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只好拨通了叶眉的电话:“秋書記,季子强到灾区有没有给你说过。”

    他在路上的时候给我来过一个电话,说要去找他妻子,听说好像他给李云中書記和苏良世省长都讲过这事的。

    谢部长放下了电话,心中是一阵的发慌起来,看来啊,苏良世现在是绝对不会认账了,那面中组部的人刚好在这个时候赶到北江市来,会不会本身就是苏良世的一个阴谋呢?

    这样一想,谢部长自己都打了个寒颤,心里暗暗的想,季子强这次估计要糟。

    但面对这样的一个状况,谢部长也是无能为力的,他只好寄希望于季子强能赶快回来了。

    酒宴还在继续着,客人们和主人们都喜笑颜开的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而此刻的季子强也已经回到了帐篷的旁边,他很犹豫,在外面来来回回的走动了好一会,最后却见帐篷的隔帘打开了,萧易雪在黑夜里说:“你要一直都这样走下去吗?”

    “额,不是啊。”

    “那就進来吧,我不会吃你的。”

    季子强感到脸上微微有点发热:“好的,我来了。”

    季子强俯身,钻進了帐篷,刚一進去,帐篷里就可以清晰的闻到一股幽幽的香味,接着,季子强觉得自己的手搭在了一个軟軟的,丰满的地方,这个地方对季子强这样饱经生活洗礼的男人来说,只要摸一下,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慌的季子强一下缩回了手。

    耳边却想起了萧易雪一丝闷哼。

    季子强说声对不起,就在靠边的地方躺了下来,很快,那条沾满了萧易雪体味的毛毯就搭在了季子强的身上,季子强再说一声谢谢,就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小小的帐篷中,唯有他们两人均匀的喘息声。

    他们的身体中间有一道不远不近的空地,两个人都在刻意的保持着那点距离,直到最后两人不知不觉的沉沉睡去,他们今天太疲乏了,连续在山路上跑了一整天,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现在虽然不是如此,但一路上还是弯多,坡陡,险峻万分。

    这一觉睡的真好,连梦都没有做,季子强是被外面的汽车发动声惊醒的,他在黑夜里感觉怀里的妻子正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一条腿搭载自己的身上,这熟悉而亲切的情景让季子强感到了一种幸福,他伸出手,搂住了自己的妻子,在黑夜中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然后,季子强也慢慢的清醒起来了。

    他觉得自己没有脱衣服,他觉得怀里的江可蕊也没有脱衣服,季子强一下就想到了自己身在何处了,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怀里抱着的并不是自己的妻子,是萧易雪。对,就是她,自己和她现在应该是在去灾区的路上,两人睡在帐篷里。

    季子强一下有点慌乱起来,他很快的送开了拥抱住萧易雪的手臂,而这个有点过大幅度的动作惊扰了萧易雪,她迷迷糊糊的又往季子强的怀里挤了一下,并搂紧了季子强。

    季子强一时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他推开萧易雪,想要赶快的离开这里,但犹豫着,不愿意打扰萧易雪的休息,一个女孩,不远千里的陪着自己搜寻江可蕊,谁又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自己不要再打扰她了。

    季子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身体有点僵硬,大头脑逐渐的活跃起来,季子强想,今天是一定要赶到灾区,剩下的路程也不是太远了,但道路状况怎么样,季子强却不敢保证,只希望上天能够垂怜一下自己,早日赶到那个地方。

    只是稍微的想了一会,季子强有意乱心忙了,因为怀里的萧易雪把她柔軟的身体不断的挤压过来,从嗅觉,到感触,都在冲击季子强的思想和意志,更让季子强有些尴尬的是,他的下面也有了一些变化,这个变化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怀抱中的这个绝世美女,一个是本来早上就要去尿一泡的习惯。

    这样,那下面就慢慢的挺立起来了,要是冬天还好,穿的厚一些,轻易不会让别人发觉,但现在是月,季子强只是一条单裤,那异常刚阳的铁棒就杵的老高的。

    1064

    季子强只能起来,准备离开这里,他稍微的活动了一下,就惊醒了萧易雪,萧易雪在黑暗中慢慢的睁开眼,帐篷外面的阳光已经渗透進来少许,让她能够看清季子强,她也像是有点惊讶,不过很快的,她就再一次的把头埋在了季子强的怀里了,说:“你休息好了吗?”

    “恩,挺好的。”季子强低头说。

    “我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安静的睡过。”

    “是啊,昨天你太累了,好吧,我先起来看看路通了没有。”

    “不能再陪我躺一会吗?”

    季子强沉默了少许,说:“我们今天的事情还很多。”

    “但是。。。。。”刚说这里的时候,萧易雪一下突然的脸红了,她的手无意中碰到了季子强那个火热的金箍棒,这让她开始不知所措了:“你,你,那你起来吧,起来吧。”

    她缩手的幅度太大了,大的让季子强也尴尬起来,他很是难为情的坐了起来,打开了帐篷,外面的朝阳一下冲進了帐篷,晃得季子强和萧易雪都闭上了眼睛,好一会两人才睁开了眼。

    “阳光真好。”季子强说着,走出了帐篷。

    外面的车已经少了许多,不用说,路应该是通了,季子强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很快的跑到一个没人的山窝里狠狠的放了一泡水,放水的感觉真好的,但噼噼啪啪的水流冲击声,还是惊起了旁边另一个山窝里的人,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少妇,一下就从那面草丛中站了起来,她惊诧的看了一眼季子强,嘴里大叫一声,赶忙又低下身躯,消失在了山窝里。季子强同样的是吃惊不小,看来这里已经有人把阵地占领了,季子强收起武器,快步的离开了战场,还好了,这里离开公路有点远,不然肯定那个少妇的一声大叫,会引来一堆人,那样的话,后果是严重的,灾情当头耍流氓,会不会就地枪决?

    不说季子强仓皇而逃,却说这个时候萧易雪也拥凉水简单的洗漱一下,准备开始用昨天晚上烧好的热水准备早餐了,说是早餐,实际上也就是简简单单的泡上一碗面而已,两人三五两下的吃过饭,一路就往汶川進发了。

    他们一路没有停歇的就过了省界,但前面的路越来越不好走,而限行的路段也多了起来,很多车都只能停在路边等着放行和接货。

    季子强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有点冲动了,这次要不是带着萧易雪来,自己恐怕连到这个地方都很不可能的,好几次,都是人家萧易雪拿着安全部那个证件,才被放行了,自己还是想的简单了,以为开上车,就直接能到灾区来。

    季子强这次要去的地方就是电视台轿车出事的那个地方,他想在那附近好好的找找,在来之前,季子强也和电视台详细的打听过了那个位置,但具体的他还未必说的清楚,只有给萧易雪多说说,让她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地方。

    但走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车就完全的不能走了,前面的道路彻底堵死了,季子强和萧易雪商量了一下,只能暂时把车开到了路边的一处平地上,还算好,这是越野车,可以开出公路,停在不影响通行的地方,后面的路还很长,季子强和萧易雪都只能背上背包,装上所需的干粮和工具,包括药品、食物等,开始步行前進了。

    这一路走来,和在外面的情况又大不相同了,有的小村落里,整个街区被灰黄色的尘烟笼罩着,有的建筑是完全坍塌,有的虽然没有完全坍塌,留下的也只是残垣断壁,只靠几根扭曲的水泥大梁支撑着,幸存下来的人还在废墟旁不停地挖寻着他们的亲人,三三两两的人们流着泪喊着亲人的名字,凄厉的呼喊刺在每个人的心尖上,看着人们撕心裂肺的痛哭,看着蹒跚而坚强的身影,季子强的心也跟着碎了。

    安慰的话语此刻撫平不了他们的心痛,季子强也开始搭手帮着救人了。

    当然了,部队的战士也是沿路可见,他们正在积极开展搜救和挖掘工作,尽一切可能确定是否有人员存活及遇难者位置。在确定被埋压群众的具体位置后,将现场分成片区,分别由各参战单位负责,利用各种破拆、顶升、起重等器材装备,同时协调社会单位重型机械進行搜救挖掘。

    他们一边操作生命探仪,对每个可能存在生命的部位進行了仔细检查;一边利用空隙向废墟深层進行呼叫,用耳朵和手掌贴上断裂的墙、柱和楼板听,甚至爬入废墟中较大的空隙中,运用手电等照明搜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