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来她是快乐的,她一大早接到乐省长的电话,在电话里,她明确的听出了乐省长的意思,他已经开始接手江北省的所有事务了,他鼓励,也暗示叶眉好好努力,这让叶眉心领神会,她本来以为自己的春天就要来到了。

    但这一场会议,又一次的把叶眉打入了沮丧中,自己是前景光明的,但眼前的道路是黯淡的。

    她坐在那里,呆呆的想了很长时间,脸上的乌云一直都没有散去。

    叶眉坐了一会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季子强的手机说:“子强,我们刚刚开完常委会,你们洋河县的班子已经定下来了。”

    季子强在那面有点紧张的问:“市长,那结果如何”

    叶眉犹豫了一下说:“哈学军和冷旭辉都上来了,本来我想至少你也可以动一动,但是可惜,你们洋河县的那个联名举荐真来的不是时候啊。”

    季子强似乎也想到了这个结果,淡淡的说:“那应该是哈县长的一个举动,他无非就是想让事情能够尽快的明朗,也算是给华书记上了一道菜。”

    叶眉深有同感的说:“我也估计那是他搞的鬼,这个人真是狡诈的很,只是这样一来就把你委屈了,不过你也不要灰心,上面的格局已经定了,一切都会往好的方面发展的。”

    季子强一听这话,就有点惊喜的说:“已经定了吗,乐上来了”

    叶眉笑笑说:“他上来了,看把你高兴的,这和你有关系吗”

    季子强就嘿嘿的一笑说:“和我没关系啊,但和你就有关系了,我看要不了多久我就要改口不叫你市长了。”

    叶眉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忍不住问:“那你以后把我叫什么叫大姐”

    季子强就哈哈的笑了起来说:“想的美,以后叫你叶书记啊。”

    “少乱说,情况未必如你想象的那样,高层之间的情况很复杂,好多事情我们是看不清楚的。”叶眉也是如此想的,政治博弈的严酷性就在于它的变化多端,当你正在这样想的时候,或者它已经扭曲成为其他的一个模样了。

    季子强依然很高兴的,看来局面已经往好的方向在发展,所以他没有因为柳林市常委会上自己的失利而郁闷多少,他就说:“反正我感觉这是一个好事情。”

    叶眉平静了很多,她说:“不管以后是什么样,反正我们这次是失败了,估计就这几天哈县长就有任命下去了,你以后的处境会更加的艰难,你要多留心。”

    “好的,我会注意的。”季子强认真的说。

    放下电话,叶眉使劲的摇了摇头,她没有季子强想的那么乐观,就算乐省长现在上来了,但柳林市的处境只怕也很难一时半会的改变多少,固然,乐省长是希望自己可以掌控柳林市,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对于一个刚刚上来省委書記,他也有太多的顾忌和需要平衡的东西。

    就说常务副省长李云中吧,现在也升为省长了,而华书记就是他的铁杆嫡系,乐省长虽然是省委書記了,他也很想让自己把华书记取而代之,但他敢于直接动手吗敢于在权势未曾巩固和稳定之前,放开手脚撤换华书记吗

    只怕很难的,除非有一个契机,但以华书记的老谋深算,他又怎么可能给乐省长留下一点破绽呢。

    叶眉叹口气,她明白,自己的光明是有,只是路途艰辛,任重道远,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或者是半年,也或者是两三年,这都说不定呢。

    周末又一次来到了,季子强决定下班后回一趟柳林市,他想华悦莲了,下班后季子强就要了一辆车,顺便的还打电话问了下粮食局的赵科长回不回柳林市,要是回去就一起走。

    赵科长家在柳林,每周都要回去的,一听季县长问,忙说:“季县长,我要回去的,你也回吗”

    季子强说:“我也回去,你要回就不用坐班车了,搭我车一路走吧。”

    赵科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坐你的车,那不大好吧”

    季子强哼了一声说:“你又不是没坐过,装什么纯洁,收拾一下,快过来,我等你。”

    那么赵科长欢欢喜喜的就收拾好,没多长时间就来到了政府。

    季子强在等他的时候也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回去了,让华悦莲洗干净等自己。

    华悦莲就“呸”了他一口说:“路上慢点,我会等你,不过你不能想坏事情,要想坏事情,我就不等你了。”

    季子强嘿嘿的笑着说:“我不想,我不想,我就和你谈谈人生和理想。”

    那面华悦莲也笑了起来,又婆婆妈妈的叮嘱了季子强好几句话,两人在挂断了电话。

    一会季子强和赵科长两人就坐上了车,季子强还是习惯性的坐在后排,赵科长坐前面,两人就聊着天,司机见他们也没谈工作,都在乱侃,也加入了进来,三个人嘻嘻哈哈的一路到了柳林市区。

    如今的柳林城区也焕然一新了,和过去季子强小的时候对柳林的感觉有了很大的变化,天天在柳林还不怎么觉得,离开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感觉差异很大的,这里现在造就了多条不错的街区和好几个迷人的公园。

    至于中央大道的中心地带,虽不敢与北京,省城相媲美,但也自有特色,值得一看。春有春光,秋有秋韵,昼有昼的热闹,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丽”之类的形容词置于它身上,恐怕没有人有疑义。

    这里复杂而丰富,当然也不是区区三五个词语可以形容殆尽的。如果你愿意,你尽可以在它前面再添上诸如此类的词汇。

    季子强对柳林有深厚的感情,这也许是因为它是自己的故乡的缘故吧

    到了柳林,小车先把季子强送回了家,司机和赵科长也都很客气,说什么都不打扰季子强,他们就各自分手了。

    老爸和老妈听说他要回来的,上午都电话联系过,所以也做了很多好吃的,季子强今天也特意的没有在洋河吃饭,就是想要回来吃家里的饭菜,重温一下过去的幸福。

    老妈少不得又要絮絮叨叨好一整子,说话中有扯出来了安子若,季子强这几个月疲于奔命的忙,也很少给安子若打电话了,有时候两人就发个短消息,互相的问候一下,这时候老妈一提起安子若,季子强到也有点内疚,感觉自己好像也是有点对不起她,但要今天说那一点,他又一时搞不清楚。

    这番就吃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华悦莲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不要看她下午在电话里说的那么平淡的,其实她比季子强都渴望两人的会面。

    季子强一面吃饭,一面就说:“我刚回来,在家里吃饭呢,一会我吃完了就和你联系。”

    华悦莲听他在吃饭,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老妈就连忙问季子强:“子强,是不是女朋友啊。”

    季子强笑笑说:“你怎么老是想把我嫁出去”

    老妈笑着拍打了一下季子强说:“什么嫁出去,是把她娶进来。”

    季子强也不再耽误了,三无两下吃完饭,又简单的收拾一下,洗洗刷刷,换件衣服,出去约会了。

    到了市区,季子强也一时想不出应该到哪约会,他就先把华悦莲接了出来,两人在街上乱转了一会,都不知道去那好,看电影,好像俗气的很,两个人都在摇头,泡酒吧,人太多,想好好的说个知心话都费劲的很,两个人也一起否决了。

    那去跳舞,好像比看电影还俗,最后两人想了好久,还是季子强聪明,就想了一个更俗气的地方,说找个宾馆,两人安安静静的聊会天。

    没想到这个如此低俗的建议竟然会通过了,虽然通过的时候华悦莲有点忸怩,羞涩的,但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合适的拒绝理由,两个人就战战兢兢,紧紧张张的和做贼一样的找了个酒店,开了个房间,准备谈理想了。

    两人刚进了房间,季子强就忘记了理想和人生了,他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把就抱住了华悦莲,用自己的热吻堵住了华悦莲准备说话的红唇,两人都忘记了一切,尽情的享受这甜蜜的感觉。

    华悦莲用自己的脚关上了房门,在季子强的怀抱里,让他把自己抱着,一直到了沙发上,季子强却没有尚床,他把华悦莲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也没有多少前奏,季子强就动起了手,在一阵手忙脚乱后,总算是达到了目的,由于太过激动,他怎么也没法摘掉华悦莲的胸衣,华悦莲看着他的这饿狼样带点羞涩的说:“你就不能慢点啊。真笨。”边说就自己解下了那种时候她不喜欢说话,要专心地感受他,她还不想自己这么快结束,华悦莲喘息着说:“休息一下吧你抱我到椅子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