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车在办公大楼前面的停车场听了下来,叶眉叮嘱了一句司机,让他在这里等自己,她就拿上包,绕过了前面的办公大楼,到后面一幢小楼去了,那里才是乐省长的办公之地。品 书 网

    到了门口,依然有一道岗哨,叶眉说明了来意,两个武警中的一个就拿起了值班室桌上的电话:“喂,你好,魏秘书,我这里是小楼值班室,有位柳林好的,是,是位女同志,好的。”

    放下电话,那位武警很正规的给叶眉行了一个军礼,叶眉有点尴尬,她经常来都会遇见这样的情况,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还礼,还是应该握手,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笑笑,还是应该严肃一点。

    乐省长在二楼办公,叶眉刚走上楼梯口,就见乐省长的秘书魏华已经站在了楼梯口,他戴着一副还无光泽框架的眼镜,留着一头黑发,看起来有点老成,彬彬有礼中却少了一份年轻人的热情和活跃,给人的感觉他很虚幻,一眼看不到底。

    魏秘书笑笑,客气的说:“乐省长一个人在办公室,你到我那里坐坐,我先进去看看。”

    叶眉也很客气的道了声谢,她却没有走进魏秘书的办公室,她在过道里轻轻的踱着步,等着魏秘书的通报。

    很快的,魏秘书就走了出来,对她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就转身在叶眉的前面带路到了乐省长的办公室门口,魏秘书没有敲门,轻轻一推,那厚重的实木刻花门就打开了,叶眉跟着魏秘书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大开间的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厅很大,会客厅里面还有一道假门,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办公桌和办公桌后面高大厚实的书柜,再往里面还有一道门,那也许是乐省长休息的地方。

    乐省长已经在会客厅沙发上坐下了,

    挂灯,壁灯,台灯、地灯等软性柔和的光源,将室内渲染得既堂皇又富有亲和力。

    客厅的沙发、茶几给人的感觉很简练、舒适、大气。几样花品、草木的陪饰,增添了这里的人文气息。

    叶眉对自己面前这位新上任的省委書記乐世祥是很熟悉的,换句话说,在所有的地市级领导中,叶眉已经算的上是乐世祥选中的同盟了,准确的说是希望叶眉做他的铁杆,叶眉也明白乐世祥不像有的省委書記那样光芒四射,因为引领时代潮流而名闻天下。

    乐世祥思维敏捷,性格刚毅,行事低调,讲求实际。是那种明确目标后,不折不挠,顽强前行的人。在社会上,也极少能听到关于他的负面消息。在驾驭全局能力方面,乐世祥高屋建瓴,运筹帷幄,有条不紊地实施着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国有经济比例庞大的江北省,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很多。

    乐世祥无论是在领导经济工作上,还是在处理官场复杂纷争中,采取的策略是循序渐进、以柔克刚。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越是地位高,越是官职大的人,讲起话来越是“大宏观”,越是“大道理”。动则“重要讲话”,“重要指示”。

    但是,乐世祥却常讲老百姓话,常唠家常嗑。比如,他常挂在嘴上的话是:“官场不是作秀的舞台”,“老百姓的肚皮比领导干部的脸皮要重要的多”“当官不收礼,只收好建议。”

    乐世祥看着叶眉走进来,他温和的笑笑说:“怎么了,看你急急忙忙的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把,给你20分钟时间,说吧。”

    叶眉是知道的,一个省委書記一般和下面的这种谈话都是10来分钟,给自己20分钟,已经很难得了,因为他们每天的工作量很大,时间也往往是安排都是很满,自己只怕还是插队进来的。

    叶眉就不敢多耽误了,也不能过于客气,像平常在下面谈话那样先虚扯一会了,她连忙说:“乐省长,嗯,应该叫书记吧,”

    乐世祥挥挥手,没有说什么。

    叶眉就继续汇报说:“我想给你汇报一下柳林市出现的一种新问题,或者可以说是我和华书记之间出现的一种新分歧。”

    乐世祥不置可否的看了叶眉一眼,说:“怎么了,你们有了严重的矛盾吗”

    叶眉让乐世祥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她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直接说:“乐书记,你是我的老领导了,我就不瞒你,我和华书记有了一个很大的分歧,我希望乐书记可以支持一下我,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柳林市出现一种不稳定的局面。”

    乐世祥明白叶眉说的支持是什么意思,乐世祥沉思着,他无法立即回答是,或者不是,因为这关系很重大,作为柳林市,它对全省也是有重要作用,它的稳定和繁荣,对自己在上任初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看了看叶眉说:“到底有多大的分歧,你可以说具体一点。”

    叶眉就把自己和华书记在常委会上因为洋河县县委书记一事发生争执,最后华书记不顾自己反对,任人唯亲,强行的通过了这个任命的事情说了一遍。

    乐省长依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叶眉还是没有说道重点,她绝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任命问题,就连夜赶到自己这里,所以他不用问,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果然,叶眉说到这里,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材料和一个录音带递给了乐世祥说:“这就是华书记强行任命的县委书记”。

    这时候,乐世祥知道才到了重点,他转头找了下眼镜,叶眉连忙站起来,从旁边的一个茶几上给他拿了过来说:“要不我给你简要的汇报一下,你自己看,会过于疲倦。”

    乐世祥摇一下头说:“没什么,我大概看看。”

    这样看了三两分钟,乐世祥的眼中的露出了寒意来,他放下了手中的材料,指了之那个录音带说:“那是什么”

    叶眉小心谨慎的回答:“这是洋河县公安局在他们副县长季子强同志的指挥下,录制下来的这个书记和犯罪分子的对话。”

    乐世祥想了想,面无表情的说:“这个副县长胆子不小啊。”

    叶眉心里一惊,本来她是想通过这件事情让季子强能在乐书记的脑海留下一点印象,以便于季子强将来的发展,现在听乐书记这样毫无倾向,难以猜测的一句话,她有点为季子强担心起来,这件事情就看领导是怎么理解了,所谓的上意难测,就是这个意思。

    叶眉稍微犹豫了一下说:“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也给我汇报过一些情况,我”

    乐书记就打断了叶眉的话说:“我不是想要批评他,你也不要紧张,特事特办我能理解。”

    叶眉呼出了一口气,心里稍微的平定了一些。

    乐省长望着叶眉笑笑说:“看起来你很关心他啊。”

    叶眉没有想到乐书记的观察是如此敏锐,自己刚刚说了半句话,他就可以洞悉自己的思想,她认为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然会让乐书记感觉到这是一场阴谋,叶眉淡淡的说:“他是我过去的秘书,也一直在柳林市受到华书记的打压。”

    乐书记“哦”了一声说:“这样啊,想必这个副县长也是深受叶市长的熏陶了,你对下一步洋河县是怎么考虑的。”

    叶眉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欣喜若狂,乐书记这句话对自己和季子强来说,都将是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句话,他轻描淡写的夸奖了一句季子强,这还不算,他又马上马话题转到了洋河县的未来上,毫无疑问,他看出了自己对季子强的信任,也感觉到了季子强在这件事情上的能力,要是要送给自己一个惊喜和礼物,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人情,他在暗示季子强下一步在洋河县是可以担当重任的。

    那么照此推理,自己是不是也会担当重任呢是的,如果自己都没有担当起重任来,那季子强又怎么可以上的来呢

    叶眉的思维是很快的,她忙接上乐书记的话说:“洋河县我想是要好好的整顿一下,那里的工作风气和习惯已经难以担负起日新月异的改革步伐,也不知道我这样想对不对”

    乐书记笑笑说:“避实就虚,呵呵呵,行了,这件事情明天我就会安排公安厅秘密侦办的,到时候就不通过你们柳林市了,到是可以让他们和洋河县的那个副县长联系一下,做做配合,力争尽快破案,早日把一切犯罪之人绳之以法。”

    叶眉答应着,她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这里,她就说:“乐书记还有其他的什么指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