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把为什么李副厅长要安排侯局长抓人的意图说了出来,听得叶眉摇头不已。()

    “真厉害,这样的方法他们也想得出来,难怪了,看来你的后备干部黄掉的事情,和这也是有关系的。”叶眉细细的分析。

    季子强淡然的一笑,说:“是啊,还有次农民工要钱的问题,和这都有关系,所以不得已,我必须动一动,给予适当的反击。”

    “恩,理解,希望能让他感到疼痛。”

    “这要看省纪检委的谈话效果了。”

    叶眉颔首说:“放心,我会督促和关注纪检委的工作進展。”

    “谢谢秋書記,每一次都是我给你添麻烦,改天好好的请你吃一顿。”

    叶眉呵呵一笑,说:“说了半天还是嫌我今天的招待有点简陋啊,季子强同志,你腐化变质了,想当年我们再柳林市,经常还在街边小店吃饭呢。”

    这一说,季子强也停住了筷子,和叶眉一起会想起当年那些温馨的岁月了。

    这顿饭他们吃了好长的时间,两人都在尽量的拖延着时间,现在他们已经不过去了,两人都身兼着北江市得重担,所以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今天难得在一起,他们都很珍惜这个时光。

    当季子强离开省委的时候,天色早黑下来了,刚刚坐在车的季子强,却接到了凤梦涵的一个电话,她说她也刚刚会餐完毕,问季子强在忙什么,能不能见见,明天自己要离开省城,回新屏市了。

    1091

    季子强当然不会拒绝,他一样的会时常的想起凤梦涵来,整个女人带给了自己很多难忘的记忆和温存,季子强怎么能够忘记她呢。

    季子强让凤梦涵在省委招待所的门口等着,自己马过去接她。

    季子强对小周说:“小周,我有点私事。”

    “嗯,那我打的回去,你自己开车。”小周是很理解季子强的。

    “那行吧,身有零钱吗?”

    “有有,書記不用管了。”

    小周下车了,季子强坐了驾驶室,这里到省委招待所也只有两三分钟的距离,所以当季子强的车停在了省委招待所门外的时候,凤梦涵还没有下来,季子强也没有给她打电话,他默默的拿出了香烟,静静的抽着,回忆着。

    有时候季子强真的觉得自己老了,自己现在经常的会回忆,年轻时候他很少去回忆,但现在这样的频率却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排斥这样的回忆,反而有一种很享受的感觉,这样逐渐的成为了他生活的一种不可或缺的元素了。

    凤梦涵来了,今天的凤梦涵昨天收拾的还要漂亮,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季子强看的有点痴痴的了,他纵然是没有流哈喇子,但那个看相实在是不敢恭维,看的凤梦涵都有点脸红起来了,说:“有你这样看人的吗,直接是一副饿狼的样子。”

    季子强这才反应了过来,说:“起西门吹雪,我这表情好多了。”

    凤梦涵很疑惑的说:“西门吹雪是谁,我知道有个雪村。”

    “嘿嘿,那个写络小说的。”

    “奥。”实际,凤梦涵还是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

    “现在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季子强问。

    凤梦涵摇摇头说:“随便啊,了你的车,是你的。。。。。。”说到一半,凤梦涵觉得有点不太好,说不下去了,但那脸儿更红了。

    季子强在此时,也是一阵的心动,仿佛又回到新屏市和凤梦涵相处的时刻了。

    季子强默默的启动了汽车,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一个往面地方开,他想带着凤梦涵去唱歌,但那过于喧嚣的地方会让他觉得冲淡了自己和凤梦涵这难得的相聚。

    他也想去喝茶,不过似乎女人对品茶从来都不会喜欢。

    后来,季子强的盲目的开着车,在北江市的大街小巷转悠着,而凤梦涵也全身放松的任凭季子强带自己到任何的地方,对她来说,不管到哪,只要和季子强在一起,那永远都是一件幸福的,快乐的事情。

    车还在继续的走着,北江市的城市在夜色展示出了最美的一面,有时候,在繁华渲染的城市夜晚,出来走走,好像,也挺别致!是不是生活太单调的人反而向往外界的浮华,而历经沧桑的人却想过平静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也许对季子强和凤梦涵来说,竟成了一种奢望。

    后来,车停在了河边的一块草地,他们一起看着外面那浓浓的夜色,季子强和凤梦涵都没有说话,他们在用心感受着夜色的宁静,再后来,凤梦涵转过了头,看着季子强,轻声的说:“这么长的时间,我以为可以忘记你,但现在才发觉,还是没有做到。”

    季子强看到了凤梦涵在夜色的目子里,有那么片的迷离和火焰在燃烧。。。。。

    “有的事情永远都无法忘记。”季子强的声音像夜色一样安静。

    “是的,是无法忘记。”说着话,凤梦涵慢慢的靠近了季子强,她的眼睛也闭了,嘴唇微微喘息着,两人越靠越近,最后他跟她脸贴着脸,他们停顿了那么一小会的时间,突然的,季子强细细密密的吻落到凤梦涵的耳边。

    “我们,我们回招待所好不好?”凤梦涵带着风一样的呻吟在说。

    “不行!我不想离开,我现在想要你。”季子强轻声的说。

    凤梦涵的脸更红了,一副嬌羞怯怯的模样,让季子强看了,更加心痒难耐,忍不住低头吻住她嬌艳欲滴的唇瓣,他越吻越深,越吻越深,呼吸渐渐粗重起来,那是一种充满**的喘息声,却见季子强突然按下调节座椅的按钮,她坐的副驾驶座椅靠背便迅速向后倒去。

    “见了你,我不得不疯狂。”

    “这样的话给多少女人说过?”

    季子强无法回答她的整个问题,但他的手更加的不安分起来。

    他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想吗?”

    “唔…”凤梦涵早被季子强挑拨的意乱情迷,只得胡乱答应他所说的话。。。。。。

    第二天凤梦涵离开了北江市,她带着一份满足的心情离开的,多长的时间了,她都渴望着有那么一次真实的回味,这次总算是随心所原,她想,有了这次浪漫的经历,又够自己慢慢咀嚼好长的时间。

    而李副厅长也在今天接到了一个到北京的培训通知,他不想去,但郝厅长的意思还是请他学学学好,郝厅长说,这次培训的机会难得,据说公安部的部长将会亲自去讲好几堂课呢,这对以后的发展还是有利的。

    于是李副厅长决定去了,不过去之前,他还是和明山区的候副局长联系了一下,他希望侯局长能顶住,不要担心,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民告官还能告赢得。

    侯副局长也给他做了保证,说绝不会说出抓人是李副厅长的安排。

    这让李副厅长很是满意,没想到找个看似胆小的侯副局长,这一次还给雄起了。

    但他绝没有想到,侯副局长在打完了电话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把这个电话录音交给了邬局长,侯副局长算了算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件事情自己是说的清楚了,因为自己有了证据。

    而不到30分钟,整个电话录音也送到了省纪检委黄書記的手里,听着这个录音,黄書記也笑了,他手里又有了一件对付李副厅长的武器,所以他也收拾一下,准备坐晚的飞机,到北京去好好和李副厅长较量一番了。

    形势对季子强也越来越有利了,但后面的事情,季子强似乎已经插不手,一切都需要按正规的程序来,但季子强不担心,他觉得,现在剩下的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等这个事情放了心来,季子强要认真的考虑李云次给他的那个有些怪的谈话,他无法断定李云書記到底想要暗示什么,但从北江市实际的情况出发,也确实不能再满足于眼前取得的这一点点成绩,季子强感到自己还要大干一场。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季子强几乎都是在办公室思考着下一步的工作,他推掉了一切事情,不准任何人打扰,独自在办公室,翻阅了大量北江市的总结材料,对所有市里过去和现在的短期、长期和远景规划,以及一些专家学者对北江市存在哪些问题,今后如何发展的意见建议,包括省政协、市政协不少的调研报告,都一一的认真阅读,分析研究。

    这有些材料,季子强很熟悉,有些很陌生,季子强不看成绩,专门看不足和意见建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