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小丽看到季子强一直规规矩矩地,并不像另外几人一样,猴急得似乎想床的样子,心里对眼前这个始终保持着笑容的市委書記更多了一些好感,她们今晚出来,是二公子特意找人联系的,说是京城来了大老板,要应酬一下,每个女孩二公子都是付了二千元的酬金,要求是一定要满足客人的要求。

    虽然她们作为大学生,这贞洁观念并不是看得很重,而且在大学里和男朋友也早已越过了雷池,但如果既能拿到钱,又能和自己的顺眼的人床,那是一个较完美的事。

    跳了一会舞,季子强发现这两个京城来的大老板都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那两个陪着他们的女孩。

    看到季子强四处搜索的眼光,二公子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说道:“他们两人楼去了,要不,你们也楼去休息一下。”

    一边的小丽眼里充满了期盼,季子强摇了摇头,说道:“感谢李总你的盛情款待,我不去了。”说完,季子强看到小丽略为失落的眼神,转头问道:“要不,小丽,你陪我走走?”

    二公子听到季子强约小丽到外面去走走,以为季子强不愿和女孩在这里做,对小丽说道:“小丽,你陪書記走走吧,我们不打扰你了。”

    小丽立即乖巧地挽起季子强的手臂。季子强向二公子说了一声再见,和小丽下了楼。

    不过,下了楼后,季子强并没有像小丽所想的那样,而是直接把女孩送回了学校,女孩再三央求季子强留下电话,季子强还是笑着拒绝了对方,一个人回家了。。。。。

    几天之后,李云回到了北江市,刚下飞机,给季子强来了一个电话,在电话,李云落寞的说:“子强啊,我已经努力过了,事情结束了。”

    季子强明白李云说的是什么意义,这个时候季子强的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虽然他绝不会后悔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但心理多多少少的会有点惋惜,只能说自己错过了一个好时机。

    “谢谢云書記,走到这一步,实在是我自己的问题,对你,我只能说声对不起。”

    “我们到不需要客气,我只是替你遗憾,好了,是给你通报一下请款,先这样吧。”

    季子强手握电话,默默的坐了下来,苦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再想这个问题了,过去的让他过去吧。

    但事情并不是季子强想象的那样轻易的过去了,第二天,北江市接到了一个对季子强通报批评的处理决定,在决定,对于季子强在非常时期擅离职守的错误行为指出了批评,并给予季子强大过一次的处理决定,这个处分决定,很快在北江市传开了,所有的官场人也都议论纷纷,有说处理过分的,也有说处理太轻的,众说纷纭。

    省委执行了央的决定,在省委专门召开了一个高层的会议,会议,季子强当着所有干部的面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章是秘书长帮忙撰写的,声情并茂,引来了大家的一片唏嘘,觉得季子强真是不值。

    但只有少量的几个人,如李云,叶眉,谢部长等心不仅没有看低季子强,反而对季子强的这种行为从内心里敬佩,这样的性情人,他们已经好多年都没有看到过了。

    乐世祥是接到了央对季子强的通报批评之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北江市没有人敢给他说江可蕊失踪的事情,他一直都以为女儿在灾区做节目呢,现在看到了季子强的处分报告,赶忙给叶眉去了电话,叶眉也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包括季子强为此失掉了一次重要机会。

    乐世祥当时老泪纵横,他绝没有想到,自己差一点点失去了宝贝女儿,要是真的失去了,他不知道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他给季子强打来了电话,嘴里只是反复的说:"谢谢你,谢谢你。"

    对乐世祥来说,他太了解这个宦海之每一个人的想法和渴望,季子强的行为让他很庆幸的认识到,自己的确是没有看错人,江可蕊也没有看错人,这个年轻的男子为家庭,为江可蕊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季子强呢,他在遗憾的同时,心里还是暗自侥幸的,一个处分对自己来说,并不是太过重要的事情,记得自己在柳林市和新屏市的时候都是受过处分的,只要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怎么处理,自己都是能够接受的,换个角度来看,实事求是的说,自己在非常时期,擅离岗位也确实是一个错误。

    所以整个处分没有影响到季子强的工作热情,反而因为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得出,让季子强不在担心受怕了,他放开了心情,很快投入到紧张的工作。

    1070

    今天鹤园县的县委書記郎玄春和县长劳强志邀请季子强参加了一个他们刚刚建立的儿童基金建立仪式,季子强在会作了发言,并带来了自己从特种钢厂指挥部,还有省钢,车本立,权总等等地方募捐而来5百万资金,这对鹤园县留守儿童基金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再加其他县区募集的资金,第一天达到了千万之多,

    季子强在讲话还声色俱厉的警告了鹤园县对资金的使用和管理,警告他们,一旦这个基金在使用过程出现什么问题,自己会亲自督查,严厉处理。

    接着季子强又到鹤园县的工会参观了一下刚刚设立的夜校,次见到的几个在路途堵截自己的教师也都在这里开始课了,这次一个个见了季子强,那是相当的客气,季子强也亲切的和他们做了交流,总的来说,这次鹤园县的工作做的还是较踏实的,季子强看过之后,也放心了不少。

    晚在鹤园县吃完了饭,一行人才返回了北江市,到北江市是的时候也已经9点多了,刚到家属院的门口,接到了苏厉羽的一个电话,她也是今天才从灾区采访归来,说想见一见季子强。

    季子强有点犹豫的说:“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见面吧?”

    “不行,我想现在见到你。”苏厉羽的口气很固执,季子强也听得出来,她的情绪波动很大,季子强心里想,或许在灾区看过之后,苏厉羽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那种催人泪下的场景让人难以摆脱。

    季子强说:“好吧,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

    “我接你。”

    季子强到家属院的门口,点了一只烟,慢慢的等着苏厉羽的到来。

    时间没有多久,苏厉羽开着车过来了,季子强看到,苏厉羽憔悴了许多,人也黑瘦了一些,季子强坐在了她的旁边,说:“这次到灾区,吃了不少苦头吧?”

    苏厉羽一下熄灭了小车,转身伏在季子强的身痛哭起来,哭的声泪俱下,哭的肝肠寸断,季子强用手拍着苏厉羽,他明白苏厉羽此刻的心情,一个从来都在温室里生活的女孩,总算看到了惨然的一面,她能不伤心吗?

    “好了,好了,坚强一点,我们好好的工作,好好的生活,不要辜负这美好的生命。”季子强宽慰着苏厉羽。

    “我忍不住,忍不住。”苏厉羽哭着说。

    季子强眼也有了泪水,是啊,看到那些情景,谁能忍得住呢?

    “听说你也去了灾区,是吗?”苏厉羽抬头问。

    季子强点点头:“是的,我去找可蕊了。”

    “你真勇敢?”

    “谈不勇敢,以后你能理解,当你成家之后,亲情,爱情,责任都会成为你自然而然的生活元素。”

    “成家真的能让人成熟吗?”苏厉羽擦干了泪水,问。

    季子强点点头:“真的,的确是如此。”

    苏厉羽看着窗外,好一会才幽幽的说:“我突然想成家了。”

    季子强看着她,说:“本来是应该那样,你也不小了,好好的谈个男朋友吧?你会喜欢家的感觉,喜欢被人牵挂的感觉。”

    苏厉羽抿一下嘴唇说:“我今天见你是想给你说这个,以后我不在爱你了,我要找一个爱我的人。”

    “好,这样对了,看来啊,这次灾区你没有白去。”季子强看到苏厉羽这个样子,从心里还是为她高兴,终于,她长大了。

    从来季子强都认为这个小丫头只是一个任性的,天真和充满了幻想的女孩,季子强一直希望她可以获得她自己的幸福,相起苏厉羽的老爹苏良世来说,苏厉羽像绽放在泥塘的那一朵清雅的莲花,嬌媚而净洁。

    苏厉羽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在夜色漆黑的目子紧紧的盯着季子强,而后她突然的抱住了季子强的头,深深的吻在了季子强的嘴唇,那样热烈,那样坚定,那样的冲动。

    季子强试图挣扎一下,但仅仅是试探了一下,他停止了动作,他不忍心破坏一个女孩最美好的愿望,他们这样吻着,吻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