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向主任狐疑的眼神,季子强望着这些新闻界的朋友,抱歉地说道:“各位新闻界的朋友,真是对不起,我刚才有点急事要处理,让大家久等了,我们现在开始开会。”

    “开会?”吉琼玉看到这些企业的负责人一个都不见了,心道:这座谈会还开个屁啊。

    “吉主任是不是感到怪,我们今天开的是北江市新城拖欠农民工工资企业负责人座谈会,这企业负责人一个都不见了,这座谈会还怎么开?对不对啊?”季子强笑着说道。

    “是啊。”不但是吉琼玉,是几家新闻记者,都不禁点头称是。

    “呵呵,我忘了告诉大家了,这些企业的负责人都已经离去了,不过,是经过我同意的。”

    季子强笑着说道,然后喝了一口茶,说道,“至于他们为什么急着离去,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是怕我,是怕在座的新闻界的朋友,那为什么我又同意让他们离开呢,我一说大家明白了,大家知道,我们今天开会的目的是什么?”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们今天之所以把这些企业的负责人找来,是要解决这些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现在这些企业的负责人都承诺在三天之内付清各企业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你说,我还有什么理由强迫他们留下来。”

    看到季子强愉快地笑容,王稼祥惊喜地说道:“那是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已解决了。”

    季子强点了点头,同时把那些企业负责人写的承诺书递给王稼祥。

    1075

    北江市的干部脸都露出了如释负重的表情,而向主任,这时也恍然大悟,难不成自己这些记者都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利用了,他在狐假虎威,用自己这些人吓唬那些老板。

    “说到这事,我在这里要真心感谢在座的新闻界的朋友,不是你们,我们北江市新城企业拖欠工资的事,还不能这样顺利解决,为了表达我们的谢意,我们北江市午在北江大酒店请客,算是我们向你们陪罪,向主任,真对不起,午我自罚三杯,向你陪罪,你看如何?”季子强一脸真诚地说道。

    向主任对自己这样一个精明的人,竟然也落入了季子强的圈套,被他借势解决了北江市的难题,心里原来有点不快,不过,看到季子强那张真诚的脸,再想到那些能拿到钱的农民工,心里也释怀了。

    在晚的酒会,季子强真的自罚了三杯,算是向这些新闻界的朋友陪罪,向主任看到这季子强这样诚恳,也不再怪罪季子强了,几杯酒后,向主任问起季子强今后对这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有什么办法,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暂时还没有什么好办法,要说起来,这个拖欠工资的情况很复杂,不同的企业,要区别对待。”

    其实,季子强的心里有了打算,不过这个措施,对建筑行业还行,其他的行业,有点难了。

    这个方案,说穿了,是让建筑公司先交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然后才能开工,这工程项目,都有一个预算,通过这预算,能大体计算出需要多少劳务费,这些企业在取得开工许可证的时候,必须向规建局交齐这笔保证金,这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但对于其他的行业,季子强暂时还没有想出好的措施,而且这个措施的真正落实,还得经过市政府讨论和同意,所以,在没有喝其他的领导沟通之前,季子强当然不能说的太早了。

    叶眉听到季子强汇报说新城农民工工资的事顺利解决了,心里非常高兴,专门打电话过来,表扬了季子强几句,不过,季子强解决这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方法,其他的地方却是不能复制的,毕竟,这些新闻界的人,也不可能这么凑巧,而有意去把这些记者请来,可能效果也没有这样好。

    另外啊,也刚好是季子强对这件事情起了疑心,所以才能直接震住那两个老板,否则事情真的有点麻烦。

    接完了电话,季子强又端起了酒杯,给这些人敬了一圈。

    一会的功夫,酒喝掉了五六瓶,慢慢的这些媒体记者们也放开了怀,人也没有刚开始那样道貌岸然了,一个个露出了真面目,一面奉承着季子强,一面有人讲起了荤段子。

    后来想向主任都说起了一个典故,说在他年轻的时候啊,他认识一个摄影记者,这记者拍摄了一张主席的照片发表在报纸了,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把那张报纸贴到了床头,后来有认识人问他们:"你们天天晚在主席老人家眼皮低下干那事儿,行吗"

    这个记者说:"没事儿,晚灯一拉,他老人家不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但是啊,不久二人都被捉起来打倒了,革委会的说:"我们伟大领袖**能在迷雾辩清航向,没有什么看不见的!"

    大家笑了一会,不过对那个时代的很多东西,季子强是没有太多的影响了,毕竟那时候他还很小。

    过了两天,新城区的所有外来务工的农民工,都领到了自己的应得的工资,这些工人知道这是市委努力的结果,自然对市委的干部心存感激,李老三和等人还专门到市里来表示了感谢。

    而这新华社两个记者走的时候,季子强又专门的让吉琼玉弄了好多北江市的当地土特产给他们装,这向主任和那个年轻女记者对季子强的好感倍增,回去之后,发表了几遍章,面都是赞美北江市领导和季子强的话,让季子强很是出了一阵的风头。

    他倒是出风头了,可是苏良世心里更是憋屈了好长的时间,这个季子强总是能轻描淡写的破解自己一拨拨的攻势,带给自己越来越多的失望和无奈,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一个长远之计。

    苏良世在自己的办公室认真的思考起来。

    这样过了几天,萧易雪却派人送来了请柬,说这周末新屏市的影视城要竣工启动了,请季子强能到新屏市去为庆典剪裁。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拒绝,不说当年这个影视城修建的时候自己吃了多少苦头,是萧易雪对自己和江可蕊的这份情意,自己也是绝对不能推三阻四的,季子强对前来送请柬的人说:“请你回去带话给萧易雪,说我到时候一定会去,让她把酒菜准备好。”

    这人见他答应了,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这次收到请柬的也不止是季子强一个人,新屏市市委和政府也相应的邀请了李云書記,苏良世省长和叶眉等重要领导,肯定的不可能这些领导都去,但下面的礼数还是要尽到的。

    这里刚把人打发走,新屏市書記邵霖亲自到了北江市的市委来邀请季子强了,这个市委書記是季子强离开新屏市时候任的,所以和季子强谈不太多的感情,这些年季子强在北江市的时候,也没有时间回到新屏市,两人只有在省委开会才能碰个面,关系很是一般。

    新屏市邵霖書記倒是几次相邀季子强,但季子强一个是太忙,一个是对这人并不太投缘,所以也都推着,但这次人家专程来邀请专家,季子强必须客客气气的接待一番。

    新屏市邵霖書記还给季子强带来了很多新屏市的特产,也有一些贵重的其他礼品,季子强不好拒绝,让秘书长都收下了,下午搞了一个晚宴,接待了一下。

    宴席,季子强问邵霖書記:“绍書記,这次省里的领导谁去啊。”

    邵霖書記有点为难的摇摇头说:“现在也不好说啊,省长和云書記,还有叶眉書記都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我也不敢多问,所以这个接待的工作怎么安排,我现在都有点发虚。”

    季子强也是请过省里领导参加这样的庆典,所以能够理解新屏市的难处,季子强想了想,放下了酒吧,说:”这样吧,我给云書記去个电话问问,不能让你们太为难了。”

    邵霖書記连声的感谢,说:“要是这样的话,那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心里有谱回去也好准备了。”

    季子强站起来,拿桌子的电话,对大家说:“你们好好的陪陪邵霖同志,我出去打个电话。”

    秘书长也赶紧的站起来,跟着季子强一起出去,找到了领班,让给季子强打开一个没人的包间。

    季子强進去之后,秘书长在外面抽着烟等着。

    季子强在包间里给李云去了一个电话:“云書記,你好啊。”

    “嗯,有什么事情吗?”李云好像正在吃饭,嘴里说话不是很清醒。

    “書記啊,是这样的,现在我陪新屏市的邵霖書記在一起,说起了他们飞燕湖影视城的完工庆典啊,我想问问,省里都谁去啊,过一两天我们好一起走。”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