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已经从季子强的话听出了一些问题了,知道季子强今天想要的结果是对李副厅长展开调查,作为叶眉是分管公检法的,所以季子强叫她来,也是想要寻求她的支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等季子强说出他的意思,叶眉说话了:“太不像话了,我们的事业之所以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这和我们有的干部是脱不了关系的,我建议,我们省委可以做出决定,对此人展开调查。”

    李云犹豫着,问:“子强啊,你说的他和杀人行凶案有联系,这有没有什么证据。”

    “有,被他准备灭口的那个人,在抓捕前和他有过接触,一个高级领导,和一个罪犯嫌疑人在一起待了好几个小时,这其实本来也说明了问题,只是当这个嫌疑人要交代问题的时候,出现了一起恶性灭口案件。”

    李云见季子强说的如此确凿,皱紧了眉头,在认真的考虑过后,对叶眉和季子强说:“我请纪检委的黄書記过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要是事情真的有这么多可疑的地方,我们绝不能让这个人逍遥法外。”

    说完,李云走到办公室旁,一个电话打给了省纪检委的黄書記。

    在等黄書記的这个时间里,李云又谈起了一些别的问题:“子强,次我到北京啊,首长也给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希望我们要有自己的主政观念,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动更多的脑筋,我可不想和你打官腔,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按照你的能力,北江市的经济发展不能走老路子,虽然北江市现在在全省名列最前沿,但是,横向较,不令人满意了,和所有计划单列市较,北江市是属于较落后的城市了。”

    “李書記,我们做过较,知道北江市较落后,以前,北京、海等地的客人来了,形容北江市为大农村,大集镇,我们有些同志不服气,提出了看法,北江市的城市规模、城市人口,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

    李云点头说:“关键看你服不服气,北江市的发展,不是要高于北江市其他地市,是要起到龙头作用的问题,是要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问题,如果你的视线不站在这样的高度,北江市难以有大的突破。”

    “李書記,您批评的是,我一直以为,北江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增大城市块头,吸引更多的资金,逐步朝前发展,因为经济增长已经很快了,要继续加快速度,不是简单的事情,目前,我也为北江市的发展头疼。”

    “子强,你的考虑没有错,北江市能够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已经不简单了,但是,你的眼界要更加开阔一些,你已经是高级领导,不是县委書記了,城市的发展,首要的是坚持科学的发展观,做好转型发展、创新发展、跨越发展,创出城市的特色。我们的眼光,不能仅仅在经济建设面,北江市目前的城市改造工程,还有新城建设的思路是正确的,我们不要复制和照搬国外大型城市的路子,密集型的高楼不能代表城市的发展道路,优化生态、建设民生工程、树立和谐的建设思维和大开发发展战略,才是你需要思考的问题。”

    “李書記,我明白了,下一步,我会按照您的指示,思考北江市发展之路的。”

    “子强同志,你很有前途啊,我年纪大了,这一届干完,我也退下来了,可你还年轻,职位越高,责任越重,老是想着稳妥,想着不出问题,不想着开拓创新,肯定是不行的,你不会总是停留在这个位置,这些年,我在外面看到了许多地方的大发展之路,联想到北江市,如果北江市不能迅速有改变,对你不利啊,子强,我说这些,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季子强赶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云書記,您是我的老领导了,当年,我是跟着您,学到了很多的知识,您能够直接提出批评,指出我的不足,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呵呵,子强,你明白好,这些年你的進步,我一直是看在眼里的,次的储备干部问题我一直没有和你谈,我也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我们向前看,目前的形势非常好,要抓住这个机会,不要减缓这种发展的势头。”

    叶眉在旁边也是连连的点头,但叶眉心却有一个另外的迷惑了,她无法断定李云今天的话还有那一层的含义,但显然的,李云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或许,他已经获得了别的什么信息。

    “云書記,我感觉个人的宏观认识还是有些局限的,这些年来,一直在北江市,从基层一步一步做出来的,没有见到过大世面,感觉自己缺乏宏观认识和把握能力,这方面,我想着今后多向您学习。”

    李云细看了看季子强,忽然呵呵笑起来:“子强,我总算是有些明白了,你这是不自信啊,谁说一定要在层做了,才有远见卓识啊,谁说一定要留过洋了,才是大学者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面下来和从下面来的干部,各自有各自的优势,子强,国那么多的人,出身普通家庭的占据绝大多数,他们间的无数人,都是经过努力奋斗,取得了成功。”

    “云書記,谢谢您的教诲了。”季子强很谦虚的说。

    同时,二椅子心里也暗自怪,今天李云的话有些反常,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要在近期认真的考虑一下李云的话,力争改变一下北江市现在的发展理念,争取更一个台阶。

    说话,纪检委的黄書記赶了过来,李云也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季子强,打住了话头,几个人开始研究李副厅长的事情了。

    等季子强离开的时候,他们已经确定了对李副厅长展开调查的决定,调查由省纪检委出面,先是谈话,在根据情况考虑后续的动作,为了防止李副厅长和其他人的联系,让公安厅的郝厅长安排了一下,把李副厅长调到北京公安大学参见一个培训班,省纪检委的同志会在那个地方和他做仔细的谈话。

    而在北江市的纪检委同志,也可以在北江市展开对李副厅长的调查工作,尽可能的找到他更多的问题。

    季子强对这个措施还是很满意的,他知道,只要被纪检委盯了,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考得过惩罚,何况没有李副厅长在北江市,对诬陷罗有志的案件调查也很有利,至少那个张宝顺的安全可以少一点威胁了。

    晚季子强和叶眉一起在省委的伙食吃了一个晚饭,小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很安静,叶眉叫了好几个菜,虽然不在外面大酒店里菜肴的精致,但也还说的过去,毕竟这是伙食大厨亲自给炒的菜,还是有点功夫。

    “子强你多吃一点啊,现在饭量怎么样?”

    “现在没有过去好了,主要是喝酒太多,像今天这样不喝酒的话,我还是能吃一些东西的。”

    “你不会是嫌我没酒吧,呵呵呵。不过晚还有一个会议,卧室一点不敢喝,你要是想喝一口,我给你要。”

    季子强连连的摆头说:“不喝,不喝,这样吃饭挺好的,你晚还有会议啊?”

    “是啊,现在事情真多,晚团省委讨论几个问题,我去听一听。”

    “恩,你是还够忙的了。”说着话,季子强打量了一眼叶眉,确实看得出来,叶眉的脸也有了一些疲惫。

    季子强雨点不好意思的说:“今天我这还给你添麻烦,让你操心。”

    叶眉夹起了一块鸡肉,放在了季子强的碗里,说:“子强啊,我觉得你这次未必像你表面说的这样,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了你们北江市的声誉,你应该还有更深的构想吧。”

    叶眉和季子强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季子强办事的风格和习惯很了解,所以算整个下午季子强掩饰的都很好,但叶眉依然是可以看出季子强心低里其他的想法。

    季子强笑笑,说:“知我者,莫如秋書記也。”

    “少给我拽,我是盲,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叶眉笑着问。

    季子强说:“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展开一次有力的反击,虽然事情未必想我设想的那样会成功,但我必须要展示一次肌肉了。”

    叶眉一下停住了吃饭的动作,看着季子强说:“你要牵出苏。。。。。。”

    季子强点点头说:“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背后搞鬼的,拿错抓那个北京的老板来说吧,表面看,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权力使用不当的越轨行为,但实际并不是这样,在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很多另外的含义。”

    “还这么复杂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