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定决心之后的罗有志开始思考写遗书的问题,屋里天天有人,公开写是不现实的,只能是趁着半夜,守候的人员困倦的时候,写一些,通过几天时间完成,于是,罗有志开始动笔写字了,大都是一些思想认识,与案件没有什么关系,办案人员发觉了,看了一些之后,也不是很在意了。

    这天,罗有志正在写认识,房门打开了,却突然看到了北江市纪检委的田書記進来了,罗有志有那么一小会心里是激动的,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但很快的他的目光又冷漠起来,现在,他不会相信任何人了,这可能是生命换来的惨痛代价,田展昭在办案人员的陪同下,坐在了罗有志的身边,他淡淡的看了罗有志一眼,递给了他了一只烟

    这次田展昭是想了一些办法才走進这地方的,因为罗有志在这里10多天了,什么话都不说,这人省纪检委也很头大,虽然是有了证据,但没有口供,案件并不算很完美,在田展昭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帮忙做做罗有志的思想工作的时候,省纪检委黄書記最终还是同意了。

    田展昭点燃香烟,看着罗有志,罗有志没有抬头,坐在一边,继续埋头写材料。

    “罗有志,有人托我问你一句话,你究竟有没有受贿?”

    仿佛是一声惊雷,震得罗有志手里的笔都调到了地,罗有志身体开始颤抖,他知道是谁问的这句话,刹那间,生的希望回到了脑海里,罗有志忽然站起来。

    “不要激动,好好说,到底有还是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罗有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说出来这话,不知为什么,眼泪已经流出来了,他很想田展昭继续问一些问题,他已经憋得太久了。

    田展昭沉思着说:“好了,是这个问题,你多保重,如果有的话,那好好的交代,相信我们是不会冤枉好人。”

    田展昭起身离开房间,罗有志迅速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细心一些,可以发现罗有志的身体在不停抖动,因为罗有志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外面的季子强并没有忘记自己。

    田展昭回来之后,给季子强做了汇报和分析,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季子强为什么要自己这么做,但季子强一定是有理由的,田展昭不会去问原因,和季子强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对季子强有着充分的信心和信赖。

    “季書記,罗有志到至今都没有开口,已经10天了,我感觉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老田,我也有些疑惑,所以找你问情况的,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罗有志为什么会接受那么多的钱,这算不算是证据确凿。”

    “季書記,这件事情有几个很明显的疑点,一个是他为什么要把钱放在办公室里,据哪些送过礼的老板说,事情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难道他不会转移,我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干部,贪污腐化的干部,总是将钱放到自己认为放心的地方,再一个,这些老板说是罗有志勒索他们,但用什么事情勒索,却很含糊。三是罗有志的态度,包括两个方面,个人一直没有说话,除了绝望,没有内疚的表现。这三个明显的疑点,令我对这件事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两天,我仔细研究了举报信,情况写的非常详细,对罗有志的一举一动都清楚,唯独忽略了罗有志是怎么收礼的,这显然不符合实际,告状的人,是不清楚,也要杜撰出来,这么关键的细节忽略了,是什么原因。”

    田展昭说完,季子强好久没有说话,一条思路在他脑海渐渐清晰,一定是有人精心策划的阴谋,罗有志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他们害怕了,所以下黑手了,当然,这里面会不会还有其他的隐情,现在不得而知,但栽赃陷害这一点是较明显的。

    季子强开始考虑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干预一下。

    而在峰峡县的最近几天里,罗有志的女人没有街了,不过,人总是要吃饭的,男人出事了,还有儿子,以前,儿子大部分时候是在学校吃饭,近来基本都是回来吃饭,这天,女人终于决定,还是街去买些菜,儿子需要补充营养。

    女人靠着大路边走,生怕遇见熟人了,买菜需要很早街的,过了时间,难得买到新鲜的蔬菜了。

    前面有一个人说:“罗有志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我听说了,唉,我是不相信的,平时接触很多,感觉罗有志不贪不占,怎么会突然受贿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有志应该是冤枉的,我要是罗有志的老婆啊,去喊冤,去找领导,总是有说话的地方,总是有关心人的领导。”

    “说的容易,他老婆该去找谁啊,找单位领导吗,出了这样的事情,怕是他们单位的领导也是一鼻子的灰。”

    “当然不容易了,罗有志的案子是省纪委查的,找单位领导有什么样,要去找市委書記,恐怕才能够说得话。”

    “你以为市委書記的办公室是菜园子,想進進,想出出啊,一般人,哪里能够见得到市委書記啊,何况罗有志出事了。”

    “嗨,要是我啊,跪在市委大院的门口,一大早去,写一个大牌子,要求见市委書記,市委書記总是要班吧,如果不见,一直跪在门口,总是有机会的。”

    “你这个办法也太损了,很没有面子的。”

    “哦,要面子,那不用说了,什么都不干,在家里等着吧,说不定自家老公出大问题了,都不会知道的,现在的人都是很势利的,除了老婆儿子,谁会说话啊。”

    罗有志的老婆几乎是跟在议论话题的两人身后,所有的话她都听见了,是啊,这么多年了,自己难道不了解罗有志吗,罗有志如果要受贿,在建设局担任副局长的时候,机会太多了,那个时候不受贿,到了县长了,突然开始受贿,也太怪了,想着想着,她菜也不买了,转身朝家里走。

    女人回到家里,很冲动,她在屋里找了一个纸盒子,拆开之后,在面用毛笔写了四个大字“我要申冤”,后面跟着一句找市委季書記,女人觉得,罗有志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一定要找到市委書記季子强,她不认识季子强,可是,她可以跪在市委大院的门口,她相信,市委書記一定能够看见,现在时间还早,她要立刻赶到市委大院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起来了,看见了纸壳面的四个字,什么也没有说。

    女人离开家,打了的士,她很少坐的士,一般都是坐公共汽车,可是今天要赶时间,马是班时间了,必须在班之前赶到市委大院门口,否则,市委書記看不见,可能要好长时间了。

    的士到了市委大院门口,看见站岗的武警战士,女人有了一丝畏惧,不过,一种莫名的勇气战胜了恐惧,女人根本没有想到脸面的问题,两个陌生人的话不时回荡在脑海里,女人走到了市委大院前面,直挺挺跪下,手里举起了牌子。

    此刻,正是班时间,女人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围观,有些人认识罗有志的老婆,一边走進市委大院,一边议论纷纷,周围不少市民也在围观,女人低着头,满脸通红,到了这一步,她什么都抛开了,只有一个愿望,见到市委書記。

    女人跪在市委大院的门口,很快,有人过来询问情况,劝解,女人一律不依,她是一个念头,要见到市委書記,做工作的人无可奈何,总不能强行拉开,何况,这个女人是罗有志的女人。

    随着女人跪的时间长了,市委大院里面慢慢出现了一种议论,那是怀疑罗有志可能是受委屈了,当然,也有认为罗有志混蛋的,害的老婆在门口跪着,总之,大家是同情女人的,这种感情也部分转移到了罗有志的头。

    一个多小时以后,一个看去有些年轻的人出现在女人的面前,其他那些正在给女人做工作的人看见了这人,显得很是礼貌和亲热。

    他来到了女人的身边,说:“你是罗有志的爱人吧,我是季書記的秘书小刘,你要说的事情,季書記已经知道了,你不要跪在这里了,季書記会过问这件事情的,如果罗有志真的是被冤枉的,季書記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快起来回家吧。”

    女人的眼泪流出来了,此刻,想着起来,才发觉双脚已经有些僵硬了,旁边的人和小刘赶忙将她扶起来,早有一边的女同志搀扶着她慢慢走,恢复知觉,女人的眼泪止不住了,无论怎么说,她感觉自己达到目的了,市委書記哪里能够有时间见她啊,秘书出来了,说的话等于是市委書記说的话,女人手里还紧紧捏着纸壳,有人叫来一辆的士,将女人扶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