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很怪,他们看不到那会在对岸看到的那一族火光了,而且这面也安静的出,一点点的声响都没有,连个鸟虫之声都没有听到,唯一的是有下面奔流不息的河水声,这怎么回事?

    季子强心的疑团越来越重,莫非这个小岛根本都没有人,记得听人说起过在蓬莱,还有沙漠会出现一种幻影,那叫海市蜃楼,自己和萧易雪看到的篝火难道也是海市蜃楼的幻觉吗?

    季子强的神经在这一刻,又一次的蹦紧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再也躺不住了,一骨碌爬起来,对萧易雪说:“你再躺着休息一下,我到附近看看。”

    萧易雪看看季子强,也勉强的撑了起来,说:“这么黑的,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乱跑,把包打开,找到电筒。”

    季子强这才想起了包里还与手电筒的事情,赶忙的打开了包一阵的翻腾,找到了手电筒,摁下开关,一束强烈的光芒像一初生的朝阳,突然的穿透了这漆黑,广袤的夜色。

    手电筒亮起来的时候,萧易雪才惊讶的叫了一声,她看到了季子强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天啊,你怎么不早说,快点蹲下,我帮你包扎。”

    一面说着,萧易雪一面帮着季子强包扎起了伤口,这道伤口很深,现在萧易雪给他用酒精一消毒,季子强疼的只吸凉气,头的汗水也一颗颗的滚动下来了。

    等包扎之后,季子强休息了一会,才勉强站起来,在萧易雪的搀扶下,一起搜寻。

    这个河心的孤岛面几乎是光秃秃的,连根树都没有,孤山野岭、举步维艰、寸草不生,很难想像这样的一个地方会有这样的一个荒无人烟,与世隔绝的石头山。多年雨水和激流的冲刷,让这里到处都是光溜溜的大石块,很难走,稍微一不小心会摔倒,季子强和萧易雪不得不小心谨慎的慢慢前行,虽然面并不大,但乱石突起,高低不平,让他们的搜寻难度加大了不少,他们只能在每一个大石头后面都去看看,这耗费了他们不少的时间。

    “子强,你扶我一把,我到那个石头的面去,看看那堆火还在不在。”萧易雪觉得应该登高一点,免得视野受到限制。

    季子强看看这个块他们刚刚检查过的大石头,很高,很大,足足有三米多,季子强把手电筒放在了地,调整好光照的角度,抱着萧易雪,一点点的把她推了了去。

    萧易雪站在了巨石的面,这位置相对高一点,她可以瞭望到全岛,但这也只能是看个全貌,因为乱石高低起伏,根本不知道每一块巨石后面会不会有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他们在没来之前看到的那堆篝火现在已经消失了。

    萧易雪心也担忧起来,她开始怀疑是否那堆篝火的存在。

    “易雪,怎么样,看到什么了没有。”季子强在下面也很焦急的问。

    “没有,找不到那堆火了,对了,子强,我们干脆大声的呼喊吧,要是有人,他们能听到。”

    季子强恍然大悟,是啊,这最简单的方式直接为什么想不起来,他马的扯开喉咙喊了起来:“江可蕊,江可蕊,江可蕊,你在这里吗?我是子强,我来找你了。江可蕊。。。。。。”

    萧易雪也在面喊了起来,两人的声音在这个荒凉的石山悠扬的穿越,相信,只要面有人,一定能够听到他们的喊声,他们喊一会,都要一起停下来,仔细的倾听,辨别一下是否有一点点异样的响动,然而,很遗憾的是,他们的叫声没有获得丝毫的回应,这让季子强的心情有沉重起来了。

    他扶着萧易雪下了大石,两人看看,季子强想了想,说:“也许他们晕倒了,我们还是继续找吧。”

    “恩,这很有可能的,地震到现在已经好几天了。我们继续。”

    季子强拿起了手电筒,却看到手电筒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穿山甲,它几乎没有任何表情,面容安静,一动不动地伏在岩石,季子强在相隔一尺左右的地方仔细看着它,月亮已经升来,隐约隐藏在灰色的云霞,风轻轻吹过脊背歪斜的鳞片,接着是一副完整,松弛且粗糙布满斑点的皮囊,除了角质的鳞片,爪,和漆黑的眼。

    不过是这个小小的动物,依然让季子强的心里一下子有了温暖,这应该是他在昨天和今天看到的第一个除了萧易雪之外的动物,活着的动物。

    季子强的精神一下获得了振奋,他弯下腰,仔细的看着这个小动物,它的表情犹如宇宙般空洞,恒古不变,所有的事物对它而言都仿佛空气飘舞的细微尘埃,没有份量,也无关紧要。它保持着沉默,偶尔颈部稍微抽动,爪子紧扣住岩石,伫立在风。

    季子强没有惊动它,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和它做任何交流,但季子强对未来却充满憧憬,他跳下了岩石,拉着萧易雪的手说:“我有个预感,我们一定能找到她们,一定可以。”

    萧易雪也深吸了一口气,手里也使点力气握紧季子强的手,说:“一定,一定可以的。我们继续。”

    两人又开始慢慢的寻找起来。。。。。

    再搜寻了来分钟的时间,“快看,快看这里。”季子强突然大叫起来。

    萧易雪转头看去,在季子强手电筒的光照,一块石头,一堆燃烧后的残余灰烬正在河风的吹拂下飘散着,萧易雪看到季子强的手也哆嗦起来了,他已经不敢再往前走,他不敢去看石头后面会有什么样的一个景象,他的腿也哆嗦个不停,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紧张。

    萧易雪也站住了,她也心情激动起来,这堆灰烬显然是她们在河游看到的,否则,应该早都被风吹散了,既然没有完全消失,说明是燃烧的时间不错,那个石头后面一定会有人。

    她再一次紧了紧手,让季子强可以坚强一点:“走,过去看看。”

    季子强哆嗦着腿,慢慢的往哪个石头走去,一步步的走進,他的心也更为剧烈的跳动,似乎连萧易雪都能清晰的听到季子强胸腔里砰砰的心跳声。

    1068

    看到了,看到了,在石头后面躺着三个人,而且显然都是女人,在最接近那堆灰烬的地方躺着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江可蕊。

    季子强一下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江可蕊,她已经完全昏迷,长发凌乱,,她已经差不多完全失去意识,季子强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这声音在夜空里格外的凄凉。

    萧易雪也赶忙过来,伏在江可蕊的胸口听了听,再摸摸她的颈部动脉,长吁了一口气说:“活着的,活着的,赶快给她喝点水。我去看看其他两个人。”

    这时候季子强才止住了哀伤,然后摸了摸她胸部,她裸露的丰满的胸部尚存着一点余温,季子强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水壶,小心翼翼的给江可蕊喂起了水,

    过了许久之后,江可蕊才慢慢苏醒过来,疲惫地睁开眼睛,她好一会都很茫然,看着季子强说:“我死了吗”

    季子强喜极而涕,不断说:“没有,没有,我怎么能让你去死,是我,我是子强,我来救你回家,救你回家。”

    他俩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满腹的话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这对劫后余生的夫妻,终于又在他乡再相逢。这一刻,夫妻俩都失声痛哭,令人动容,互相拥抱。

    睛里噙着泪花,而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他把妻子牢牢抱在胸前,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

    好一会,才听到江可蕊不断的,喃喃的说:“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那远处的火光是你点燃的?”

    “是啊,是啊,是我,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知道,肯定是这样。”

    他们進行拥抱,继续狂乱的接吻。

    江可蕊想要站起来,嘴里说:“子强,扶我起来,我看看小唐她们怎么样了。”

    “先别动,”季子强对她说:“躺着吧,萧易雪会照看她们的。”

    “她们都还活着吗?”

    季子强问萧易雪:“易雪,怎么样?”

    “都还活着,你放心吧,一会能醒来。”

    季子强现在眼光也早适应了黑暗,他看到那两个女孩正是在自己送他们飞机时候,在大巴和自己开玩笑的两个女主持,现在她们的身都是和江可蕊一样**着,那样的美丽,美丽的有点凄惨和哀怨。

    “她们活着,你放心好了。”季子强安慰着自己的妻子。

    他扶着她躺到背包,江可蕊那样子看起来非常地虚弱,季子强把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体,让她呆着别动,赶快从背包里找到了一些饼干之类的食品,打开一包,一点点的掰碎,慢慢的给江可蕊喂着。

    江可蕊很饿,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但她还是不愿意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显示出那种狼狈的样子,所以她依然强忍着,吃的很优雅,很温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