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屈副書記的脸有点难堪起来,这个翟清尘,如此露骨的谄媚季子强,还拉着自己一起给季子强当垫脚石,真是可恶,他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干笑几声,不说话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1069

    季子强是多么玲珑剔透的一个人,他毫不费力的洞悉了这两个副手的心理活动,这样的状态是季子强最乐意接受的一个状态,没想到自己去找江可蕊,临时拉起了翟清尘负责全局,尽然能激起屈副書記内心的不满来,这应该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哈哈哈,你们二位都是客气的要命,说真的,我感觉在北江市你们两人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啊,有了你们的配合,北江市才能搞的更好,所以啊,以后要倚重你们的地方还很多。来来来,大家一起干了,干了。”

    呼啦啦的,两张桌子的人走站了起来,一起饮干手的酒。。。。。

    回到家里的季子强,给老爹和老妈,还有小雨说自己在灾区看到了江可蕊,接着季子强还拨通了江可蕊的电话,让小雨和她叽叽呀呀的说了好一会的话,后来小雨告诉季子强,说他妈妈在那面老哭,一点都不好玩。

    季子强抱着小雨,心里也是酸酸的,小雨啊,你那里知道,差一点点,你永远都听不到妈妈的声音了。

    晚季子强给苏良世和叶眉等人都汇报了一下此行的情况,接着季子强给李云挂了一个电话:“云書記,你还在北京吗?”

    “是啊,准备这两天回北江了,刚才他们也给我说了,你找到江可蕊了,我祝贺你,本来我还是为你有很多惋惜的,但听了你在那面救援的情况,我觉得,不管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你都值了,权力可以丢失,但生命只有一次,同时,我觉得我对你也有了一种由衷的敬佩,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谢谢,谢谢云書記的理解,只是这几天给工作带来了很多负面的影响,我还是心里内疚啊。”

    “子强啊,要谈起工作,恐怕是要受到一些影响了,据说这次军方首长对你擅自离开岗位是颇有微词啊,还有,组部的考研摸底,恐怕也不会很理想了,建国这么多年来,你恐怕是第一个在这样的重要关口缺席不见的人,所以我还要说的是,你要有一个心理的准备。”李云不无遗憾的说。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说:“我到没有什么,这样的结局在我离开之前已经是想过的,也有心理的准备,只是辜负了云書記你的举荐之情,还可能让你为此受到面的质疑,这是我最为内疚的地方。”

    “我这里没什么关系,这两天我还会见一见总理,帮你再解释和争取一下的,只是感觉恐怕效果不大,但只要事情没有落定,我是一定会据理力争。”

    “恩,谢谢云書記。”

    季子强在挂了电话之后,慢慢的站起来,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良久。

    初生的朝阳把季子强从睡梦叫醒了,好多天没有在床这样舒坦的睡觉了,感觉真的不错,他真开眼来,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整个人精神焕发着,新的一天又来到了,那继续工作吧。

    季子强早早的到了市委的大院,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在对他微笑,算心里过去对他有些意见的人,也很少会幸灾乐祸,大家都知道了情况,也知道了季子强在那样的一个人生关口毅然决然的到了灾区,这对每一个官场人都是具有震撼的效果,对英雄的崇拜,是每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意识。

    早,不断的有人来看完季子强,这让季子强应付的很疲惫,但面对这样的行动,季子强又无法去拒绝,他几次都想抽空离开办公室,但人流不断,一直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脱身。

    下午,季子强到其他的几个地方转了转,新城正如火如荼的干着,而北江大桥也将要竣工,特种钢厂的搬迁也干的差不多了,照这个進度来看,还能提前一些时间,这些地方少不得每个人都要安慰和祝福季子强你们几句,仲菲依更是很动情的说:“子强,我没看错你,你够的一个男子汉的称呼。”

    季子强淡然的笑笑说:“这是一个丈夫义不容辞的事情,所以啊,说到这个问题,我可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你也老大不小了,降低一点标准,找个合适的男人吧。”

    “额,我们不说这个话题,不说这个。”仲菲依赶忙打断了季子强的话。

    季子强摇着头,笑笑,也没说什么了。

    快下班的时候,

    二公子来到季子强的办公室,见面打了一个哈哈,说季子强真够爷们。

    小刘自然跟来给二公子泡了一杯茶,又给季子强的杯子里续了点水,然后才悄悄出去。

    “二公子啊,最近还成吧,你那个高速路什么时候能通车啊?”季子强问道。

    “快了,快了,到时候请你过去剪裁。”

    “剪裁不必了,但过去看看是肯定的。”

    二公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先不扯那些了,我来是约你晚吃顿饭,算是给你压个惊。”

    “我有什么好压惊的,不去,我想好好的在家休息两天呢?”

    “你开玩笑的,我人都来了,能放过你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习惯,你不去我抱都要把你抱过去的。”二公子露出了一副无赖的模样。

    别说,这一套对季子强还真的很管用,季子强最怕的也是二公子这样赖皮,没办法,季子强只能答应下来。

    两人再聊一会,到了下班的时间,季子强也没带车,坐二公子的车到了一家酒店,门口漂亮的门迎带着他们到了预定的包间里,这个酒店是一家最近才开业的,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娱乐休闲设施,由于装修高档,再加采取国外的管理方式,顿时成了北江市高官显要聚会的场所。

    打开了门,季子强发现里面还有两男四女,其的一个女孩大约十七八岁,很是漂亮,她睁着一双大眼睛,看到季子强,脆声问道:“你是季書記吧?”

    季子强淡笑着点了一下头,二公子也笑着说:“季書記现在可是美女们崇拜的偶像了。来来来,我给你们都介绍一下。”

    屋里那两个年男人,也都站了起来,不过都有点大腹便便,那两人看见季子强,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说话。

    “吴老板,龚老板,这是我向你们提过的北江市市委書記季子强,子强,这两位都是京城的大老板,在北京提起他们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二公子热情地介绍道。

    “吴老板,龚老板,你们好,今后还请多来北江市啊,我们全市人民都是欢迎你们的。”季子强立即热情地伸出手来,那态度说不出的亲热。

    吴老板和季子强只是轻握了一下,而龚老板却热情得多。不过,这两人在北京也都是首屈一指的大户,等闲的地方领导他们并不太放在眼里,这也在情理之,毕竟,人家接触的,都是央的大领导。

    介绍完两位老板之后,二公子又介绍了屋里的两位女孩,不过这女孩的介绍,简单得多了,二公子只是小梅小娟的介绍了一下,季子强自然也没有搞清这几个女孩的真实姓名,不过看其言谈举止和身透漏出来的气质,应该是在校的大学生。

    大家围桌坐下后,刚才那个小巧玲珑的女孩陪坐在季子强的身边,殷勤地替季子强忙这忙那的,其余几个女孩自然也各自坐在一个男士的身边。

    喝了几杯酒后,季子强和这吴老板,龚老板也熟悉起来,开始问到了北江市的投资情况,季子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给这两人一阵的海喷,说的天花乱坠的,让两个大老板不禁动容,他们见过的领导也是不少,听过的投资介绍也很多,但季子强的介绍却一句句的击在了他们的心口。

    这一点季子强是很能把握的,绝不是单单的靠口才来乱吹,要从对方的心理,还有对方的潜意思的需求找到破绽,只有这样才能打动对方,让对方有一种更大的奢望。

    吴老板便故作思考了一阵,说道:“季書記说的这样好,改天我们倒要好好的研究一下北江市的投资情况了,不过到时候还请季書記给于方便啊。”

    季子强连声的答应:“吴老板,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来,我敬吴老板一杯。”季子强自然立即举杯敬酒。然后身边的那个叫小丽的女孩,立即替二人斟。

    喝过酒后,几人又到楼的歌厅唱歌,刚進歌厅,吴老板和龚老板各自搂着女孩跳起舞来,季子强唱了一曲,和小丽跳了两曲,在跳舞的时候,季子强问了一下小丽,果然是北江师大音乐系的学生。

    季子强在心也叹息了一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