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揉揉眼睛看到了正弯腰摸着自己小~弟弟的江可蕊了。

    “赶快起来吧,一会迟到了又说我没有叫你。”

    “奥,不过你再给摸摸我才起来。”

    “乖啊,听话,晚回来给你好好的摸摸,起床了,老公。”江可蕊温言细语的才算季子强骗了起来。

    季子强一看时间,也是哎呀一声,刚忙洗漱,连早餐都来不及的吃,催着江可蕊和自己一块下去。

    平常大部分时间季子强是不坐江可蕊的车班的,因为他起来的早,所以摇摇晃晃的走路到市委去了,但今天赶时间,了江可蕊的小车,让她把自己送到了市委的门口,说声拜拜,要下车。

    江可蕊想到了电话的事情,说:“等等,昨晚邬局长给你来过一个电话,说找你,我没叫醒你。”

    “奥,说什么事情了吗?”

    “他说不重要,让你起来了给他回一个电话过去。另外还有别人的七八个电话,但都没有什么重要事情。”

    “恩,我知道了,一会到办公室我再给他们回电话。走了。”

    季子强下车之后,進了市委大院,一路和招呼他的人点着头,一路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过刚一進门,却见邬局长正在沙发坐着,一脸的苦瓜像,眼圈红红的,脸色灰蒙蒙的,一看及时熬夜没有休息好,正在大口的喝着手的一杯浓茶,小刘在收拾办公室,不时的看一眼邬局长手里的茶杯,随时准备给他添水。

    “老邬啊,你这样喝茶真是糟蹋我的铁观音了,有你这样品茶的吗?”季子强说着,坐在了邬局长的对面。

    邬局长抬头看看季子强,叹口气,这才放下了茶杯,说:“季書記,出了一点状况啊。”

    季子强眉头一闪,却没有说话。

    邬局长自己说了起来:“昨天晚出了车祸,峰峡县的张宝顺和其他几个老板都受伤的,张宝顺还是最严重的,刚刚的消息,命是抱住了,但恐怕一时半会还不能苏醒,我们的一个特警牺牲了。”

    季子强一下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好一会才说:“但是,但是这是怎么一回事,车祸,他们不是鹤园县的刑警队吗?”

    邬局长摇摇头,把当时的状况,以及李副厅长前去提升犯人,要不是自己在场压住了阵脚,恐怕李副厅长已经和张宝顺见面了的情况都给季子强一一做了汇报,邬局长还说,那辆肇事的垃圾车昨天晚也已经找到了,但经过证实,原来的司机还在家里睡觉,那辆车应该是被偷走的,而且各种迹象表明,偷车的人是瞄着这个囚车而来。

    最后邬局长痛心疾首的说:“责任全在我,如果不是我决定转移嫌疑犯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严重的后果,去哦请求市委处分我。”

    季子强站了起来,从办公桌拿起了烟盒,自己点一支,然后给邬局长也发了一支,他抽着烟,在自己办公室转了几圈之后,才缓缓的说:“不,你的决定是正确的,既然有人知道了他们的地址,你安排转移从主观来说,一点都没有错,你不可能天天在那里盯着嫌疑犯,除了你,谁能挡得住省厅的一个副厅长呢?所以老邬啊,你不要内疚,干工作,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

    “哎,我本来打电话想要请示一下你的,但后来弟妹说你在休息,我也知道你前一夜都没有睡觉,所以自己做主了,没想到出了这个状况。”

    季子强摇下头,说:“假如我接了电话,在那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也肯定会做出和你一样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是没有错的,错错在对方太狡猾了。”

    邬局长在牙齿咬的咯咯的响,说:“我今天开始对所有参与过这件事情的人展开调查,一定要抓住内鬼。”

    季子强用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摆了摆,说:“你抓不住的,实际也没有谁给对方通知你们要转移嫌疑犯的事情。”

    邬局长很是诧异的看着季子强说:“季書記,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这是一次偶发的交通事故?”

    “不是,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杀人灭口,问题在于是我们当了,李副厅长用了一招很漂亮的敲山震虎。”

    邬局长一下眯起了眼睛,在一想,他什么都明白了,不错,好一招敲山震虎,李副厅长实际到鹤园县刑警队去目的是一个,那是迫使自己因为担心而转移嫌疑犯,这样他才能在路提前安排好凶手,现在想明白了这点,邬局长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季子强扫了他一眼,说:“你不会现在想要去找他讲理吧?”

    邬局长愣了愣,缓缓的坐了下来,是啊,自己找到了他又能怎么样呢?他敢于做这样的事情,早想好了应对之词,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对方到鹤园县去了一趟,能把对方定罪吗?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副厅长啊。

    邬大炮很是沮丧的坐在哪里,喘着粗气。

    季子强也已经有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这次自己的反击只怕要夭折,算是没有夭折,但至少要暂时停顿下来了,这个张宝顺一天没有苏醒和恢复,事情也一天得不到落实,而对方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清理好过去的很多痕迹。

    季子强再来回的走了几圈只好对邬局长说:“你联系一下军区魏政委,请他给予支援,安排信得过的战士前来对张宝顺重点的监护,24小子不离人,所有人不得靠近,现在他是我们唯一的证人。”

    邬局长点头说:“我已经这样做了,现在是军方战士和我们特警双重的监护。”

    “恩,那先这样吧,你也好好的回去睡一觉,事情还没有到最绝望的时候,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我怕这个张宝顺万一落下个什么失意啊,永远昏迷什么的,那我们只能结案了。”

    季子强笑一笑说:“天恢恢疏而不漏,算这次我们抓不到他们的证据,但久走夜路,总要撞鬼,迟早他们还是会落入法,所以你也不要气馁了,回去睡一觉吧。”

    邬局长慢慢的站起来,想一想,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这个早在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办公室里面,李副厅长脸出现了少有的笑容,此刻,他在庆幸着自己总算是躲过了一次灭顶之灾,李副厅长没有想到,事情的進展会如此顺利,此刻,那个很少使用的手机响了。

    李厅长静静的听完之后,说:“情况我都知道了,你做的很好,我看你先回老家去吧,东北的条件不错,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呵呵,大大方方走,回去之后,及时将联系方式告诉我,在家里过一段时间的平静日子,我已经通过别的渠道,给你账户把钱转進去了。”

    李副厅长接完电话,关掉了这个手机,这次的安排,非常到位,发展的过程他不用去看,也能一幕幕在脑海里想像,如果说唯一有一点不好的地方,那是张宝顺没有当场身亡,但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至少他重伤,听消息说,恐怕一时半会他都无法醒来,算醒来了,能不能说话,还有没有记忆,这都是问题,而且这给了自己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自己会想办法在医院动手的,那个地方简单了许多。

    想到这里,李副厅长安心了很多,他准备再到苏良世的办公室去一趟,给他汇报一下这个情况,电话打通了,但苏良世省长拒绝了他的求见,说自己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和他见面,李副厅长不无遗憾的摇摇头,看来苏良世现在还是在防着自己啊,没有彻底的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恐怕他是不会轻易的在和自己发生什么联系了。

    苏良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自寻烦恼去听什么回报,事情走到这里,对自己很不利的,现在只有一个希望,那是这个李副厅长能自己处理好下面的事情,不让麻烦延伸的更远,但能不能处理好,现在也不好说。

    想到这些事情,苏良世也是有点头大的,万一这个李副厅长真的落马了,自己也多多少少的会有麻烦,哎,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啊,还是季子强太让人头疼,没有他,一切都没有问题,正是这个小子,才让本来平平静静的生活变得乱如细麻。

    季子强也是独自在办公室头疼了一会,但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没有办法改变了,自己还得继续工作吧,所以他叫来了小刘,让他安排好车,准备到新城王稼祥哪里去看看。

    新城的基础建设工程大部分都开工了,次招标的两家企业都是很有实力的大企业,不管是实力,还是管理。都还是较让季子强满意的,季子强也一直很关心这件事情,今天带着小刘,没有通知其他人,坐车来到了好几个工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