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反正季子强和他喝过不下十次酒了,从来没有见他醉过一次,他自己也说了,当年在乡上工作的时候,经常渴了都是喝苞谷酒。

    季子强是上次和乌克兰那个副总统接触过,知道这个国家的人,那就是一个豪爽,看不得别人作假,所以季子强今天也是准备豁出来了,不把对方撂倒,决不收兵。

    1071

    在季子强書記这样的一个大前提指导下,那酒就是和饮料一样,直接搬上来几箱子,而且都还是高度的白酒,酒杯也换成了玻璃直口杯,一瓶酒最多也就是到上四杯,这二十来个人,一下还没有开喝,5,6瓶酒已经打发出去了,酒店专门给这个豪包中安排了两个女孩服务,看的她们都目瞪口呆的,估计她们也是从来都没有经见过这样的场面。

    今天在酒宴上,大家也不提合作的事情,因为明天还要去看一下新的厂址,还要看看特种钢厂的情况,季子强的意思是等他们都看完了,那个时候在坐下来慢慢的详谈,现在谈有点为时过早,自己既要热情,还要让对方感觉不出自己太过迫切的心情。

    “来来,大家一起举杯,为我们这种缘分干一下。”季子强站起来,首先邀请了第一杯。

    这第一杯酒是谁都躲不过的,一起站立,碰一下,但闻包间里响声一片,接着就听咕噜咕噜的一片声响时候,好多人都长长的吐上一口气,嘘声一片。

    在接着就是翟清尘端杯邀请了。

    这样下来,等乌克兰方面的雷布罗夫开始邀请的时候,好几杯都下了肚子,这一圈邀请之后,大家的自由搏击了,你陪我一下,我陪你一下,不多时,乌克兰方面的几个人都招架不住了,他们绝没想到,在北江市还有这么能喝的一些人,说别的可能乌克兰人不敢吹牛,但说到喝酒,他们是绝不谦虚的。

    可是今天不行了,最后只剩下雷布罗夫和一个叫弗拉基米尔的男人了,这两人看着北江市一个个依然谈笑自若的酒坛高手,那是真心的佩服啊,不断的竖起大拇指,对季子强等人表示敬佩之情。

    季子强现在其实也很难受了,今天的酒已经喝到了极限,但季子强好的一点是,身边就坐着那个最能喝酒的人大副主任,所以在别人邀请的时候,这个主人往往可以起身迎战,让季子强躲过了不少杯,就这,季子强也是有点胃中翻滚不定。

    看看差不多了,季子强再稍微的暗示一下,北江市的英豪们群起而攻之,彻底全歼了乌克兰团队,这个时候,季子强才一头冲進了卫生间,大吐一场,安顿了对方休息,带着队伍凯旋而归。

    第二天考察的时候,这些乌克兰的专家们一个个萎靡不振的,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很有些趾高气扬的感觉,因为自己是出资方,更是工业强国,对中国地方企业还是有些看不太上眼的,但没有想到,季子强在她们最为骄傲的喝酒上出其不意的重伤了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了狂妄骄傲的心态,对季子强等人,他们也就格外的客气和尊重了。

    那个雷布罗夫领队,今天很是认真的听取着季子强的介绍,季子强说:“这一片空地我就想着下一步作为你们的新厂址,你看看,第一是交通很好,比起现在的金新机械厂,这里四通八达,以后你们还一和特种钢厂共建一条铁路,这样你们的产品就能知道运到火车站,可以减少很多吊装,转运的费用。”

    “奥,那么将来可以修通这个铁路吗?”季子强的建议让雷布罗夫雨鞋心动起来,特别是他们这些重型机械产品,倒一次车,费用是很大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肯定能修,从这里到火车站距离也不远,而且这一条沿线上,几乎都是农田,很方便拆迁和修建。”

    雷布罗夫随着季子强手指的方向看去,的确是如此。

    接着季子强有给他不断的灌输其他的一些优势,什么北江市有特种钢材啊,这一吨刚才直接从国外购進,成本怎么这么的大啊,还有北江市的工资水平,生活费用也很低啊,金新机械厂的设备完善啊,工人的技术水平很高啊等等,反正季子强是展开了自己强项,说的是天花乱坠的,让对方这六个人都很有了兴趣。

    对于乌克兰方面这些专家的各种提问,质疑,季子强也能干干脆脆的给予回答和解释,本来他对这些东西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所以对方能够想到的问题,季子强也几乎心中都有腹案,回大起来行云流水,绝不磕磕绊绊,这相应的也增大很了很多可信度,让雷布罗夫等人听得无懈可击。

    但在下午的座谈的时候,这个乌克兰的队长却提出了一个让季子强不好回答的问题,他说:“假如我们可以谈成,并在你们北江市建厂,以后这个特种钢材的价格能不能给予最大的优惠,别的不说,就按你们供给国内其他军工厂的价格执行,怎么样?”

    这个问题是有点大的,虽然特种钢厂是委托北江市来管理,但像如此重大的价格问题,肯定是要军方点头才行,要说起来,国内的军工厂大部分是军方的,所以在价格上肯定很低,能不能对社会上也通用这样的一个价格,季子强不敢轻易的答应。

    季子强敲击着会议室厚实的实木桌面,思考着说:“雷布罗夫先生,对于这个问题我是无法给出你一个准确的回答,因为钢厂我们也是和别人合作的,合作方什么想法,我现在不知道,我唯一能说的就是,价格肯定会比市场价格低很多。”

    雷布罗夫歪这头,想了想说:“那么我希望这个问题能有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可以直言不讳的给你说,其他条件我们现在基本可以认同,包括金新机械厂的股份,也和我们认定的差不多,都在可协商的范围内,但这个钢材的价格对我们一个生产军工的企业至关重要。”

    谈判就一下陷入了僵局,季子强和翟清尘等人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季子强的心里,这个事情恐怕只能先和军方联系一下,最后才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那行吧,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一放,等我和钢厂的合资方接触之后,我在给你们一个回答,今天我们谈谈其他的一些问题吧。”季子强只好推一推。

    “ok,我们等待着你们的回应,现在说说下面的事情。”

    会议继续的谈论着,这个问题暂时不谈,不过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他怕这个问题最终会成为双方谈判的一个障碍,对能不能说动军方,季子强是一点都不敢保证。

    果然等到三天之后,所有的问题谈完之后,雷布罗夫又绕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而季子强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和军方做了一个沟通,但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军方说,特种钢厂本来就是服务于中**工厂的,这里还涉及到很多内部结算的问题,价格和市场价格肯定也不会同步,军方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毫不相干的条件。

    这就让本来前景光明的洽谈陷入到了僵持之中,季子强为此也是很伤脑筋,一混又是两天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得到缓解,这天季子强在办公室想着这个问题,翟清尘敲门走了進来。

    翟清尘也在为这个事情忧虑着,这个个项目对每一个北江市的领导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政绩,特别是翟清尘刚刚走上了市长的岗位,更需要一些政绩来奠定自己的基础,不管项目是如何而来,一个市长总是能分享到其中的利益,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季子强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下翟清尘,看着小刘给他倒水,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清尘啊,你对这个乌克兰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主意。”

    翟清尘一面接过水,一面摇着头说:“不瞒書記你啊,我到现在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应对的策略,因为这个钢厂的事情我们不能完全做主,而对方这个雷布罗夫却认为我们的诚意不够,我们又不好给他吧很多事情解释清楚。”

    季子强附和着点下头,说:“但这个问题要是不能很好的解决,恐怕项目会黄,还是再想想办法,最好能让他理解我们的难处。”

    “要不你找王部长说说,上次喝酒的时候,听他说他和王部长还熟悉。”

    “恩,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啊,只怕效果不是太好,这些个老外,有时候还是很倔的,人情世故相比我们中国人来说,要淡漠很多。”

    “哎,这倒也是,我们主要也不认识他们乌克兰的谁,我想他们自己的人给他说说,可能多少会有点效果的。”

    季子强一听翟清尘的话,心里就是一动,对了,自己怎么把这个人给忘记了,季子强嘿嘿一笑,说:“谢谢清尘你的提醒啊,这样,你马上联系一下雷布罗夫,就说晚上我们一起坐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