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这样走走停停,也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一路走来,季子强由于帮着救人,所以现在整个弄的灰头土脸的,能看到两个眼睛还在不断的闪烁,萧易雪又是关切,又是怜惜,又是感动,默默无言的跟在季子强的后面。

    他们必须徒步翻越海拔1600多米高的数座高山,刚开始,季子强和萧易雪还是跟着其他先行的部队脚印走,但为了快一点赶到灾区,后来萧易雪建议:“子强,我们走捷径吧,这样的路走下去会耽误很多时间,到明天我们也未必能感到那个地方。”

    季子强问:“我们会不会迷路?”

    萧易雪摇头说:“不会的,我在北江市的那个晚,已经用卫星地图仔细的研究过这片路段了,不敢说百分之百的熟悉,但至少大概的方位还是能找到的。”

    “行,那我们走捷径。”

    这是一次充满危险的尝试,季子强和萧易雪只能在陡峭的山崖、狰狞的塌方和刺人的荆棘“钻”出一条路,连萧易雪现在也是灰头土脸的,再也没有了嬌滴滴大小姐的样子了。

    在大汗淋漓,他们攀过陡峭的山崖,踩着泥泞的山路,小心翼翼地走过摇摇欲坠的独木桥,尽管这里山清水秀、风景怡人,但他们无心观赏,只想着如何缩短路程,尽快到达目的地,口冒烟,但他们不敢大口喝水,因为他们的供水每人只有两瓶,他们带的更多的是食品和药物。

    季子强从来都没有经受过如此的磨难,他大腿开始抽筋,无奈之下,他只能停下来喘息。

    萧易雪拉着季子强坐在了一块石头,她帮着季子强按摩一下再继续前進。

    但连续抽筋五六次后,这一招的效果已经不明显了,前面有一个下坡,季子强以为会好一点,谁知余震袭来,大腿抽筋的季子强一脚踏空,差点滚下山崖,幸亏闲言闲语眼疾手快抓住了季子强。

    “子强,看来你需要休息一下了。”萧易雪再也不忍心看着季子强这样走下去。

    季子强苦笑一下,说:“我不相信了,我一个大男人,竟然走不过你一个丫头。”

    “哎,这可不是逞强好胜的时候,坐下,休息一会。”

    萧易雪不由分说,把季子强摁了下来,现在季子强整个身体都是軟的,一拉倒,背的背包也被萧易雪取了下来,萧易雪拿出了自己的水瓶,递给季子强:“喝一口吧。”

    接着蹲在了地,帮着季子强点穴按摩并進行心理暗示,陪着她说着一些话,终于使季子强不断抽筋的大腿放松下来。

    不过让季子强很怪的是,萧易雪在给自己按摩之后,坐在了一个较远的地方休息:“你坐那么远干什么?”

    萧易雪笑了笑,说:“这里凉快啊。”

    “不会吧,坐过来,我们吃点东西。”

    萧易雪却不断的摇头,是不过来,后来季子强才明白,

    萧易雪是因为身的汗水、泥水混在一起,怕会有异味,会让季子强闻到不舒服,但怎么会呢,要说起来,季子强起萧易雪来,身的汗水更多,味道应该更难闻。

    两人休息了一会,萧易雪站了起来,对季子强说:“走吧,天快黑了,我们再走一会肯定走不成了,坚持一下,晚好好的睡一觉。”

    季子强也补充了一点体力,感觉刚才好了许多,两人又继续前行了,现在萧易雪不让季子强走在前面了,她拿着一个登山杖在前面开路,走一会,回头看看季子强。

    “还能坚持吗?”她喘息着问。

    “能,放心好了。”季子强大声的说。

    萧易雪抬头看看天空:“再走半个小时,估计不能走了。”

    季子强也觉察到天已经有些灰蒙蒙的,他不敢在多说话,加快了步伐。

    后来他们走到了一个小溪旁边的时候,萧易雪脸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说:“这个地方好,我们今天住这里了。”说完,她把自己的背包放在了小溪旁边的一颗树下,又过来帮季子强放下了背包。

    “易雪,我们为什么不在那边的山脚下住,哪里感觉更好一点。”

    萧易雪说:“不行,万一有余震吧山的石块震下来怎么办?”

    “奥,这倒也是。”季子强第一次为自己知识的匮乏羞愧了一下。

    萧易雪又说:“另外啊,我们可以好好的烧点水喝一口,晚还能洗个澡。”

    “洗澡?”

    “是啊,你不觉得我们已经很难看了吗?”

    季子强看看萧易雪,在看看自己,呵呵呵的笑了:“好,我现在收拾一点柴火,看能不能点着。”

    萧易雪先在小溪美美的喝了好几口,她怕路没有水源,所以自路很少喝水,都帮季子强留着,现在她可以尽情的喝了,而季子强也在远处看着她,他知道萧易雪一路都舍不得喝水,他心对萧易雪的感激是那样的深刻,他痴痴的看着她,好一会都忘记了干活。

    “嗨嗨,子强,你发什么呆呢,赶快啊,我的水都准备好了。”

    “奥,好好。”

    当季子强把火点着的时候,萧易雪已经洗了一把脸了,虽然面容是那样的疲惫,但脸的美丽却又一次的浮现出来。

    他们很奢侈的烧了一大壶开水,热热乎乎的吃了饭,然后支开帐篷,开始准备睡觉了。

    “子强,你先睡吧。”

    “你难道不困吗?”

    萧易雪笑笑说:“困啊,不过我还要在研究一下路线,你先睡吧,不要管我。”说完,萧易雪拿起了一根燃烧着的树丫,摊开了地图,仔细的研究起来。

    季子强觉得自己也帮不太大的忙,進了帐篷,没一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睡了没一会,他的腿又开始抽筋了,疼的他醒了过来,他用手按摩着小腿的腱子肉,一面看了看身边,萧易雪还没有進来,外面的那堆篝火还在燃烧着,但旁边却没有了看到萧易雪。

    他有点为萧易雪担心,她今天自己还累的,该不会在外面睡着了吧?

    季子强接着火光和月光,仔细的往外面看了看,一下子,他看到了萧易雪,她从小溪里站了起来,真往篝火边走,季子强愣住了,他看到萧易雪那丰盈的美,她的手臂藕节般丰腴,她的腰很细,也不知是真的细,还是因为那臀的宽大衬托得细了,圆圆的,翘翘的,她淌着水“哗哗”走来,在他面前很近的距离让臀弯一道弧,慢慢坐下来,把那美丽的臀展现在了季子强的视野里。

    她背对着季子强坐在了火堆旁,用几根树枝,搭起了一个衣架,在哪里烘烤着可能是刚刚洗好的衣裤,她烤的很专心,一点都没有发觉季子强正在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她柔如丝缎般白嫩的肌肤,双腿修长匀称,那曼妙火辣的身材,让季子强不由得呼吸急促,她似乎有点警觉的往后面看了一眼,季子强赶忙缩头,让自己躲在了黑暗,他再也不敢随便的往外看了,他觉得自己这样一句是对萧易雪的一种亵渎。

    季子强不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这地点对萧易雪有任何的想入非非,他喜欢萧易雪,这一点都不假,和萧易雪再一起的时候,季子强总是觉得很开心,无拘无束,而且还有一种很怪的安全感,这本来只有女人对男人有的感觉,偏偏的,季子强也有。

    季子强悄无声息的躺了下去,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洗一下,他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身,确实有一股酸酸的汗味,可是他却不敢出去,也不敢让萧易雪发觉自己已经醒来,那样的话,萧易雪一定会感到很难堪。

    季子强闭了眼睛,但很快他听到了脚步声,

    萧易雪向帐篷走来,季子强微微的张开烟,一眼瞥见萧易雪刺裸的身体,月夜的光影,精致地勾勒出山峰迭起的形状,她呈现在季子强的视野肌肤白皙、质感坚实,形状浑圆。季子强的心立刻狂跳起来,血液涌向脑门、脸颊,感觉脸涨得发烧,某个部位也随之……

    这时,季子强想起身突然抱住她,像一只饿狼一样把她吞噬進自己的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反抗,把她压在身下在这一闪念过后,季子强感到自己很卑鄙,很无耻了,他把脑袋转过来,不敢再看。

    萧易雪站立在帐篷口,说:“你睡了吗。”

    声音清亮亮的没有杂质,像山涧溪水发出的声响,那么平和宁静,季子强估计刚才萧易雪已经发现了他的窥视,只好尴尬的说:“刚睡着,后来脚抽筋醒了。”

    “恩,肯定会很难受的,往里面一点,我也困了。”

    “你。。。。。。”季子强说了一个字,不好继续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