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書記,材料我看了,你的来意我也清楚了,可是,我不得不直说,这些材料并不能完全证明罗有志是无辜的,毕竟,在罗有志的办公室里面搜出来了现金,我还可以告诉你,罗有志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话,半个月时间了,如此顽固的态度,是非常少见的,罗有志毕竟是党员领导干部,无论怎么样,都应该开口说话,如实交代问题。”

    季子强不軟不硬的说:“黄書記,照你的意思,罗有志应该开口承认这件事情了咯,也是承认自己受贿,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全部放在办公室,等着人举报之后,在办公室里面被抓现行了。”

    黄書記邹了一下眉头,心有点不太舒服,你季子强是省委常委,我也是,怎么工作我你清楚:“季書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说要罗有志一定要承认,只是要他开口说话,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情,总是要开口说啊。”

    季子强一点都不退让的说:“黄書記,我们都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在我面前打这些官腔,有必要吗,纪委办案的程序,我很清楚,都采取双规措施了,他开口说冤枉,你们会相信吗?再说了,突然插手调查北江市委管辖的干部,我至今还没有听见合理的解释,是不是说今后市纪委可以挂靠省纪委了,在省纪委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了。”

    黄書記脸也出现了温色:“季書記,你这话说大了,我知道,罗有志是北江市管辖的干部,但我们接到了举报,我们能不管吗。”

    季子强很不屑的说:“黄書記,据我所知,纪委办理案件,似乎有向对干部有管辖权党委通报情况的义务吧,当然,省纪委是领导机关,直接查处也是可以的,但是,在進行外围调查的时候,是不是可以通知市纪委的同志参加呢,是不是对市纪委的同志不放心,害怕泄露消息,進而对市委也不放心,害怕同流合污呢?”

    黄書記猝不及防,这件事情,还真是没有考虑到,当初是省纪检委的副書記张保山提出来的,现在仔细想起来,间确实存在这些方面的问题。

    黄書記沉吟起来,他觉得季子强说的话也还是有些道理:“季書記,这是我们工作程序的疏忽,今后一定会注意,你我都是省委常委,不应该在这些问题纠纏,还是说罗有志的事情吧,退一万步说,从办公室搜出来了现金和礼品,无论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这件事情都是要说清楚的,没有证据证明罗有志拒绝收受这些钱财,所以说,受贿的情节还是存在的。”

    “黄書記,我已经说过了,我们都是党员领导干部,纪委的职责是查处贪污**分子,纯洁当的队伍,可**的宗旨之一是实事求是,干工作要实事求是,办案要实事求是,罗有志的案子存在这么多的疑点,是我这个从来没有查办过案件的人也发觉了不对,难道省纪委可以这样轻率定案,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凭着一些所谓的确凿证据,否定一个党员干部的清白,我有些不明白,请黄書記对我所提交的这些证据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

    “季書記,我们之间不必要这样,罗有志的案子,有专人查处,要不,我现在让办案的同志来汇报情况。”

    季子强冷哼了一声,口气强硬的说:“不必了,你我之间如果不能统一认识,办案的人来了有什么用。”

    黄書記忍了一口气,说:“好吧,季書記,这些材料我会转交给办案人员的,让他们考虑。”

    “黄書記,你以为我是到省纪委来访的啊,双规双指的政策我是清楚的,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两个月不行三个月,三个月不行半年,罗有志的案子,按照你们的思路查下去,最终的结果我现在知道了。”

    黄書記有点惊讶的看着季子强:“季書記,那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罗有志的案子存在这么多的问题,应该撤销双规,还罗有志自由,你们可以進行外围的调查,可以随时通知罗有志到省纪委说清楚情况,如果有了足以定性的证据,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黄書記心里也是一惊,这季子强的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他默默的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之后,才缓缓的说:“季書記,这恐怕不行,这是纪委常委会做出的决定。”

    “黄書記,不是我想说这些话,你是省委常委、纪委書記,负责纪委的全面工作,如果出现了错案,令干部蒙受不白之冤,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罗有志案件的问题,我的态度,或者说北江市委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我们认为这个案子疑点重重,有着太多的不合理性,很有可能是一起冤案,如果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将直接向省委主要的几个领导反映情况,提出自己的看法,明确表示对省纪委的怀疑意见,我甚至会怀疑省纪委办案的初衷,我还会以北江市市委的名义,提请纪委直接调查这个案子。”

    季子强的话铿锵有力,没有丝毫的退让,这让黄書記也是有点心惊的,对别人他从来都不怕,但这个季子强啊,说不定他真的会闹到面去的,黄書記不得不把口气軟下来:“季書記,你有点意气用事了,不必要说的那么严重吧,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啊,再说了,省纪委还没有最后确定意见啊。”

    季子强缓缓的站了起来,很凝重的说:“黄書記,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耽误你的宝贵时间了,明人不做暗事,我的计划是,如果在二天之内没有得到什么消息,我会立即向省委专题汇报,争取得到省委的支持,并同时向纪委汇报,请求纪委直接调查罗有志的案子,请黄書記考虑。”

    季子强起身离开办公室之后,黄書記已经是脸色铁青,罗有志的案子,他也是非常关注的,间的许多疑点,也令他感到了不寻常,渐渐发觉这个案子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不合常理的地方太多了,如果省纪委仅仅凭着从办公室搜出来的现金和几个老板的口供作为调查的证据,认定罗有志的受贿行为的话,黄書記是不放心的。

    1081

    季子强说的很对,办错了案子,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季子强将他逼到了悬崖边,如果季子强真的向省委汇报,得到省委的同意,提请纪委来查办这个案件,那么,他黄書記不仅仅是颜面扫地的问题了,纪委和省委会怀疑他的办案能力和领导能力,甚至会追究办案的初衷,那个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黄書記是不敢想象的。

    事到如今,继续双规罗有志,一是因为常委会做出了决定,省纪委的颜面是要维持的,二是他黄書記也不想丢了面子,可现在是顾及面子的话,很有可能帽子出问题了,黄書記绝对不敢小视季子强,也不会不重视季子强的话语。

    他在季子强走后,打电话叫来了专门负责此案的刘庆峰,让他看了看季子强带来的分析资料,问他:“老刘,你是什么意见?”

    刘庆峰简单的看了看。说:“黄書記,我直说了,以前,我曾经给您汇报过案件间的疑点,认为这个案子可能存在问题,今天看了这些材料,我认为,这个案子一定是有背景的,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背景,也是为什么罗有志会收到这些钱,如果说罗有志是被冤枉的,什么人要冤枉他,目的是什么,这方面,我估计季書記可能是知道原因的,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季書記不会说出来,所以,季書記才会提出这样的看法和意见。黄書記,你其实也应该理解季書記,这个人做事从来不莽撞,都是谋定而后动。如果季書記提出了这样的意见,我认为黄書記是需要考虑的,不能因为罗有志的案子,让省纪委处于被动的地位。”

    刘庆峰不知道季子强准备向省委报告和向纪委报告,否则,他会直接提出来,同意季子强的意见。

    黄書記好久没有说话,看来,一味坚持是不行了,季子强的手段早在多年前黄書記都是亲身的领教过,这个人很难对付的,虽然一旦解除了双规,再次想查罗有志的案子,不知道是牛年马月的事情了,可现在的形势紧迫,为了一个不能够完全查清楚和不能够定性的案子,和季子强以及北江市委对着干,弊大于利,而且,黄書記现在对取得的证据都有些怀疑了,刘庆峰曾经说过,这些证据得到太容易了,违背常理,从来没有遇到调查这样顺利的情况。

    在沉思良久之后,黄書記不得不做出了决定:“老刘,你代表我去宣布,解除对罗有志同志的调查,先通知季書記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