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稼祥是知道季子强和江可蕊之间的深厚感情,过去他一直以为季子强是非常坚强的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这次他终于见识了,王稼祥陪着流了好多次的泪,在王稼祥的意识里面,季子强是领导,更是兄弟。

    季子强在花园里时而抬头仰望着星空,时而低头漫步轻走,后来他在一个僻静处找到一块草坪躺下来,头枕双臂,望着眼前迷乱的世界,不知为何,季子强突然的又想到老家了,想那片生他养他的土地,想给予他美好遐想的起伏跌宕的山野,想冬天山坡闪着阳光的皑皑白雪,想山那些摇曳多姿的无名小花小草,想着坐落在山脚下那个孤独的小屋,想小屋空那些耀眼的星辰------这些场景一个个在眼前浮现,而每个场景都会出现一个小女孩,给这个世界,给那片田野,给那个小屋,平添多少生活诗意和无穷活力?这个小女孩越来越清晰地勾勒在他的脑海------她,是江可蕊,原来还是江可蕊!

    当他确信眼前浮现的场景是因为江可蕊而生出诗意时,季子强禁不住泪流满面,江可蕊在他的世界驱之不去!这时,季子强又深深地去牵挂她了。

    痛苦伤心?悲凉绝望?冰冷凄凉?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季子强此刻的心情。

    这样躺了一会,季子强又站了起来,一个人背着手在花坛来回走着,小刘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犹豫了一下,接通电话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才挂断。

    但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季子强很平静的看了过来,说:“谁的电话。”

    在出事的最初几天的日子里,季子强的手机都是小刘保管着,季子强根本无心接听电话,数不清的信息和问候的电话,小刘一一记载下来,但很少给季子强接听,可是这个电话似乎对方很难纏,小刘有点对付不了。

    小刘拿着电话,跑步到了季子强的身边,王稼祥也走了过来,小刘说:“季書記,是新屏市萧易雪的电话,她说一定要你接听,我劝阻了,我说等到季書記稍稍恢复之后,会给她回电话的,还有苏厉羽和安子若等人这两天也都来过电话,她们都很着急,想过来看你,我劝阻了。”

    季子强点点头,正想说什么,见翟清尘的小车也开了進来,翟清尘下车之后,快步走了过来,看看季子强的脸色,觉得季子强已经镇定了许多,翟清尘说:“書記,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恩,谢谢你们这几天的支持,让你们大家费心了。”

    “看你说的,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季子强点了点头,也不在客气了,但在这个时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感到一种很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从季子强的表情蔓延出来的,他似乎已经和前一两天,不,应该准确的说,和刚才下楼时候的表情也都完全的不一样了,他变得镇定和坚定起来,他说话的语气也开始淡然,他走路的步伐也异常的稳定了。

    王稼祥和翟清尘相对对视了一下,他们无法确定是什么事情突然的让季子强有了一种深刻的变化,几乎,季子强已经恢复到了他往昔的从容,冷峻。

    季子强看看小刘,很温和的笑了笑,说:“来,手机给我。”

    小刘赶忙把手机递给了季子强,季子强在面稳定的摁下了几个号码:“你好啊,云書記,我季子强。”

    李云迟疑了一下,才很低沉的说:“子强,你应该挺住,我没有办法和你见面,但还是希望你能度过这个难关。”

    “谢谢云書記,我没事了。”

    “奥,那好,那好啊,这才是你的风格。”李云在那面似乎松了一口气。

    “云書記,我想给你请几天假。”

    “恩,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这没问题。”

    “我说的不是休息,我准备到汶川去寻找她,所以要请一段时间的假,我不能确定需要多长时间,也许一周,也许一月,直到找到她为止。”

    李云在那面肯定是愣住了,好一会,好一会,电话里只有丝丝的电流声和李云,季子强的喘息声,这个问题太过严肃,连李云都一时无法回答,从感情来说,季子强请假找江可蕊是无可厚非的,但从理智说,这会让季子强失去更多的机会。

    连翟清尘也惊讶的长大了嘴,好半天合不拢去,因为这里也只有他心里清楚现在季子强已经到了非常的时期,组部的摸底和谈话已经展开,而且在昨天,央刚刚发来了一个紧急通知,所有省市主要领导,在这个大灾时刻要克服自己的困难,绝不能请假和擅离岗位,这个时候季子强要离开,后果只怕会很严重。

    李云也在那面犹豫着,好一会才说:“子强啊,你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军委的领导这几天可能要到北江市去视察工作了,你不在会给他们留下一个什么印象?还有啊,组部的摸底也已经展开,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在坚持一下。”

    季子强摇着头,坚定的说:“我不能等,或许可蕊正在等着我的救援。”

    “你傻啊,你去了能做什么呢,有十多万大军在哪里救援,你去了一点意义都没有,你根本帮不忙。”

    “我知道,書記说的没有错,但我还是决定了,一定要过去,尽到自己的努力。”

    “子强,你还是醒醒吧,你的前途你不管了吗?还有你的责任你也不要了。”

    季子强说:“从目前来看,北江市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一些都很正常,我也相信北江市的班子在没有我在此的前提下,依然能很好的运转,所以我决定了,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已经决定了。”

    季子强说的没有一点回转的口吻,是的,他决定了,即使这次的事情最终影响到了他的未来,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了江可蕊,算自己事业辉煌,位居极品,又有什么样的意义,自己的生活依然会黯然无光,自己此生依然会凄伤。

    “子强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理解你的心境,但怕啊。。。。。哎,算了,我同意了,你给苏省长在说一下,另外啊,吧市里的工作安派好,但最后我还是希望你重新的考虑一下,毕竟,现在对你来说很重要。”

    “谢谢云書記的理解,也感谢你对此事的关心,恐怕我只能辜负你的期望了。”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

    李云未然长叹挂断了电话,他真的很替季子强惋惜,只怕季子强此后的政治前途会遭受到无法逆转的波澜。

    季子强眼色坚毅的又拨了一个电话:“苏省长,我季子强。”

    “奥,子强同志啊,我对你表示真诚的遗憾,请你节哀顺变,不要太过伤心。”

    “恩,谢谢你,苏省长,另外我刚和云書記通过电话,我给他请假了,想出去一段时间。”

    “现在出去,你们没有接到央的件?”

    “接到了,但我要去找江可蕊。”

    “这。。。。。”苏良世很快的开始在自己的脑海里计算起来,这个时候季子强离开,应该是犯了一个大错了,换做其他人,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离开北江市的,算是家里发生了那样大的事情,也没有人像季子强这样不管不顾的,但是。。。。。

    “恩,既然你和云書記说好了,我也不在阻拦你,理解,我理解你的决定。”

    “好的,谢谢苏省长。”

    季子强挂断了电话,对翟清尘说:“通知一下常委,我想开个会议,安排一下我走之后这段时间的工作,下一步啊,清尘你要多担待一点了。”

    “季書記,你难道不考虑一下那件事情?”翟清尘心里很震惊,这个时候他到不是为他自己考虑,他只是觉得季子强太过情绪化了,因为这很可能会让季子强千载难逢的一次提升化为乌有,而且还是这样关键的一步。

    季子强摇摇头,他的表情是坚毅的,他的眼光也是果断的。

    1062

    会议在半个小时后召开了,常委们最近几天都在办公室里待命着,谁都不敢乱跑,这是非常时期,这样的情况,对所有官途人来说都是很危险的,稍微一不注意,有可能成为牺牲品,所以小心谨慎的应对这段时间,成为每一个官场人不便的法则。

    会议没有什么阻碍,其他人也根本都不知道季子强要离开北江市干什么去,虽然每个人心里都在猜测着,但谁也没有多嘴过问,季子强不说,那肯定有他不说的理由。

    大家在季子强安排工作的时候,也都很认真的记录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马虎,所以会议很快的结束了。

    走出了会议室,王稼祥还在外面等着季子强:“季書記,我陪你一起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