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哎呀,季書記现在能掐会算了,知道我来就有情况。”

    季子强吐出了一口烟雾,说:“开玩笑呢,没这点水平,能和邬局坐在一起聊天啊。”

    “哈哈哈,又吹起来了。”邬局长大笑着,不过很快就接着说:“确实有很多情况要给你汇报一下。”

    “好啊,说说。”在季子强的预计中,只要罗有志一回到峰峡县去,肯定有人就坐不住了。

    邬局长也认真起来了,说:“好吧,我们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和跟踪,发觉了一个嫌疑人物,我估计啊,这个人就是罗有志事件的幕后人,在罗有志回到峰峡县的当天,这个叫张宝顺的老板便召集了这次揭发罗有志的三个老板密商了几个小时,而且我还查明,这个张宝顺也就是上次新城拖欠民工工资的鼎新公司最大的股东。”

    季子强一下就眯起了眼,慢慢的,很多事情也就串联在了一起,难怪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来罗有志事件不是一个单纯的案件,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们不过是想要借助罗有志的问题,在下一步对自己展开新一轮的攻击。

    1082

    季子强一字一顿的说:“张宝顺是什么背景?”

    “不好说,在县上有很多名头,但我们一直怀疑他和一些黑恶势力是有联系的,只是没有抓到证据。”

    “看来啊,这个张宝顺也并不是最终的幕后黑手。”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

    邬局长一翻眼皮,很是惊讶的说:“你还真的成任半仙了,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啊。”

    季子强一笑,说:“看来你也怀疑起一些问题了。”

    “是的,不错,这个张宝顺你知道最后和那几个老板密谋之后又去见谁了?”

    季子强摇摇头,但心里却有些紧张起来,这一步或许就到了关键的地方。

    “见公安厅的李副厅长了,他们在一起又待了好几个小时。”

    季子强全部都明白了,因为李副厅长代表的是谁,这不用别人说,大家都知道,季子强慢慢的站起来,眼中也开始闪动起了一丝冷凛的寒光,自己为了大局,一忍再忍,不想在北江市挑起战端,但形势却由不了自己,他们一**的不断的攻击,让自己饱受挤压,是可忍孰不可忍,自己也该到反击的时间了。

    季子强在这一刻决定了,自己必须对他们发起强有力的反击,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以后北江市的工作可以顺利展开,自己都要这样做了。

    季子强不是一个冲动的人,那种不管不顾的脾气,早在和韦俊海的那一场大战后改变了,现在的他更加的沉稳内敛,过去很多次他无法展开反击,那是因为对方的手段太过高明,留给自己反击的空间和效果并不好,但这次就完全的不一样,这次的形势有所改观,反而是自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算反击无果,也不会累及到自身的安危,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季子强走到了邬局长的面前,冷冷的说:“你给我打开一个缺口。”

    邬局长也是一愣,点点头,但有很迟疑的说:“可是季書記,现在我们都还只是怀疑啊,事情没有一点证据,我们不能因为对方有过密谋就上手段吧?”

    邬局长做了多年的法律工作,对这点他是很明白的,就算所有的推断都是事实,但没有证据,一切都还只能是推断。

    季子强却不这样认为,证据是什么,那就是在运动中才能找到的破绽,不动,肯定是找不到证据的,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邬局长的推理,所以他不会再拘谨于形式和一些规则上,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讲规则的人。

    “既然他们可以诬陷罗有志同志,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

    邬局长迷惑了几秒钟的时间,一下理解了季子强的话,他张大了嘴,好一会才缓过来,看着季子强说:“季書記,这。。。。。。”

    “这有什么问题了我来承担。”季子强很笃定的说。

    “那,那行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我马上回去布置。”邬局长说完,就站起来急急忙忙的走了。

    季子强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大院中的郁郁葱葱的树木,他知道,战幕已经慢慢的拉开了,而自己这次的目标却是自己这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一个目标,结局如何,现在还不好说,但重创对方是一定能够做到的。

    而邬局长从季子强这里离开后没有回公安局,他直接到了峰峡县的一个宾馆里,这是一个很普通不过的宾馆,但这里住着他早就派来的七八个北江市刑警大队的警察,这些人都是邬局长从众多的刑警中挑选出来的人,不说能力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对邬局长的个人忠诚。

    他们都聚集在了酒店里,邬局长很严肃的看了一眼他们,说:“事情我已经汇报了,你们的侦查具有很高的价值,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多少证据,张队啊,要是我们能找到什么证据,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我想案情肯定就会一路无阻了。”

    这个被邬局长称之为张队的中年人,默默的点点头,其实在他们所经历的很多案件中,都存在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明明知道对方有事情,就是找不到证据,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这个情况也是一样的,所有推断都可信,就是没法下手。

    邬局长见他们几个都无言以对,也叹口气说:“妈的,要是他们那个刚好现在出点麻烦多好,哪怕是赌博,嫖~娼也成啊。”

    几个队员都点头,要是有这样的事情,肯定他们不会放过。

    那个张队就闷着头说:“要不我们分开盯上他们,看看能不能盯出一点问题来。”

    邬局长摇头:“这守株待兔的方式太浪费时间了,现在要的就是一个措手不及,再想想。”

    好一会,里面一个队员才试探着说:“那我们给他们制造一点事情?”

    邬局长大腿一拍,站了起来,过去在这个年轻队员的肩头重重的拍了两掌,说:“你小子很灵活啊,你们继续研究,我现在到鹤园县去安排一下你们抓住以后的事情,有结果了给我汇报,要快啊。”

    说完他摇摇晃晃的就走了,这身下的六七个人也都明白了邬局长的意思了,一个个相互的看看,都笑了起来。

    晚上的峰峡县还是比较冷清的,加上现在正是大夏天,出来转街的人很少,在一个小巷子里,王老板刚出了门,准备到外面停车场开上车谈点生意,这一路走着,就见迎面走来一个人,见了他,挡住了他的去路,说:“老板,你要货吗?”

    王老板看的是莫名其妙的,嘴里嘀咕了一句骂人的话,说:“滚去。”

    这人却是不走,拉开了手里的皮包,里面一下露出了好几代白色的,像是洗衣服一样的东西,说:“我这货真价实的,便宜。”

    王老板一下就明白了,我日啊,这是贩毒的,他赶忙推开这人,准备离开。

    哪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小巷的前后左右出来了好几个人,一个人嘴里喊着:“手举起来,蹲在地上,不要动。”

    王老板一看,我靠啊,这些人手里都拿着真家伙的,乌黑的枪管闪着寒光。

    王老板忙喊:“和我没关系,没关系啊。”

    那个贩毒的小子,却是掏出了一把匕首来,转身夺路而逃。

    问题是前后都有人,他哪里冲的出去,不过这小子也算是够黑的了,举起刀就要刺杀警察,但他那里是警察的对手,几个回合,就听有人一声惊呼,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子的刀插到自己的肚子上了,躺在地下,翻了翻白眼,就不动了。

    这王老板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腿肚之一軟,咕咚的一下,就坐在了地上,这真是人走背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和自己屁事没有,但头上却顶住了几杆凉飕飕的枪。

    “把这个毒贩也抓回去。”

    “我不是啊。”王老板都快哭了。

    其他几个便衣也不说话,迅速扑上来,王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扑倒在地上,手铐上身,此刻,王老板已经是泄了气的皮球,看来事情麻烦了,关键是那个毒贩子现在也死了,连个证人都没有了。

    走出胡同口,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等着,王老板被塞進去,面包车直接朝着鹤园县方向而去,到了鹤园县刑警支队,邬局长的那个侄子就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这邬叶荣现在已经是当上刑警队的队长了,今天邬局长特意到了他这里,越过了县局的局长,直接给他安排了工作,所以一切都是准备好的。

    审问王老板的话题当然就从贩毒开始,那个死掉的毒贩子据说是从泰国来的,在国际上都挂了号的,这次来到了峰峡县送货,肯定是有人接应,接应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王老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