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罗有志吗?”

    罗有志看见两个对方这样对着自己说话,他有些不耐烦,本来最近的工作都很忙,好多企业老板一时都不能适应现在正规的税收和管理,天天给自己找事你,现在莫名其妙的進来这几个人,他说话的口气有点冲了:“我是罗有志,你们是干什么的,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是省纪委案件一处的工作人员,这是我们的证件,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罗有志仔细看了看两人的证件,没有什么问题,他非常怪,省纪委找自己干什么,没有犯错误,凭什么要自己到纪委去。

    “有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有什么事情,到了省纪委再说吧。”

    两个年青人冷冰冰而又礼貌的态度,令罗有志感觉到一丝不妙,这个时候不是讲狠的时候,罗有志自忖没有犯什么错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不再说话,点点头。

    车之后,罗有志感觉到了不详,小车很快進入了一个院子,看见门的牌子,罗有志的心开始下沉,这里是省纪委的学习教育基地,所谓的学习教育基地,其实是用来调查干部的,有问题的干部,進入这里之后,不长时间便被宣布双规,罗有志一直生活在省城,这些基本的情况还是知道的,罗有志第一个反映是自己可能被人陷害了。

    小车在一栋小楼前面停下了,这里早有人在小楼外面等着了,罗有志被带楼,進入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对面是窗户,拉着窗帘,不过从窗帘的缝隙可以看见,窗户外面安着防盗,空调开着,正在呼呼吐出热气,两个省纪委的干部坐在椅子,神情严肃。

    罗有志進屋之后,两个人站起来,很礼貌和罗有志握手,做了自我介绍,罗有志知道了他们都是省纪委案件一处的干部,名字罗有志是没有注意记,此刻他的所有心思都在猜测,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罗有志同志,我们会给你准备需要的洗漱用品,还有换洗的衣物的。”其的一个年人对他说。

    “我想问一下,带我到这里来,究竟是什么事情,为什么带我来?”

    “罗有志同志,带你过来,是想请你给我们解答几个问题,我们希望你能够主动如实反应你自己的问题,争取得到组织的谅解,这是你的机会。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说出来,我们给你记录,二是你自己写出来,桌有纸笔。”

    罗有志莫名其妙,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不过,毕竟是从事了多年的工作,罗有志没有发脾气,眼前的两人不过是具体办事的,自己冲着他们叫嚷,没有什么用处。

    他努力的镇定了一下,问:“请问我可以吸烟吗?”

    “可以,只是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罗有志点燃了香烟,陷入沉思,两个查办案件的人看见罗有志这样的表情,也不说话,坐下了,陪着他,屋里顿时显得很安静。。。。。。

    季子强很快也得到了这个消息,这让他也是大吃一惊,罗有志是自己推荐提拔的干部,自己是要对他负责任的,他的问题,将自然而然的和自己挂钩,自己除了要承担领导责任外,还要承担相应的推荐责任。

    这些乡长都不说,关键的问题在于罗有志怎么能在短短这段时间里,受贿20多万元,而且还是省纪委直接插手,那么,采取的手段不一般了,很有可能是双规。

    季子强最为想不通的是罗有志为什么会接受这些钱财,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自己对峰峡县的干部经常都在敲打,而且前面的書記和县长都是因为这个问题翻翘了,他罗有志一点都不在乎?

    但目前事情刚刚开始,季子强也不好贸然的干预,毕竟自己对什么都不清楚,必须等一等,看一看再说,想了想之后,才能做出一个恰当的反应。

    季子强电话叫来了北江市纪委書記田展照,想和他商议一下此事的情况:“展照同志,我季子强,要是不忙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好的季書記,我马过来。”

    很快,田展照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没有寒暄和客套,直言不讳的对他说了自己的看法和疑惑。

    田展昭也有些不解:“季書記,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大可能吧,据我了解,罗有志同志一贯作风正派,是不是省纪委搞错了。”

    “田書記,你怀疑省纪委办案的能力吗?”季子强不置可否的说。

    “不、不是这个意思,季書記,我是认为罗有志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有这样的情况,都是我领导失职,我要负领导责任啊。”

    “老田,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不是小问题,你回去以后好好想想,该怎么应对这样的问题,保证以后不出现同类的问题,另外啊,尽量的多关注一下此事的進展,有什么消息,及时和我通气。”季子强是不方便直接出面的,所以他只有依靠田展照他们来获取更多的信息。

    “季書記,回去以后我马山安排。”

    “展照同志,目前啊,我们不要干扰省纪委办案,我的意见,先看看。”

    田展照默默的点点头,他也有一种预感,那是这个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案件。

    而此时在峰峡县的一个别墅里,一个年人正坐在沙发,面无表情,不过,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眼神里面透露着兴奋,罗县长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正是因为罗县长坚持要查处峰峡县的几股势力,令他惊慌失措,这可是一大笔的经济来源,这么多年,通过赌博、开设地下赌场、卖*、收取管理费等非法活动,他集聚了大量的钱财。

    途,他也想过放手,可是,对钱财的渴望令他舍不得,这些钱财,三分之一需要下面办事的人拿去,三分之一用来打点下关系,三分之一是自己的,眼看着越积越多的钱财,他打心眼里高兴和满足,

    他是有着高学历的人才,酷爱读书,看过很多的名人传记,当初决定管理这些势力的时候,他制定了严格的规矩,通过看书他知道了,没有严格管理措施、胡作非为的势力是不长久的,他特别喜欢看《教父》这部电影,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踏那个高度。通过这些年的努力,在炫耀的光环下,他做成了这些事情,特别是结交了一些庞大的势力,在这些势力的保护下,他如鱼得水,他感觉自己很成功。

    这次的行动是成功的,自己拉拢了几个企业的老板,给罗县长栽赃成功,他被省纪委带着了,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同时,自己还能以此讨好那个省公安厅的李副厅长,这样的生意很是划算,他眼睛里面射出了狠毒的光芒。

    1079

    同样的峰峡县里,罗有志的家里,笼罩在一片凄苦之,他的老婆几次要求见见罗有志,都被拒绝了,每次送衣服过去,都要经过严格检查,罗有志已经被双规了,除了办案人员,其余人是见不到的,女人想不明白,罗有志究竟贪污了什么,他从来没有往家里带来一些东西,不过,女人听说了,在罗有志的办公室里面,搜出了20万元钱,还有很多的烟酒,知道消息的那一刻,女人险些崩溃了,不过,女人相信,没有确凿的证据,纪委是不会随便关人的。

    短短10余天的时间,女人感觉到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以前的很多朋友都在回避,儿子的性格也变了,学校里面一定有议论,何况都是大学生,现在的大学生,最看不惯的是贪污**分子,可以想象儿子承受的压力,女人的脑子很乱,她和罗有志的感情是很深厚的,罗有志没有坏毛病。

    家里的生活一直平静,骤然遭遇这么大的事情,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后怎么生活,虽然嘴骂着罗有志,可是,女人内心还是心疼罗有志的,经常做一些罗有志喜欢吃的小菜送進去。

    十多天之后,罗有志的心彻底凉了,他终于明白是为什么了,進入办公室,看着办案人员打开件柜,拿出一袋袋礼品,从里面取出钱,罗有志几乎要瘫倒了,对方计划太周密了,自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罗有志一直没有说,什么都不说,也不承认,哪怕采取了双规的措施,罗有志也没有开口。

    回到小屋里,罗有志目光呆滞,他感觉到自己的所有出路都被堵死了,根本逃不出去,无论他说还是不说,等待他的,是坐牢,他感觉到极度痛苦,因为家人,不知道家人会受到怎么样的煎熬。

    罗有志已经产生了寻死的念头,人一旦钻死胡同了,很难解脱出来,罗有志认为,这件事情,自己是说不清楚的,只有用死来证明清白,他不知道,死是不能还清白的,只会使事情永远糊涂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