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等不及衣服烘干了,先睡吧。”

    萧易雪钻了進来,清晰地露出乳的轮廓和她凸凹有致的美丽身段,她隆起的边缘和迷人的沟时不时地显露在季子强的视野里。这时,季子强只有一种对美的感触,没有任何淫荡的想法,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怜惜。

    萧易雪说了一句:“不许乱看?”

    季子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神情过于异样,赶紧解释说:“恩,恩,我转过去。”

    萧易雪似乎笑了一笑,就在季子强的身边躺下了,她用手摸摸季子强转过身的后背,说:“为什么要背对我。”

    季子强一时语塞。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激动,他怕自己会忘乎所以的对萧易雪发起攻击,他还怕很多其他的东西,但这些他不能说,也无法说。

    “子强,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说话?”

    “我想静静!”

    萧易雪一下就用手支起了身体,伏在了季子强的身上,问:“静静是谁?快转过来,给我说说。”

    季子强叹口气,唉,人生有时候想静静都难!

    季子强侧过身子,看着萧易雪,萧易雪也在夜色中丝丝的笑了,她双臂环抱上季子强的腰,头埋在季子强的胸前,并拢的双腿舒展开来,脸上已泛起淡淡的红晕,双唇抿在一起,似乎在抑制自己可能发出的声音。

    季子强看到,萧易雪极力地掩饰自己,不让自己看到她的表情,但季子强依然能够捕捉到她身体一闪即逝的轻微颤栗,在朦胧的暗夜中,季子强只是瞥了她一眼,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一个怀春少女旺盛的生命活力,他窥见萧易雪那浓密黝黑的女性生命之源。

    季子强的心抑制不住地狂跳,似乎就要蹦出胸口。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一定是涨得通红的样子,季子强突然张开双臂去搂抱萧易雪,萧易雪可能早已觉察出季子强的异样,躲开了季子强的拥抱。

    季子强再次伸开双臂死死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萧易雪还想挣扎,季子强却凝视着她的双眸,季子强的眼睛里涌动的是如火激情,如水柔情,萧易雪放弃了挣扎,用她一汪水似的眼睛冷静地望着季子强。

    他们彼此注视着,好一会谁都没有动一动,但季子强慢慢的松开了胳膊,叹息了一声,说:“我也应该去洗洗了。”

    萧易雪眼中有那么一点幽怨和失望,但她什么都没说,默默的看着季子强离开了帐篷。

    这个夜,季子强好好的洗了一个澡,冰凉的泉水让他更加的理智,他帮着萧易雪把衣服都烘烤干净之后,叠好,放進了帐篷,而他这个夜晚再也没有回到帐篷里,他就在篝火的旁边睡着了,他怕,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欲~望,他只能用不断的想念江可蕊,才能抵御那滚滚而来的欲~望。

    清早醒来的时候,季子强发觉自己的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萧易雪也做好的早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懒蛋,起床了。”季子强才发现,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

    早餐是很简单的一碗紫菜汤和一些压缩饼干,不过在这个条件下能吃到热乎乎的东西,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情了,季子强吃的很香,那样子比起他在北江市吃生猛海鲜都要爽快,看的萧易雪在旁边一愣一愣的,难道自己得厨艺真有如此的好,那是不是以后自己可以开个饭馆了?

    季子强意犹未尽的喝完了最后一口汤,说:“真舒服,还有这么好喝的汤啊。”

    萧易雪就忍不住嘻嘻的笑了起来,说:“好吧,以后回去了,我天天给你弄汤喝。”

    “恩,恩,好啊,好啊。”季子强连连的点头。

    不过说完之后,季子强和萧易雪都沉默了,也许这句话又触及到了他们的伤处。

    季子强起身,默默无言的开始给水壶里面装水,萧易雪也拥土埋住了那堆篝火,等两人收拾好行李,萧易雪才幽幽的说:“我们走吧,要是运气好的话,中午就可以达到那个地方了。”

    季子强点点头,背上行李,和萧易雪离开了这个小溪。

    路越走越差,后来几乎就是没有了路,他们只能探索着前進,萧易雪这次带来的装备还是很齐全的,头盔、安全带、登山鞋,保护用的手套等,还有头灯,登山杖,100米绳子一根,50米绳子一根,上升器两套,下降器两套,充气钻一个,滑轮组一套,挂片若干,八字环主锁根据人数加2个宂余,中型急救包,急救安全带等等,这就让季子强他们能够在崎岖的山中不断的前行。

    有时候,他们还要用上绳索和器械,有时还要涉水渡河,但他们的心里却是有了希望因为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在中午12点的时候,季子强和萧易雪终于到了江可蕊他们出事故的那个地方,现在哪里已经只能看到一点点的路基了,其他的道路完全被掩埋和冲毁,萧易雪拿出了一个定位装置,仔细的研究了好一会,确定的说:“就是这个地方了,不会错。”

    季子强和萧易雪在一路上,都在回避着‘出事’那两个字。

    季子强的神情也萧瑟起来了,他伤心的看着这块地方,好一会都无法说出话来,他脑海中想象着当时这里发生的情景,这里的环境,和当初自己梦中的景象也是隐隐约约像似,季子强的心就开始痛了。

    萧易雪也有点黯然,她看着季子强,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下去看看吧”。

    他们两人相互搀扶着下了山,到了那一截塌方的路段,萧易雪没有时间在感慨了,她开始一样样的掏出她背包里的设备,工作起来,

    季子强也不再犹豫,和萧易雪一起,在附近搜寻起来,他们先将石块挖走,然后利用破拆、剪切、扩张等方法,一步一步地沿着河边,向下游开辟通道,此时,萧易雪拿出了生命探测仪寻找着“生命迹象”,季子强就用手对细碎的瓦砾和衣物等杂物進行清理,时间不长,季子强的手套全部被磨破,双手被碎石划得血肉模糊,但他没有因此而停止。

    “子强,我看着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个方式。”萧易雪停止了动作,说。

    季子强也抹了一把汗水,说:“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样,我们分头寻找,速度可以快一点。”

    季子强觉得这倒是一个方式,不然凭借两人的力气,恐怕十天也找到什么线索了。

    季子强点点头,就离开了萧易雪,准备到远处一点的地方搜寻,但走了几步,他又一下停止了,站在那里认真的想了想,对萧易雪说:“等等,我有一个新一点的想法。”

    萧易雪看着季子强,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说话了,等着季子强说,因为萧易雪也是知道的,虽然季子强并不懂具体的救援行动,但在大的思路上,季子强有他自己绰约出众的一面,他的睿智,自己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季子强抬眼看着茫茫的河水和弯弯曲曲的河床,说:“易雪,我觉得我们这样找下去是一种并不科学的方式,在我的心里,江可蕊还没有遇难,那么我们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她生还的可能性上,而不是但求找到她的尸体,真要是那样了,早点找到,晚点找到,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季子强这是在地震后第一次这样清晰的喊出江可蕊三个字,过去几天里,他都是在回避着这个名字,因为没提一次,都会更大的增加他心中的伤痛。

    萧易雪有点愣愣的看着季子强,不得不说,季子强的这个思路是一种大胆的想法,要知道,救援在决策上的失误,会给救援带来不可原谅的悲剧,但同样的,决策的正确,会让本来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出现,这完全取决于一念之间,其中也不泛很多运气的成分在里面。

    萧易雪一时没有了主意,季子强的想法颠覆了搜救行动的正常规律,但理智的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假如他们两人一直这样找下去,每天的進展不会太大,但改变了思路,从可能幸存的角度去寻找,这样的速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季子强在等着萧易雪的回答,他现在只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但是不是完全正确,他没有一点把握,在季子强的心中,时间对活着的人是珍贵的,但对遇难的人,相对是宽松一点。

    萧易雪静静的想了好一会,说:“好吧,那我们就这样。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放弃翻看毁坏的路基,也不去找堆积过多的废墟,我们只去搜索可能存活人员的地方。”

    季子强坚定的点点头:“就这样,我们顺着河流往下找吧。”

    这一下,他们的速度就加快了,很多堆积过高的石块,土方,他们都只是大概的看看,他们把注意力完全的放到了河两岸可能停留住活人的地方,他们时而在河边走着,时而又淌水前行,很多河岸根本站不住脚,他们只能跳進水里,在水深的地方,就用背包作为浮垫,趴在上面游,一面检查着河床两边的悬崖,是否有生还的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