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权谋:升迁有道最新章节!

    乐世祥点点头:“这么说,阵势还真是不小啊。”

    “是啊,但我感觉,可能还是会有漏之鱼。”

    “你是说苏?”乐世祥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

    “是啊,我是有这个预感。”

    乐世祥点点头说:“也可以理解,这个人啊,不能用常人来衡量,做事情他都会给自己留下退路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他还是要元气大丧,远的不说,至少他不可能再有升的空间了。”

    季子强对乐世祥的分析师很认同的,其实达到这个效果,对季子强来说也是很满意的,这样的人绝不能让他继续走太远,自己现在已经封杀了他所有额空间,以后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那里呆着了。

    乐世祥对季子强这些年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特别是他千里救妻子,在那样的一个状况下,在今天这个官场道德之下,他的作为真是令人感慨,但乐世祥不想说这个问题,他问:“对了,子强,我听说你们今年的规划很不错,北江市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只要精气神起来了,其余的变化将接踵而至,我不多夸你了,有一件事情,我很想核实一下,如果你为难,可以不说,你和组部的黄副部长之间,是不是有很大的矛盾啊?”

    季子强吃了一惊,这些事情,最终是不可能瞒过乐世祥的,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大方承认,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这样的,我们两人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主要是从另一些角度可能会发生以下误会。”

    季子强没有细说,但乐世祥大概的也听出了一些问题:“嗯,这难怪了,我只是问问,没有其他意思。”

    但季子强还是有些担忧的,权力的博弈,在基层是直接的冲突,越往高层,权力博弈越是激烈,但也更加隐蔽,弄不好是完败,几乎没有翻身的机会,连乐世祥都发现了自己和黄副部长并不融洽的一些症状,你们相事情正在往自己担心的局面在发展。

    想了想,乐世祥又说:“子强啊,我还是那句话,你已经是高级领导了,一言一行都要多多注意,到什么位置说什么话,感情是需要的,但决定行动的,还是理智。”

    季子强还没来得及回答,这时候,江可蕊从楼下来了,一见到季子强,说:“事情怎么样?”

    季子强也大概的说了两句,接着丈母娘也下来了,这一下季子强和乐世祥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一家人坐在一起,闲聊起来。

    在乐世祥准备班,离开家里的时候,住在外面厢房里的秘书匆匆忙忙的走了進来,说:“部长,黄副部长的秘书说黄副部长马过来。”

    乐世祥一愣,问:“哪个黄副部长?”一面问着,他一面在脑海回忆,央部里还有谁姓黄。

    秘书说:“是组部的黄副部长。”

    乐世祥大吃一惊,虽然组部的部长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但乐世祥绝不是因为这个而惊讶,乐世祥诧异的是自己和组部黄副部长的关系很一般,两人从来都是除了工作,绝不来往,黄副部长也没有到过自己这里,而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过去拜访过他,今天怎么突然的他要来了,是谈工作,还是?

    乐世祥一下看到季子强同样有些惊讶的面孔,乐世祥有点预感到不太好了,是不是黄副部长到自己家里来兴师问罪,从刚才季子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听出了季子强和黄副部长那难以调和的纠葛,但应该也不至于吧?毕竟黄副部长也是党的高级领导了,不至于如此。

    乐世祥拧着眉头,说:“老江啊,你带可蕊和小雨楼吧,我和子强等着黄副部长。”

    江处长和江可蕊也都是官场人,他们完全理解一个组部部长对份量的,所以两人也不多说什么,抱着小雨了楼,而客厅的季子强和乐世祥也面面相观,心里都是疑惑不解。

    但是季子强一点都没有畏惧和害怕,自己面对权贵们的经历太多了,季子强也明白,官场的风险是巨大的,对官员的考验也是非同一般的,很多人说现在当官是高风险职业,他也曾经有过担忧,但经历了太多之后,他慢慢的看淡了很多事情,对黄公子这样的官二代、富二代等带来的太多的不公正,季子强和老百姓一样的感受到了太多失望,这股怨气,自己是没有地方发泄的。

    但老百姓呢,季子强听到过很多挤公交车下班的干部,包括百姓,看见大街的小车,都是怒目而视,不平等的事情到处都存在。

    这个社会是不可能完全平等的,相信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通过劳动和奋斗,取得成绩,过好日子,会收到尊重,引发大家的羡慕,可是利用权力取得好处,会令所有人痛恨,但季子强从来都不敢把自己也得心态暴露出来,社会是复杂的,官场更甚,官场有自身的规则,任何想打碎这个规则的人,都不要想着有好的结果,海瑞是好官啊,千古受到百姓的称颂,可真实的情况是如何呢,一代名相张居正不同意重用海瑞,因为海瑞除了清廉,对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关心,在扬州担任知府的时候,税赋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大部分的官员请调,不愿意和海瑞一同为官,张居正对海瑞的评价是好人,但不是好官。

    放在今天来说,海瑞关心百姓疾苦,但不懂经济,百姓跟着也是吃苦的,这样的人做官是不行的,季子强不能学着他的样子,可是也绝不能容忍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过分的不公,遇到这样的事情,季子强依然会忍不住的,哪怕是得罪了掌权的人,像是今天前来的黄副部长。

    他们默默的等待了好一会,听到大门外响起了车辆声,乐世祥看看季子强,说:“你去迎接一下。”

    季子强点头站了起来,但乐世祥却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

    季子强出了正房,见乐世祥的秘书正陪着组部的黄副部长踏進了院子里。

    季子强和黄副部长在多年的一个春节是见过一面的,那是在组部的萧副部长家里,所以季子强对黄副部长的印象还是很深刻,但黄副部长对季子强应该不会记得太清楚,季子强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先招呼了一句:“黄副部长你好,欢迎你的到来啊。”

    让季子强出乎意外的是,黄副部长一下认出了他:“奥,子强同志啊,你好啊。”

    “好好,黄副部长请里面坐。”

    “老乐呢,不在家吗?”

    “恩,在呢,他正在给你泡茶,等你一起品尝一下,听说黄副部长是茶道高手啊。”

    “奥,哈哈,谣传啊谣传。”

    说话,黄副部长也被让道了正房的客厅,这时候的乐世祥也已经走了几步,在客厅的门口站住了:“老黄啊,稀客,稀客,来尝尝我刚刚为你砌好的茶。”

    看来季子强在外面说的话乐世祥也是听说了。

    “恩,恩,好啊,来来,都坐下吧。”黄副部长反客为主的招呼了起来。

    乐世祥笑笑,也坐了下来,季子强赶忙给两位倒茶,而黄副部长和乐世祥的秘书都在外面厢房里,像这样的状况,没有招呼他们,一般他们是要回避的,因为今天显然的不是公事。

    季子强倒完了茶,也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本来还想给发烟了,但他搞不清楚黄副部长到底抽烟不抽烟,反正乐世祥已经是戒烟了,而且季子强发现,今天纪委的哪些领导都不抽烟,似乎在北京的领导一般都会慢慢的戒掉这些习惯的。

    这样也好,想一想,要是北京人再抽烟,那雾霾岂不是更加的严重?

    在最初的好一会时间里,黄副部长和乐世祥都在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几次,乐世祥都感觉到黄副部长想说点什么关键的东西,但迟疑,黄副部长又吧话题转到了其他方面,这让乐世祥的心越来越迷惑起来,今天黄副部长到底想要和自己说点什么?

    季子强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但后来眼看着乐世祥和黄副部长闲聊,觉得自己刚才是自作多情了,今天黄副部长根本不是来找自己兴师问罪的,刚才自己是太多担忧,慢慢的季子强的心情也轻松了下来,听着共和国两个部长的谈话,他淡淡的喝着自己的茶水。

    1094

    季子强优哉游哉了一会,觉得还是不对,今天黄副部长来肯定是要有事的,是不是自己在这碍事了,季子强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给两位部长把水添了一点,然后说:“黄副部长,你先在这里坐坐,季子强不打扰你们了,季子强出去和秘书聊聊。”

    说完,季子强准备离开了。

    这个时候,黄副部长却突然的说:“算了,我也不饶了,老乐啊,我想和你这东床快婿季子强聊几句,不知道方便吗?”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2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