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说:“子强啊,我反正是没有时间去,这样吧,干脆你代表我们省里跑一趟吧,那是你的第二故乡了,那个项目也是你一手弄成的,你去最合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季子强‘咦’了一声,说:“不会吧,你们都不去,我一个人去,我去级别不够啊,要不请叶眉書記一起去。”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省委常委啊,你怎么级别不够了,紫云書記最近也忙的很,马七一建党节了,她手里挽着的工作一大堆,这样定了,我给苏良世同志也说说,我们都不去了,你带省化厅,还有省旅游局的领导过去成了。”

    “哎,不是啊,云書記。。。。。。”

    “什么是不是的,这样定了,不要罗嗦了,我难得在家里吃顿家常饭,你不要打扰我了好不好,季子强同志!”

    季子强还想说点什么,李云已经是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愣了愣,不过这样的一个情况也是在情理之的,不可为了新屏市的一个项目,几个常委都去,再说了,苏良世也是绝对不会去了,那个项目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苏良世怎么可能去捧那个场。

    自己去直接去吧,季子强装了电话返回了包间。

    邵霖書記见季子强回来了,刚忙问:“季書記,情况怎么样?”

    季子强摊摊手,不无遗憾的说:“恐怕到时候也只有我能带几个厅的领导过去了,他们走不开。”

    邵霖書記脸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但很快还是表现得很高兴的说:“好啊,好啊,季書記亲自带队过去,那是我们的荣幸啊。”

    季子强心里想,荣幸个辣子,你只怕更希望云書記或者苏良世去吧,当然,能理解,下面哪个领导不希望能和省里的主要领导都亲密接触一下,自己虽然也添为省委常委重的一员,但实话实说,自己在很多全省范围内的事务,还是没有多少权力的,只能算是一个常委的混家子吧。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端起了酒杯,和大家又喝了起来。

    在两天之后,季子强带着王稼祥,还有省政府几个厅的厅长们,往新屏市开拔而去,王稼祥按说最近也是很忙的,但因为他本来是土生土长的新屏市人,他也好长时间没有回去看老爹了,所以这次季子强把他带,放牛抓虱子,一放两便的事情。

    这走的时候是下午了,因为是明天一早的庆典,从省城到新屏市要好几个小时呢,只能提前一天赶过去,不然明天早根本没把法赶到,这快到新屏市的时候已经是天色暗了下来。

    沿途也经过一下城区,这些地方其实都是可以吃饭的,不要说季子强亲自路过,是身边的几个厅长随便的走到哪里,还不把下面喜欢疯啊。

    不过季子强是没有让停留,这一路穿过了很多城市,他们倒是无所谓,只是下面可热闹了,每到一个城区附近,那后面都要跟一溜的小车,当地官员是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的,但他们手下的交警认得车啊,一见都是小牌号的车,马汇报,这当地领导也都紧急的出动。

    季子强不想过多的麻烦对方,所以一路不让停,等冲出了对方的地界,这当地的领导一看不是来自己这里的,也都停下了车,疙瘩疙瘩散散了。

    接着下一个城市肯定又会重演这样一幕。

    好在现在是天黑了,所以路车少,人也少,季子强他们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开進了新屏市的辖区。

    1076

    刚一進新屏市地界,见路边停了好多车,还有邵霖書記带着新屏市的市长,以及过去几个和季子强搭班子的领导都在路边恭候着,季子强心里很有点过意不去了,赶忙停车,下来拉着邵霖書記等人的手,说了好一会的客气话。

    你别说,从季子强升为省委常委之后,他真还没有到过下面的地市,更没有让人十里相迎的这种排场,所以季子强的心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慨的,可以理解,第一次吗,第一次感觉是深。说你呢,那个看书的丫头。

    季子强遥想当年自己第一次到新屏市的时候,那时候自己的心情和现在大不相同,那时候刚刚受了处分,从一个市长,代理市委書記一下贬到了一个普通的副市长,这其的酸甜苦辣谁能体会呢?

    没有人,只有他自己能体会了。

    大家寒暄之后,都一起车,很快的回到了竹园酒店,还是当初那个招待所的龙主任,客气的了不得,亲自给季子强倒水,跟在后面是兴奋的脸通红,季子强也觉得怪了,自己难道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这洗刷一下,晚饭也开始了,新屏市市委和政府的这些当年老部下们,肯定是不能放过季子强了,一个个的敬酒,一个个的碰酒啊,大家说起了当初那些往事,都是感触颇深。

    喝了几杯后,季子强问起了新屏市最近一两年的情况,邵霖書記不等大家回答,赶忙给季子强说了一番,不过季子强还是从刘副市长等人的脸看出了他们掩饰着的讥讽和不屑,季子强明白了,这里的干部并不太认可这邵霖書記啊。

    不过季子强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己离开了新屏市,有的话还是要适当的注意,不能乱表态了。

    等邵霖書記说完,刘副市长径自端起一杯酒,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道:“季書記,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在新屏市做出的贡献和成绩,谁也不,来我喝光,你随意。”

    说完,刘副市长干掉了手里的酒,季子强嘴里谦让着,但酒还会是肯定要喝的,这不得在其他地方,今天是喝倒了,也不能作假。

    但季子强觉得在刘副市长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邵霖書記脸隐隐有些不大舒服的样子,这也难怪,刘副市长的话让他实在余地啊难堪。

    邵霖書記心里也很郁闷的,这季子强在几年的时间里,给新屏市做下了很多的大项目,这些工程可以说作为新屏市这样一个偏僻的抵御,已经算是到了极限了,自己刚来的时候还想着好好的弄几个政绩,但后来时间一长,才知道,算是自己出去卖血,也实在弄不来这些项目更大的工程了。

    二公子的高速路那是几十个亿,这影视城那更多,你说自己能怎么办,只能在季子强当初留下的这些光环游荡了。

    季子强也怕邵霖書記書記听着尴尬,说了几句玩笑的话,这才让酒宴的气氛又热闹起来,对掌控酒宴的气氛,季子强还是很拿手的。

    那几个厅长也是很能喝酒的,这一下省城领导和新屏市地方领导旗鼓相当的对了阵,这酒喝的啊,最后连季子强都摇摇晃晃的被送回了房间。

    王稼祥今天没有多喝酒,他耍了个滑头,省城的领导找他喝,他说她是省城的,不能内耗,新屏市的领导找他喝,他说她是新屏的,要一致对外。

    所以在安顿好季子强之后,王稼祥还带着车回到自己老爹那个别墅区了,这也是偷个空回去看看,等明天庆典一结束,恐怕要立即赶回省城了,当官啊,吃的官家的饭,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季子强床之后呼呼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季子强的门打开了,萧易雪一面往自己的兜里装着一个金属片,一面走了進来。

    萧易雪看到了季子强,这个时候的季子强稍微的清醒了一点点,听到声音,他努力的真开眼想看看,这样懵懵懂懂的看了好一会之后,终于认出萧易雪,他指着她说:“你是易雪,你怎么進来的,你是来看我的吗?”

    “我是来看你的。”至于怎么進来的,萧易雪没说,对她这样的人,有什么样的锁子能锁的住她。

    ‘“奥,好啊,好啊,我本来也想晚去看你的,但是,但是,他们把我灌醉了。”季子强想要勉强的从床站起来,他心里还是有些清醒的,但手脚的配合以及大脑的平衡却跟不趟,所以差点摔倒。

    萧易雪扔下了包,一把挽住了季子强,她看着他,慢慢的眼显出了一些迷离来,这个男人啊,怎么自己永远都不能忘记,特别是从美国回来之后,自己更是对他牵肠挂肚,这种相思的味道实在是煎熬啊,这样想着,萧易雪把季子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季子强想要挣脱这种让自己有点窒息的激动,他摇晃着站起来,被箫易雪一把抓住了衣领,她把季子强揪到她的面前,喘着粗气问他:“你要去干什么?”

    季子强晕着脑袋说:“我,我,我去找酒。”

    她那近在咫尺的眼神在飘闪,说:“别去了,你不能再喝了。”

    季子强努力的睁大了眼睛说:“那干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