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世祥摇摇头说:“没有了,你家应该在省城吧,回去看看,休息一下。品 书 网 ”

    叶眉笑笑,就告辞离开了这个江北省权利中心所在地,她是要回去看看,看看自己那老公最近脾气如何了。

    叶眉让司机把自己先送了回去,司机就在附近的一个宾馆住下,叶眉准备明天一早起来,还要赶回柳林市去。

    离家门越近,叶眉的心里就越有点紧张,或者对很多人来说,家是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常回家看看不能总停在歌喉里,而自己和这个家是不是也太过陌生了。

    作为叶眉,她是希望,无论自己是贫穷还是富有,成功还是失败,顺利还是困厄,漂泊多远,身在何方,家随时接收容纳她,保护她免受伤害。在这个世界上人最怕的是人,而不是洪水猛兽。而有巢氏正是发明了巢穴才被人们推举为皇帝。有家的人是幸福的。

    那么,自己能为家做些什么呢叶眉茫然失措。自己是做一头牛,还是做一匹马是做一盏路灯,还是做一束烟花自己是成为一碗沙中的一粒米,还是成为一碗米中的一粒沙

    夜深了,叶眉轻轻的敲响了自己家的那扇门,很快的,门就开了,

    叶眉估计怀疑老公一直就在门后边躲着,要不怎么自己刚敲过门不到一分钟,他飞到了自己眼前

    在离开省政府的时候,叶眉是给老公打过一个电话,但电话中,叶眉是无法判定老公的心情如何,有时候,叶眉也很怕看到老公那双忧郁的眼神。

    她想像以前一样热烈的抱一抱老公的脖子,但老公巧妙地避开了。饭已经馊了,再想让它鲜嫩可口,可能吗何况,从远远的看见这座楼房起,叶眉的心就已经很紧张了。

    卧室还是以前的卧室,这里曾让她倍感家的温暖,使她觉得脚下生了根,而不再是一片随波漂流的浮萍;老公也还是以前的老公,倔强、认真,婆婆妈妈,在他的身上,叶眉也体验到了做女人的温柔与快感。

    这,都没有变。变化的是自己的感觉,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回到从前。

    老公也不说话,他给叶眉倒了杯水,默默地看她喝完,然后他就走进了卧室,躺到了床上,默默的看起书来。

    叶眉多么希望他可以对自己说:“来吧,我好想你。”

    但什么回应都没有,她知道老公一定还在生她的气,但是他真的不在乎自己吗恐怕也不是,否则,他怎么会那样快的就为自己打开了房门,他是怕自己在外面受到寒冷。

    这样一想,叶眉的心里就又升起了一种温馨,她跟进了卧室,说:“怎么,一点都不想我是不是”

    老公没有移开看书的眼睛,只是闷闷的说:“想有什么用,你不是还喜欢在外面做强人吗”

    叶眉不愿意在和他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她们讨论的次数太多了,老公永远不能理解自己的理想和工作。

    叶眉也不再去计较什么尊严,她决定委屈自己,来迁就老公,她开始展示起自己的千娇百媚,她靠在了老公的身上,让他感受自己的热量。

    后来她干脆的脱光了衣服,去触碰他的一些地方,后来,老公还是绷不住了,开始有点反应。

    叶眉就对他的一切要求配合积极,好像两人中间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争吵。

    她的温柔逐渐把他带进鲜花遍地的春天,阵阵花香包围着他,让他全身心舒畅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头挨头躺到床上,叶眉撫弄着老公的胡茬,开始了正题:“我们为什么老是要吵架呢。”

    他说:“我不知道,可能是想你。”

    她说:“想我就要吵架,这逻辑有点错误。”

    老公说:“那没办法。”

    叶眉又说:“我可能暂时还是回不来,你愿意调到柳林市去吗”

    老公犹豫着说:“我不能去,你有你的工作,我也有我的课题。”

    叶眉有点失望的说:“我其实也会经常想你和女儿的,可惜这次又见不到她了”

    老公没有吱声。

    叶眉也知道暂时还要这样,自己的事业刚刚有了转折,怎么舍弃的了。

    于是她不再说话了,她决定好好的补偿一下自己的老公。

    这是疯狂的一夜,老公像一只怒极了的雄狮,恨不能把体内积蓄的能量一夜之间全部释放,又像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一次又一次把子弹射向对手的心脏。

    直到最后,老公两腿不住发抖,难以支撑瘦削的身体,耳膜呼呼作响,像脑袋瓜子里装了个大功率的鼓风机,呜呜的往外吹风,而喉头干得似生了锈的铁球,稍一滚动就疼痛难忍,他实在不行了,他费力的抱住叶眉,呼呼的睡去了

    过了没几天,江北省公安厅下属的一个二级局,刑事侦查局的一个处长,带着几个侦破好手就秘密的到了洋河县城,这个处长叫荣民光,他很快的就联系上了季子强,季子强也到了他的电话,一点都没有惊讶,他平静的问清了他们歇脚的酒店,就带上郭局长和王队长一起过去了。

    荣民光处长正在房间里和几个干警在研究着案情,见季子强走了进来,因为大家都穿的便服,他一时还没有分清那个是华副县长,季子强就先说话了:“你一定是荣处长吧,我是季子强,这位是洋河县公安局的郭局长,这位是刑警队的王队长,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荣处长这才笑笑先和季子强握了手,他目光炯炯,人长的很瘦削但匀称,步履矫健,坚韧执着的目光始终盯住季子强,说:“我们是受命省厅前来侦破你们县上的这个案子,当然了,你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没有办法啊,这恶搞桃子看来我们是要摘掉了,哈哈哈。”

    季子强温和的笑着说:“我们是做了一些工作,郭局长和王队长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现在交给你们来办理,我们都很放心,也感到欣慰,谢谢上级的关注。”

    郭局长也说:“你们的到来可以使整个案情快速完整的侦破,我们也高兴,我们的目标就是一个,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季子强见自己和郭局长说出来的话一套一套的,就跟作报告一样,他就笑了笑说:“荣处长,你还有什么不太清楚的地方,可以让他们给你解释一下,我们一定做好权利的配合。”

    荣处长感觉这几个人很不错,就先请他们坐下说:“现在就是一个关键,这个范晓斌的手下蒋林志应该就是凶手无疑了,但他的行踪你们有没有掌握”

    郭局长说:“这个人已经在我们的预知地点,最近我们把专案组撤了,在加上哈学军做了书记,他们已经开始大意和麻痹起来,前一天,这个蒋林志还给他一个舞厅的相好来过一个电话。”

    荣处长就笑了,说:“这就好了,要说你们收集的材料和录音也是可以把这个案子侦破的,但假如打草惊蛇,让这个凶手逃脱了制裁,那就美中不足,有你们这句话就好,我们可以先把范晓斌和哈学军监视起来,马上联系省厅抓逃,那面一抓住,这面也就同时下手,你们看这样怎么样。”

    大家感觉这方案很稳妥,就都没有什么异议,一起继续的商议起一些细节,包括洋河县公安局要做的那些人员配合等等。

    这一忙就到了下午吃饭时间,季子强本来要邀请他们一起坐坐的,但荣处长说现在他们抛头露面不大好,最后就炒了几个小菜,在房间简单的对付了一顿。

    等季子强回到政府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但季子强还是给叶眉打了个电话:“市长,你休息了吗。”

    叶眉说:“你不知道我作息时间啊,现在还睡不着,你那怎么样”

    季子强就说:“今天省厅的荣处长带人过来了,我们一起商量了案情,他也给省厅联系了,一但外面那个逃犯抓获,这面也要对哈学军和范晓斌采取措施了。”

    叶眉也很高兴的说:“好,很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些,当然也不全是为我,也是为社会,为人民做出的贡献。”

    季子强忙说:“叶市长,你不用这样夸我啊,呵呵,我会骄傲的。”

    叶眉笑笑说:“你先不要骄傲,以后还要收起你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洋河县的工作你还要在研究全面一点。”

    季子强一下子不说话了,他从叶眉的话里听出了一种味道。

    叶眉见他不说话,又轻轻的笑了一声说:“瞧你这点出息,这就瓜了,胸无大志。”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谢谢叶市长这么多年的教诲和帮助,很感谢你。”

    季子强是真心的感谢,回想一下自己走过的这慢慢历程,要是没有叶眉,要是自己不是她的秘书,或者自己正在政府庸庸碌碌的瞎混着,虽然自己有理想,虽然自己也有信心,但谁来给自己这个舞台呢,一个没有舞台的演员,只能算个业余的票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