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易雪也做做着同样的事情,那两个美女主持也都慢慢的苏醒了过来,这几天,她们是这样,时而晕倒,时而清醒着。

    季子强脸露出由衷的微笑,用手里的水壶喂着江可蕊,她轻轻喝了一小口,脸色慢慢红润起来

    “你怎么能找到我们,这里两岸都是悬崖峭壁,你是怎么来的。”江可蕊断断续续的问。

    季子强说起了自己和萧易雪是如何如何找到了这里,说看到了这里的篝火,游了过来,他说他一直都相信江可蕊一定能活着。

    江可蕊微微的笑着,虚弱的说:“我们已经点燃过三次衣物了,这次我刚好清醒,看到远处的有点像是火光,脱掉了我的衣服,点燃了,你们在不来,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燃烧了。”

    季子强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两个美女主持也没有了衣,是啊,这个地方,江可蕊他们也没有什么可用点燃的,只能是衣服。

    季子强紧紧的抱着江可蕊:“我还要告诉你,你们其他的同志大部分都活着,只有你们六七个人失踪了,你们这三个,剩下还有两三个没有找到了。”

    “奥,我们三个人当时被水冲到这个,后来水慢慢的退了,我们被困在了这个地方,小唐的腿断了,我们几个也都受伤了,这两岸好几公里都是悬崖峭壁的,根本都看不到一个人影。。。。。。”

    江可蕊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大巴车在山路慢慢的爬行,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后来伴随一阵剧烈的摇晃,她醒了过来,艰难地睁开双眼,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遍全身,疼得他快要停止心跳,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呼吸变得困难。

    她颤抖地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了,它疼得钻心。整个左手都是黏糊糊的,像是一股温泉正在往外涌。她紧咬着牙,想要减轻这种痛苦,可每一次疼痛袭来,他的牙都会不由自主地打颤。

    而轿车里也开始進水和下沉了,她们几个人觉得一下被冲出了车厢,不!这不可能!江可蕊觉得这一定是在做梦,这不会是真的。

    她一把拉住了身边的小唐和另外一个女孩,她们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谁都不愿意松手,她的脑袋嗡嗡作响,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记得有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然后天一下子暗了下去。

    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她们已经在这个地方了,水还没有完全退去,四周是一片黄色的浪潮,这个石块挡住了她们。。。。。

    现在想起来,江可蕊都有点毛骨悚然。

    季子强赶忙帮着江可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还算好,没有什么严重的伤残,江可蕊说自己好多了,让季子强过去帮助一下萧易雪,照看那两个女孩,但季子强起初还是有点迟疑,一个是他舍不得和江可蕊分开,一个是那两个女孩都是赤果着胸膛,季子强终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但想想现在是非常时期,救人是第一要素,季子强也释然了,过去和萧易雪搭手,给小唐和另一个女孩做了包扎,还抱着小唐,给她慢慢的喂着饼干,小唐脸也有点尴尬,好在一会萧易雪脱去了自己的外套,给小唐搭在了身,这,季子强怀抱着一个光溜溜的女孩,多多少少的,心里也是有点异样。

    第二天,萧易雪腾空了一个背包,里面装了一些食品盒之类的东西,充当自己的救生筏,然后一个人下水出去找人帮忙了,因为这一带根本都没有通讯的信号,她只能到外面寻求支援。

    季子强和她争持了好长时间,说自己去,但萧易雪坚决的否决了季子强的想法,说那样不成,说季子强本来腿都有伤,在这样下水,搞不好会感染的,再说了,她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救援的人,整个地方一定要有一个男人留守,陪着这几个女人。

    季子强没有办法和萧易雪争抢,相而言,这样的事情季子强也实在不萧易雪的经验,他要出去,算游过了这一片水域,但在山里肯定会迷路,算最后找到了人,下一次是否能把救援的人再带回现在的这个地方,那都很难说的。

    萧易雪往下游游去了,季子强一直目送着他最终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接着季子强还要一一的照顾这三个女人,她们现在身都有了衣物,相昨天晚来说,季子强自然了许多,不过每当他看到美女主持小唐那幽幽的眼光时,任雨还是会有点尴尬的,昨天他距离小唐的那双丰乳是那样的贴近,近的都可以看清那面的每一根汗毛。

    剩下的时间里,季子强先把背包里的东西都整理出来,各种各样的堆放到岩石,岛很小,呈不规则的椭圆型,季子强环绕海岸线走了一圈,四处一片荒芜,这确实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岛,在地图也许都找不到。大概犹如相整个银河系的地球一样吧。

    季子强总是希望能找到一些小鸟的蛋,或者别的什么,给江可蕊补充一下身体,但是,令季子强失望的是,岛发现的鸟类非常少,这说明这里确实是一个极度荒芜的地方。

    这样,季子强忙碌了大半天,也没有什么收效,今天没有太阳,整个小岛笼罩在阴霾之,所有光线好象都被周糟不稳定的气流所吞噬一般。河里的水在起舞,风在吹着,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家也基本了解了目前的现状,所以他们情绪也好了起来,人也变得亲密起来,季子强帮着她们换药,包扎,帮他们喂水,小唐和另外一个女孩基本是不能移动,只能靠在石块休息,她们都有着非常健美的身材,白晰的皮肤,那是一种东方女子特有的温柔。

    后来萧易雪从部队调来了一架直升飞机,飞机一直吧江可蕊等人送到了贵州的一家军医院住院观察和治疗,江可蕊等人也是打心眼的里充满了对萧易雪的感谢,这次假如不是有萧易雪陪着季子强同行,季子强很难说真的能找到江可蕊等人,这不得不说,是大家的一个幸运。

    季子强没有在贵州陪着江可蕊等人了,他必须赶回北江市的去,在这几天里,北江市发生了很多事情,不仅军委的领导已经视察了北江市的钢厂和军委,组部对季子强的考察也已经宣告结束,现在的情况不明,季子强只能留下萧易雪来照看这几个女人了。

    当飞机停在了北江市机场的时候,外面接机的人很多,大家已经得知了江可蕊依然存活的消息,都带着喜悦的心情过来给季子强祝贺,王稼祥拉着季子强的手,直接是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来到北江市这一年多,王稼祥很是留恋过去老新屏市的人,特别是对江可蕊,更是关切和牵挂。

    晚,连翟清尘都出席了给季子强举办的接风宴会,所有北江市的高层们都云集一堂,笑语不断,但季子强还是从他们的脸看到了一种都在极力掩饰的黯然,季子强当然是知道为什么,虽然一个人都不说,他还是明白,这次自己的离开,还是会给自己的仕途带来重要的影响。

    可是季子强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寻找到江可蕊,起什么都重要,他这次赶回来,并不是想要挽救自己可能会遇到的挫折,他只是作为一个市委書記,觉得既然找到了江可蕊,自己应该回来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此而已,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和江可蕊的存活相。

    季子强端起了酒杯,先给翟清尘碰了一下,说:“感谢你这些天来一个人支撑着北江市的大局,真心的感谢。”

    翟清尘举着酒杯,苦笑了一下说:“我们还客气什么?不过这几天也真是很忙,几波重要的领导前来北江市,没有你在这里坐镇,我手忙脚乱差点都应付不过来了。”

    屈副書記看了一眼翟清尘,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啊,这几天看你欢喜的什么一样,每天都笑呵呵的,这会装着讨好季子强。

    屈副書記皮笑肉不笑的说:“清尘市长你是太客气了,我觉得你这次应对自如啊,很有大将之风。我都佩服的很,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翟清尘脸色变了一变,这可不好,这话让季子强听到也不知道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季子强固然平时看起来心怀大度,但谁也不会容忍别人来替代自己的权力,这个屈副書記啊,真的用心恶毒,看似赞美自己,实际包藏祸心。

    翟清尘端起了酒杯,说:“我可不是客气,这次我是切身体会到了,北江市缺谁都可以,包括我和老屈都算不得什么,但绝不能缺了季書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