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恩,可以,你把他带進来吧。”

    挂了电话,季子强对几个人嘘了一声,说:“正角色来了,大家酝酿一下情绪。”

    大家赶忙都收敛起了笑容,一个个的把脸瞪得平平的,摆出了一副凶狠的模样来,等着小刘的敲门声。

    当这个本来最近都一直心惊胆战的候副局长走進了办公室的时候,一句话还没有说,他头那汗水开始哗哗的流了,这一两天听说次抓的那个北京老板把自己告了法庭,他一直心里惶惶的,今天突然的接到了邬局长的电话,说季書記要找自己谈谈,这更是可怕。

    季書記是谁啊,是千万人口的省城書記,和自己天远地别的,他能找自己?这肯定是次抓人的事情了,更可怕的是啊,次自己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还调戏过季子强的老婆,这一下自己真的完球了,估计少说,这副局长是干不成。

    但他進到了房子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过于乐观了,因为纪检委的田書記谁不认识啊,那是北江市的护法大神,不要说自己,多少区长,县长见了他都腿肚子发軟呢,每个北江市的领导最大的心愿那是千万不要和田書記谈话,最好这一生都不要和他发生任何的关系。

    可是自己今天撞了,而且看样子他那脸色还很不善啊。

    候副局长有点结巴的说:“任,季書記,邬局长,还有,还有,田書記,你们好啊,我是明山区公安局的候,候。。。。。。”

    “知道你,不用多说了,坐下吧。”田書記吓唬人那是很有一套的,说着话,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来,眼睛也死死的盯住了候副局长。

    候副局长觉得自己必须坐下了,不是他听话,本来他还想客气一下的,问题在于腿老是发抖啊,在站一下,他估计自己会跪下的。

    他脑袋晕晕的,用手摸着身后的椅子,坐了下来。

    邬局长这个时候声色俱厉的说了起来,先是单刀直入的点明了侯局长这几年来做过的几件违法乱纪的事情,接着又话题一转,说到了次抓人的问题,邬局长说:“现在你已经给北江市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你知道那个薛老板是谁吗?人家在北京那可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你无凭无据的把人家抓了,这个事情搞不好整个北江市的公安系统都要遭到牵连,今天叫你过来,是给你最后的一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你要考虑好,别的事情暂时不说,这一个事情,最后你搞不好还要吃官司。”

    田書記也说了:“是啊,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我看啊,双规你都是最轻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这两个凶神恶煞的人一说,侯局长已经奔溃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邬局长又说起了他儿子的一些问题,什么调戏妇女,聚众赌博,打架伤人等等的,最后说:“看来你们父子两人要一起進去关几天啊。”

    侯局长直接都快哭了,这谁受得了,这两人的一顿炮轰啊,他才多大的官,哪里经见过这样的场面。

    正在他魂飘魄散的时候,季子强却摆摆手说话了:“田書記和邬局长啊,我理解你们嫉恶如仇的心情,但我说句公道话吧,这个侯局长这些年的工作也还是有可取之处了,这次他抓人确实给我捅了个大篓子,但说不定他也有不得已的隐情,要知道,这样无缘无故的抓人,按说老侯也不会做的,是不是。”

    季子强越说越亲切,连称呼都变成了老侯了,这让侯局长连连的点头,他觉得他是抓住了唯一的一根稻草了,这房子里也只有季子强能救自己。

    “季書記,季書記,我,我确实有隐情,确实冤枉啊。”他结结巴巴的说。

    “奥,有冤枉没关系,今天既然你来了,我们可以听你解释啊,只要合情合理的解释出来了,我尽量的给邬局长和田書記做做工作,谁不犯错误呢,对不对,谁能保证自己一生都没有问题,我现在身还背着一个处分呢,只要改了是好同志嘛。”

    我靠,这话说的连邬局长和田書記都有点想吐的感觉了,这季子强真会装好人,装b也不怕招雷劈。

    但现在是工作啊,两人都憋着笑,还是摆出一副除恶务尽的表情,瞪着侯局长,瞪得他心里乱跳,四肢发麻,口干舌燥。

    “恩,好好,有什么冤枉你直接说,说的清楚了,我保证田書記今天不带你走,不过要是给我乱说一气,嘿嘿,老侯啊,那我爱莫能助了。”季子强循循善诱的说。

    候副局长说了,他抗不住这个压力,他也没有担当这么大一件事情的勇气,他把前前后后,那个李副厅长让自己抓人,还让自己准备好了一个小姐,怎么诬陷对方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交代了个一清二楚的,过去他还指望着拉李副厅长这条关系呢,现在他什么都顾不得了,自己保命要紧。

    季子强静静的听着,事情真的和自己设想的差不多。

    纪检委另一个帖子的笔录也一字不差的吧侯局长的话都记录了下来,最后让侯局长在面都签好了字,季子强对田書記和邬局长说:“老田,老邬,看来这侯局长确实是有隐情的,事情暂时先缓缓吧,等我们调查清楚之后再说。”

    邬局长和田書記也都很是犹豫的样,但最后也还是点点头,说:“既然是季書記帮着求情了,那这样,事情先放放。”

    季子强又对侯局长说:“老侯啊,这事情呢,你自己掂量着,到时候李副厅长肯定是要问你的,你恐怕还要瞒一个阶段,不然他一口否定了,你只能帮他背黑锅了,所以等我们落实清楚了,确实是他让你做的,你也脱了干系,对不对,老侯。”

    侯局长连连的点头,说:“我绝不会和他串供,他问我,我说我顶着的,不会牵连出他。”

    “恩,嗯,好好,那几天这样,你先回去吧。”季子强笑眯眯的打发走了这个侯局长。

    等门一关,季子强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了,说:“看来啊,这个李副厅长和我们是叫劲了,这诬陷罗有志的事情还没结束,现在这个事情和他又扯了关系,我们不还击一下也不成了。”

    邬局长和田書記都点点头。

    田書記说:“我马把这个笔录整理一下,给你一个复印件。”

    邬局长也说:“那我们现在要会会这个李副厅长了。”

    想到这个李副厅长,邬局长心里还是恨的牙痒痒的,从峰峡县的张宝顺和李副厅长在关键的时候做过联系来看,张宝顺的交通事故很可能是李副厅长安排人做的,目的是杀人灭口,这不仅让案件進入了僵持阶段,自己手下的一个特警还为此牺牲了,这个仇视一定要报的。

    但对方是一个副厅长,事情较复杂,看来只有季子强出面才能解决。

    季子强也决定从这里拉开一道口子了。

    1090

    当天的下午,季子强到了北江市的省委,李云也是提前联系好的,同时,季子强还相邀了叶眉副書記一起到了李云的办公室,李云对他们两人的联袂而来也是有点惊讶,通常情况下,这样郑重其事的架势,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李云站起来招呼:“紫云同志,子强同志,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出什么问题了?”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我邀请秋書記一起过来的,我想给两位書記汇报一下情况。”

    “恩,那坐吧。”转过头,李云又对秘书说:“倒点水。”

    季子强也没有说话,把那份笔录递了过去,让李云先看看。

    李云接过了秘书递来的眼睛,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样看了一会,李云脸色也沉了下来,说:“不像话,怎么能这样做呢,一个高级干部,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法,可耻。”

    叶眉还不知道什么事情,赶忙也拿过去那个笔录看了一下,也用不着细看,大概一浏览,知道问题的所在了。

    叶眉说:“现在对方已经提出诉讼了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个事情一旦媒体介入,对北江市整个招商引资都会带来危害,所以我们必须要拿出措施来,而且啊,这场官司好像已经对我们北江市政府不利了。”

    不过李云却没有被季子强的这些话误导,他还是冷静的说:“先不说后果,我有一点搞不清楚,这李副厅长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才是关键?”

    季子强摇摇头,说:“现在没有问李副厅长,我也说不清他是抱着什么目的,不过我还听我们公安局的老邬讲啊,说李副厅长现在还和一个什么杀人灭口的案件有点联系,不过北江市是没有办法对他展开调查和审讯的,所以事情只能是个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