刚刚签发的解除对罗有志同志進行调查和撤销案件的决定,您是不是看看。”

    “我不看了,这是你们的工作。”季子强摇着手说。

    两台轿车很快到了省纪委学习教育基地,门口守卫的警卫看见了车牌,立刻敬礼放行,刘庆峰坐在季子强的车,后面的车,坐着小刘。

    季子强坚持要到楼去看看,他想看看罗有志呆了半个月的地方,刘庆峰在前面带路,省纪委负责调查案件的干部早在楼下等着了,看见了季子强,他们非常吃惊,季子强还是主动和他们握手。

    在这里接受调查的,不仅仅是罗有志一个人,所以刘庆峰要带路,免得季子强走错了地方。到了房间外面,刘庆峰打开房门,退到了旁边,让季子强先進去。

    季子强走進去的时候,一时间有些不适宜房间里面的昏暗,窗帘是拉着的,屋里的光线不是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开灯。一个陪着罗有志的省纪委干部迅速站起来,同季子强握手,同时打开了屋里的灯。

    “季書記,您好,罗有志同志要求不开灯的,所以没有开灯。”这个人给季子强解释了一句。

    季子强点点头,看向了坐在椅子的罗有志,此刻,罗有志看见了季子强,努力想站起来,却没有成功,他的嘴唇在剧烈颤抖,身体也开始抖动,季子强用眼神示意刘庆峰,刘庆峰立刻前,向罗有志宣布了省纪委撤销案件的决定,这份决定,意味着罗有志获得了自由。

    “扶罗有志同志下去吧。”季子强没有说其他的话,他感到鼻子有点酸,所以简单的对小刘说了一句话。

    说完,季子强转身离开了房间,这里让人感觉压抑,季子强不想多停留,他不知道罗有志这半个月是怎么熬出来的,更不会知道,如果不是他委托田展昭来给罗有志暗示一下,说不啊,罗有志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走到楼下,罗有志久久看着天空,身体开始大幅度抖动,他终于没有忍住哭泣时,此刻,令所有人惊呆的一幕出现了,罗有志甩开了扶着他的纪委干部,走到了季子强面前,扑通跪下,开始嚎啕大哭,季子强有些猝不及防,身边的刘庆峰和小刘赶忙拉罗有志,好一会都没有拉起来。

    季子强叹口气,说:“好了,起来吧,你也是领导干部,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事情已经过去了,想想以后怎么办,怎么为自己彻底找回清白。”

    说也怪,季子强的话说完,罗有志立刻停止了哭泣,站起身来,用衣袖擦干了眼泪,很快恢复了镇定。

    “我送你回家吧,这些日子,你的家人也受了不少委屈。”

    季子强送罗有志回家,立刻在罗有志的住处引发了轰动,省委常委、市委書記送罗有志回家,看来罗有志是真的被冤枉了,早已经得到通知的罗有志的爱人和儿子一直在屋外面等候,女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些找到市委書記,儿子在她的身旁默默流泪,这半个月的时间,他承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

    小车停下的时候,季子强先下车了,接着,罗有志下车了,罗有志瘦了很多,头出现了白头发,短短半个月,人几乎变形了,女人拉着儿子走前,暂时没有理睬罗有志,却同时给季子强跪下了,他们知道,是季子强救了罗有志,也只有季子强才有这样的能力。

    看见这一幕,季子强更是心酸,明明是遭遇委屈了,可这些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给改正这个错误的人跪下,小刘等人都连忙扶着女人和孩子起来,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很多人是第一次看见市委書記季子强,没有想到市委書記这样年轻。

    “老罗,回家吧,好好安慰家人,他们为你付出了很多,你休息一段时间吧,觉得身体恢复了再去班。”

    一直沉默的罗有志突然抬起头,看着季子强说:“季書記,谢谢你,我不需要休息,明天我回峰峡县。”

    季子强看了看罗有志,罗有志坚毅的目光令他心动:“好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季子强离开之后,罗有志在女人和孩子的搀扶下,回到了家里,進屋的时候,罗有志感觉到了陌生,才离开半个月的时间,仿佛是好多年,女人再次哭泣了,为罗有志,也为了她自己和这个家,罗有志将女人和儿子搂在了怀里。

    傍晚,在女人的陪同下,罗有志出去理发,遇见很多的熟人,都是嘘寒问暖,遭遇了这么大的事情,罗有志早已经看透了很多,他和众人打招呼,握手,丝毫看不出来遭遇重大打击的样子,只不过憔悴的面容和不少的白发,表明罗有志曾经遭遇重创。

    但也是在第二天,罗有志返回了峰峡县政府,继续开始班了,齐玉玲也过来看望了他,在整个事件,齐玉玲找过季子强好几次,都坚定的表明了自己对此事怀疑的态度,现在总算是罗有志回到了峰峡县,齐玉玲也安心了不少。

    但还是有人不安心,至少那个叫张宝顺的人都很是担忧起来了,这次他策动了几个关系好的老板,给罗有志栽赃之后,他也一直都在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现在突然的罗有志县长回到了岗位,这肯定让他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怎么可能啊,这个罗县长一点事情都没有了吗?这绝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马开始联系起来,先把那几个让他策动的老板请到了自己的别墅,商量了好长时间,接着,他又亲自到了一趟北江市,找到了公安厅的李副厅长,想要从她这里寻求一个支援,他开始担忧起来了。

    但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他的异动还是引起了邬局长他们的注意,因为小小的峰峡县里,能够栽赃罗有志的线索并不太难找,只要盯那几个举报的老板,自然也慢慢的找到了这个幕后黑手张宝顺了。

    几天的跟踪和调查之后,邬局长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也刚刚从特种钢厂指挥部回来,正在卫生间里冲澡,听说邬局长来了,季子强擦干了身体,走了出来。

    “老邬,是不是有收获了。”季子强拿起一只烟,给邬局长扔了过去,自己也坐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