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也不是季子强的气话,因为既然想通了这些问题,季子强也明白的苏良世的一石二鸟的第二鸟是什么了,那是引起黄副部长对自己的不满,最后促成自己后备干部的落空,这才是高明之处,让你枪了,还不知道枪从而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王稼祥还是不太明白季子强在说什么,他很不解的看着季子强问:“書記,你想到什么了,给我也分享一下呗?”

    季子强现在已经全部理解了这件事情的真想,所以需要考虑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了,既然罗有志的诬陷案子现在陷入了僵局,或许从这个地方还能打开一条缝隙,只要压住了这个明山区的侯副局长,事情会向着有利于自己的局面发展,在双管齐下的攻势,会让对方留下一些伤痕的。

    季子强没有回答王稼祥的话,拿起了电话,很快的拨到了邬局长的手机:“老邬啊,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干什么,好事啊,喝酒。”

    季子强‘嘿嘿’一笑,放下了电话,对王稼祥说:“好了,好了。没你的事情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王稼祥很是不满的瞪着季子强说:“没见过你这样的领导,用完我了,听我汇报完工作了,现在把我一脚踢开啊。”

    季子强哈哈大笑,说:“这都是客气的,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啊,你记住。”

    “奥,什么事情,我说嘛好事情总要让我也沾点边的。”王稼祥嘻嘻哈哈的说。

    季子强说:“你要是了法庭啊,不要太过强势,最好让这个官司向着不利于我们的形势先发展一下。”

    “这为什么?”

    “有用,你按我说的办成了。”

    王稼祥不太理解,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还是点点头,说:“简单的跟一一样,到时候我不出庭,不成了。”

    季子强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对王稼祥的理解能力,季子强还是很放心的。

    等王稼祥走了以后,时间也不算多久,邬局长兴冲冲的跑了过来,進门问:“季書記,是不是弄了瓶好酒啊。”

    季子强说:“暂时没有,不过我想说喝酒的话,你能来的快一点。”

    “你,你骗人啊,这面世道。真是人心不古,连领导都开始骗人了。”邬局长摇着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季子强也不多绕弯子了,把北京的薛老板要状告政府和公安局的事情给邬局长说了一遍,最后又谈了自己的看法,说:“张宝顺对罗有志县长的诬陷案件因为他们的心狠手黑,现在走入了死胡同,所以我们只好另辟捷径,从这个事情想点办法,所以我要求你尽快的整理一下那个明山区候副局长的问题,另外啊,他那个宝贝儿子我想也一定会有很多问题的,有了这些东西,我们能让他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拘捕薛老板和黄公子的幕后之人的。”

    邬局长这几天也正为这件事情在干着急呢,对方的手段残忍,也让他怒火烧,但他心里再急也是没用啊,张宝顺在医院里要死不活的,他也只能等待,而现在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出现了转折,邬局长自然跃跃欲试起来,说:“行,那我马行动,我会调集大量的人手查找侯局长的问题,另外你看要不要先把这家伙控制起来。”

    季子强想想,摇头说:“这也不好,可以找个什么借口,如开会什么的,把他稳住,安排人不离左右,不要让他在这段时间和别人接触,这也是对他一种保护,要明白,我们的对手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軟。”

    “行,我知道。”邬局长说完,一口喝掉了那杯水,急急忙忙的离开,回去安排工作了。

    这里季子强又仔细的想了想,把后面的所有细节都过滤了一遍之后,才叫了小刘,到下面县去检查工作了。

    等季子强到下面县检查完工作,还在返回北江市区的半道,却接到了王稼祥的电话:“季書記,在什么地方呢?”

    季子强半眯着眼,刚才在后面打盹呢,说:“在回市区的半道啊,怎么了?有事?”

    “还有多久能到啊。”

    季子强看看窗外,说:“大概半个多小时吧。”

    “那行,到了之后来北江大酒店吧,我在门口等你。”王稼祥说。

    季子强很是疑惑的说:“你一天神道道的,请我吃饭做什么?”

    “你不要多问,反正来了知道了,一定啊,等你呢。”

    季子强摇摇头,挂了电话,对小周说:“你直接送我到北江大酒店吧。”

    车继续的开着,季子强又靠在后面眯了起来,最近实在太忙,有点心里交瘁的感觉,每天都瞌睡没睡够一样,所以眯着眯着,季子强也真的睡着了,什么时候到的北江大酒店,他是不知道的,是小刘把她叫醒的,季子强睁开眼看到了正在开门的王稼祥。

    季子强揉揉眼,说:“什么事情啊,怎么想起来请客了。”

    王稼祥也不解释光说:“嘿嘿,先去,那个小刘,小周啊,今天不请你们去了,有点私事,你们休息吧?”

    小刘,小周都笑着客气了两句,要是一般的副市长是不敢轻易的安排季子强的秘书司机去留的,但王稼祥和季子强的关系很不一般,连小刘他们也知道绝不能抗拒的。

    季子强苦笑着,对小刘他们招招手,跟着王稼祥進了堂,这是北江市有名的大酒店,里面的达官贵人不少,但所有这些人在看到季子强的第一时间里,都一下堆起了满面的微笑,恭敬和客气的招呼着季子强。

    季子强也一一的回应,用标准的微笑和亲切的神态对他们表示了自己的随和,有那么几个省里的大员,季子强还要停下步子,和对方握手一下,说两句,这样一路走着,一路停留着,招呼着,到了王稼祥预定的包间了。

    包间门一开,季子强愣住了,他看到了萧易雪,还看到了凤梦涵,一下子季子强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特别是凤梦涵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和自己见过面了,次去参见萧易雪的影视城开业大典,季子强也没有见到凤梦涵,当时听刘市长说,凤梦涵大宇县一个地方闹水灾,凤梦涵去处理了,没有来得及赶回来。

    季子强当时心里还是很有点遗憾的,但没有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季書記好,好久不见了。”凤梦涵伸出了自己的小手,递到了季子强的手里。

    季子强在握这凤梦涵小手的那一刻,多少往事都一一浮现,特别是他和凤梦涵在荒山差点送命的哪些会议,一下下的敲打着季子强的心扉:“你还好吧,我们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听说你在大宇干的不错啊,書記的工作是不是也很烦人。”

    “呵呵,还成啊,我这書記没当多久,还是个小書記,起你来,这才叫小巫见大巫呢。”凤梦涵开了一句玩笑。

    1088

    这让季子强自己也很惊讶,要知道,当年的凤梦涵是一个内向而多愁善感的女人,但这基层的几年时光,看来也让她脱胎换骨了,她变得开朗,热情,阳光了许多。

    季子强满含欣赏的眼光看了看凤梦涵,她一脸的潮红,如胜似火,嬌艳的青春颜色,在她的脸,呈现得更是浓郁,泼墨如云的秀发无声而轻拂,带着柔軟而纤巧之美态,那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带着淡淡的晶莹,温情脉脉的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点点头,说:“不错,确实不错。”

    “哎,季書記,你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萧易雪带着调侃的口吻说。

    季子强笑笑,对萧易雪说:“你有没有发现你梦涵姐现在的性格有所改变。”

    萧易雪很认真的摇摇头,说:“我可没有季書記观察的那么细致入微,我们看人都只是看个大概,是不是啊,王稼祥。”

    王稼祥也嘻嘻的笑着,不过他多多少少的知道一点季子强和凤梦涵的往事,所以这样的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没有的事情可以乱说,但可能有的事情,那要回避,所以王稼祥光笑不说话。

    “对了,你们几个怎么聚到一起了。”季子强很怪。

    凤梦涵笑着说:“我是到省里来开会的,易雪妹妹要到北京去,在省城倒飞机,刚好我们在飞机遇见了,准备敲王稼祥一顿饭吃。”

    “奥,好好,应该敲,应该敲。大家坐下吧,怎么都站着说话,坐坐。”季子强赶忙招呼大家坐下。

    两位美女早早紧挨着坐下,王稼祥企图坐在两个美女间,但两个美女没让他得逞,王稼祥看了看,无奈地坐下,直喊:“资源浪费,资源浪费!”

    “让你对面看着,我们俩的女性资源已被你糟蹋践踏了。”凤梦涵说着,把脸扭过去。

    这时,服务员送来菜谱,没等王稼祥伸手,凤梦涵已把菜谱拿到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