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易雪也被季子强深深的感染了,他们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一定就是江可蕊他们,但从目前的线路上看,江可蕊他们在那个地方的可能性就是最大的了,这也是季子强和萧易雪一直想要寻找的路径。

    “走走,我们现在就过去。”

    萧易雪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阻拦季子强,虽然现在下河,在夜里游过去是很危险的,但季子强现在的状况,不让他过去他会疯的,所以萧易雪什么话都没有说,开始低头检查其设备了,她要确保带过去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能够正常的使用。

    “易雪,多带点吃的吧,他们一定饿坏了。”

    “好的,我会带上的,你放心。”

    “恩,让他们好好的吃饱,你的紫菜汤也可以做,很好喝。”

    “好的,好的,我把紫菜带上。”萧易雪在应付着这个快要疯狂的男人。

    “好好,这一下就好了。”

    季子强搓着手,在哪里来回的走着,却忘记了收拾自己的背包,萧易雪看看他,微微的笑着,那笑容是那么美,如同寒冬的火苗一般迅速晕染开来,让她那冷艳一般的脸庞也生动起来,又如同一朵看似枯萎的蓓蕾,一层层绽放成为一朵嬌艳的花朵一般,她看着季子强,眼神里都是浓浓的爱恋,眼中也是充满的爱恋,这个男人啊,有时候和小孩一样。

    他们两人下水了,为了以防在黑夜中他们失散,萧易雪用绳索把自己和季子强绑在了一根绳子上,他们一面往那面游着,一面说着话,让对方可以时刻的听到自己的声音,游到中间的时候,水就更深,更急了,这让他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但同时,危险也在不断的增加,要是稍不注意的话,就可能撞上河道中间的岩石,或者在水面上漂浮的木块,树桩。

    季子强也没有想到,这个河道如此的湍急,他和萧易雪相互的鼓励着,奋力和水流争斗,现在的角度已经看不到这里的火光了,而且越是接近这个礁石小岛,水流就越加的湍急,几次,不是季子强就是萧易雪,他们都被水流吹的翻着跟头,季子强现在才知道这个绑在腰间绳索的作用了,不然的话,恐怕他和萧易雪早就被水流吹散了。

    “快了,快了,子强,想办法稳住自己,不要让自己的速度太快,还要小心这里的脚下的石块。”

    “恩,好的,你也注意啊。”

    季子强用脚不断的在下面探索,但水太深,根本都探不到底,季子强想,要不是他和萧易雪有防水背包驮着他们的话,这样深,这样远的距离,自己肯定是支持不下来,现在也去见龙王爷了,所以现在想到自己最早凭着一股子冲动就想来救江可蕊的情景,季子强不由得后怕起来,那样的话,不仅救不出江可蕊,恐怕自己也会把命搭上。

    1067

    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孤岛上的岩石形状了,上面光秃秃的,黑漆漆的,围绕着小岛,根本都没有能够攀爬下手的地方,水面距离小岛上面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完全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石头,季子强很疑惑的问萧易雪:“这么高的地方,上面的人是如何上去的?”

    萧易雪奋力的用手划着水,断断续续的说:“傻啊。。。。。他们肯定是涨水的时候被冲上去的,现在水一退,自然就有了落差。”

    “额,好像是有点道理。”季子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却觉得脚下碰着了一块石头,碰的小腿疼痛不已,不知觉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萧易雪忙问。

    季子强怕萧易雪也碰上了,忍住锥心的疼痛说:“下面有石头,你也注意。”

    萧易雪点下头,但心中也开始担忧了,因为他们已经接近了小岛,但这里水流太急,又没有可以抓手的地方,稍微一耽误,他和季子强就有可能被冲过小岛,那再想回来就绝没有可能了,逆流而上,不是他们能够做到的。

    萧易雪略微的犹豫了一下,对季子强大声说:“抱住我,快。”

    季子强想都没想,一把就抱住了萧易雪,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身下的防水背包,却见萧易雪腾出了双手,从腰间结下了那条绳索,在摸索着把季子强腰间的那头解开,然后对折一从防水包外面解开了挂着的水壶,把绳索纏绕在上面,一甩手,那水壶就带着绳索飞向了十多米高的小岛。

    但这样快的速度,还是晚上,要找个合适的缝隙挂住水壶谈何容易了。

    这一个也是萧易雪想到的问题,所以绳索一掉下来,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再扔一次,就这样扔了五六次的时候,终于,那个水壶卡在了上面的一个石头缝隙中,一下就稳住了萧易雪的身体,这一下就苦了季子强了,他抱着萧易雪,被水冲的不断翻滚,而且腿上的伤也更加疼痛起来。

    萧易雪现在也是顾不得季子强了,她必须让自己稳住,并且靠近峭壁的下面,她身体上带着一个人,还要抗拒水流的巨大冲击,只能凭借双手的移动,来吧自己和季子强一起带过去,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在和洪水,和体力做抗争。

    “抱紧我,绝不要松手。”

    季子强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死死的抱着萧易雪,而且还要一个手抓住背包,他的整个身体要紧麻木了,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不能松手,一点都不能松,只要一松手,此生只怕再也见不到江可蕊了。

    他想到了邱少云,想到了董存瑞,想到了黄继。。。。。靠,这好像有点假了,反正他就是不松手吧,知道松了自己就完蛋球了。

    就这样,他们靠近了陡峭的岩石,终于,萧易雪的脚找到了一个勉强能够落脚的地方,她把绳索在身上纏绕了几圈,腾出手来,一把抓住了季子强,把他也从将要绝望的边缘上拉了上来,他们依靠那脚下小小的一块突起的岩石,站在了一起。岩石真的太小了,小的萧易雪靠着岩壁,季子强几乎是压在她的身上,他们两人都在喘息,都在恢复着差一点点就要完全耗尽的体力,谁都美誉说话,彼此倾听着对方的喘息,彼此感受着对方怦怦跳动的心脏,好一会,好一会,萧易雪才说:“累死我了。”

    “我也是,真累啊。”

    “你的脚还疼吗?”

    季子强一下就邹起了眉头,这回他一直都在忍着,因为天黑,也因为根本不能弯腰,所以他无法查看他的伤口,但就觉得那个地方像是刀割的一样,一阵阵的疼,有时候还能感觉到像是有热乎乎的东西在腿上流淌,他想,那一定是流血了。

    “还行,现在好多了。”季子强勉强的说着。

    “很疼吧,你再忍忍,我可以爬上去了,来,我把绳索纏在你腰上。”萧易雪摸索着,解开刚才纏绕在自己身上的绳索,一下下的绕在了季子强的腰上,然后她开始抓住绳索,往上攀爬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季子强可以从下面帮她使点力气,季子强两只手都没有空余,但还是能用肩膀,用头去顶萧易雪的臀部,让她坐在自己的肩头上,最后让她踩着自己的肩头,一点点的离开了自己。

    季子强仰着头,一个手抓绳子,不让绳子乱晃,一个手抓着他和萧易雪的背包,看着萧易雪往上爬,这个时间对季子强来说,是那样的漫长,那样的艰辛,他现在突然有了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他不知道一会上去之后,是不是真的能见到江可蕊,会不会她根本都不在上面,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萧易雪上去了,她的体力也到了极限,要是放在平常,这10来米的距离根本都不在萧易雪的话下,但今天不一样,长途涉水已经抽去了她全部的体力,现在不过是依靠着一股子坚韧和毅力来完成这个动作。

    “子强,你还撑的住吗?”萧易雪在上面虚弱的说。

    “能行,我没问题。”季子强疲惫是真的,但总归没有攀岩,所以腿在哆嗦,但身体还能坚持。

    “那好吧,用绳索把背包绑好,我休息一下,拉你上来。”

    “你用拉我,我自己往上爬。”季子强也能体会到萧易雪那消耗殆尽的体力,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那样弱小的一个女子再费力气呢。

    “你上不来的,我拉你。”

    “不用,我们现在休息一下,一会再上。”季子强现在很冷静,他绝不会轻易的冒险了,他从来都是一个在最危险的时候,也最冷静的人。

    后来,休息之后,季子强总算连滚带爬,带让萧易雪在上面拉着,登上了小岛,他们的背包也拖了上来,季子强和萧易雪都一下躺在了岩石上,只有大口的喘气了,但这个时候,两人的心情却好了很多,他们头挨着头,彼此看着,都在嘿嘿的笑,他们共同再一次抗拒和战胜了人生的一次磨难和艰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