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个人一头,哈县长就笑笑说:“我说个假设啊,就是假设要是现在有一些人,他们联名的给市委推荐季子强做洋河县的书记,你们想想,会是个什么效果。 ”

    办公室的几个人就很认真的想了一下,一起都笑了,最后张书记就说:“那哈县长,你看让哪些人来推荐季子强呢”

    哈县长哈哈哈的大笑着说:“你还真搞啊,我就是说的个假设,哈哈哈,行了,你们到冷县长那聊去吧,我这一会还有几个文件要好好修改一下。”

    哈县长也深深的知道,冷副县长的心情应该是比起自己的焦急,一点都不会逊色多少,交给他来处理,这个事情就不用自己在费心了。

    不错,冷副县长也知道这事情的重要含义,这次一次战役,一次机会,抓住了,就会一步登天,抓不住,又要苦熬多年了,他就站起来,对这几个人说:“哈县长今天忙,我请大家一起到外面聚一聚,就是一个,不能喝醉,但菜管够。”

    说完话,他就和哈县长意味深长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不易觉察的彼此点点头。

    一时间,洋河县就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情况,酒宴多了起来,人们的神色也变得焦急和烦躁起来,而很多人的表情也在闪烁这神秘和兴奋,这样的情况很快的就引起了另外的一些人的关注,这个人那就是季子强。

    他不知道这种怪异的感觉从哪里到来,但他分明有这样的感触,特别是在他看到粮食局赵科长的时候,季子强的感觉就格外的清晰了,赵科长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他越是想要掩饰自己的内心,他的表情就愈加的怪异和明显,就像是上次那粮油大库倒塌事件一样,季子强在短暂的和他见面后,就看出了他心里有话。

    这就是淳朴天真和老奸巨猾的区别。

    季子强今天在粮食局开完会,大家都离开的时候,季子强却叫住了赵科长说:“老赵,来来来,我找你带点东西。”

    显然,季子强是把哈县长上次用的那个搪塞借口记起来了。

    赵科长就眼光闪烁不定的回避着季子强,但既然叫自己,那不等一下也不行啊,他就只好过来问:“季县长要带什么东西”

    季子强笑笑说:“先上车,到我办公室去拿。”

    赵科长就只能跟上来,坐上了季子强的小车,一起到了政府季子强的办公室,等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季子强就说:“老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赵科长有点惶恐的说:“什么事情啊,你不是要带东西吗”

    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老赵,不会撒谎就不要学,你本来就是个很好的同志,何必学那些不好的东西呢,说吧,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今天开会几个小时,一直就见你不正常。”

    这赵科长就摸鼻子,扣扣耳朵的别扭了半天才说:“我签字了。”

    季子强奇怪的看着他问:“签什么字了,和老婆离婚”

    那赵科长扑哧的就笑了出来说:“离什么婚啊,我们才结婚多久,你是县长,不能这样埋汰我。”

    季子强就也笑了起来说:“那你签的什么字,说说”

    赵科长也很是神秘的压低了声音说:“本来大家都是要瞒住你的,但反正已经交上去了,我就告诉你也没关系。”

    季子强很鼓励的看着他说:“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交上去了。”

    赵科长就小声的说:“县上很多同志都感觉你不错,大家联名给市委写了个推荐签字,希望你当洋河县的书记呢。”

    季子强一听,脑袋就嗡的一下,我的个乖乖啊,这不是害我吗那华书记一看到这签名,还不得说是我在背后捣鬼吗,这些人真是害人不浅。

    季子强忙问:“这,这是谁伸的头,谁组织的。”

    赵科长一脸茫然的说:“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好多人都签字了,我听人家偷偷给我一说,感觉是好事情,就马上签了。”

    季子强是哭笑不得,他摇摇头,坐了下来,那赵科长见他脸上不大对头,有点害怕了,估计这未必是好事情,搞不好把季子强什么计划都打乱了,他有的怯怯的问:“季县长,你还带东西吗要是不带,我就走了。”

    季子强摆摆手没有说话,这赵科长就慢慢的蹭到门口,拉开门,撩开脚丫子跑了。

    季子强坐在那里,好长时间都没动一下,他逐条的考虑,一个个的过滤,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一定是哈县长一伙搞的鬼,想把自己推到火上去烤,让华书记对自己的怒火更加强烈。

    但似乎哪个地方还是不大对头,季子强点上一根烟,又细细的想了好长时间,是啊,肯定有哪个地方不对,他们何必这样,现在自己已经暂时不是哈县长的主要任务了,他现在第一的当务之急应该是上位,一但上位,自己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了,他何必无事生非,以哈县长对事态和局面的洞悉能力,他不应该走这一步烂棋。

    大不了让自己在华书记的印象里再差一点,但这无关要紧,自己本来就没在华书记那里有过好印象,最多在市委开会的时候,华书记拿这个说说事情,把自己再臭一顿,那

    想到这里,季子强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他明白了哈县长的用意,自己这次要以为一副催产药的面目出现了。

    哈县长给华书记制造出一副紧张的事态,迫使华书记提早对他的任命。

    季子强摇摇头,他不得不佩服哈县长的奇思妙想,看来哈县长比自己心还要急啊。

    是的,季子强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柳林市的常委会上,华书记手里拿着这个联名签字,在那讲着,本来他是准备再等等,因为叶眉提出的让季子强做常务副县长这个问题太难解决,他希望最好让叶眉做出妥协和退让来,但没有想到这个季子强傻乎乎的,让下面搞了一个联名举荐,真可笑,可笑,而且迂腐,在中国这个地盘上,这玩意有什么用处,他怎么不让老百姓再给他做个万民伞呢呵呵。

    这对华书记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了,他可以通过这件事情,很自然,很顺畅的就把洋河县领导班子组合的事情在会上提出来,而且,季子强的这一签字推荐,也必将成为所有常委们厌恶的事实,大家都喜欢阴谋诡计,但都喜欢自己搞,你别人搞最好不要让人家看出来,看出来了大家就会鄙视你,瞧不起你,甚至是讨厌你,感觉你一点都不地道。

    我们的最高原则就是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所以会议的形势就是一面倒了,在华书记提出尽快的完善和配齐洋河班子的时候,没有人提出异议,在华书记提出由哈学军接替县委书记的时候,也基本没有人反对。

    当然了,叶眉是要反对的,她就说了:“华书记,我认为哈学军这个同志在很多事情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我不同意他担任洋河县的县委书记。”

    华书记就很客气的笑笑说:“那你认为谁最合适,不会是说这个季子强最合适吧,呵呵呵。”

    这个笑话说的,几个常委有点憋不住想笑了,但看看叶眉涨红的脸色,都把笑容忍住了,怕激怒了叶眉,那也不是好玩的事情。

    反正后来叶眉提出了很多理由来反对,但都被华书记一一化解了,最后华书记也实在是不忍叶眉的无理纠缠,就举起了大旗,用绝对优势的常委会投票一举拿下了叶眉,把洋河县的哈学军和冷旭辉的事情定了下来。

    当然了,这两个人也只能是暂定,还要给省组织部备案汇报一下,特别是冷旭辉的县长一职,那是要经过洋河县人大的选举后才能正式的任命,不过选举那玩意吗呵呵嘿嘿哦哦。

    叶眉没有想到那个签名推荐一下子打破了自己的计划,她到不会想这是季子强的主意,对季子强她还是有点了解的,他绝不会出此下策,估计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手下的人背着他自作主张搞的这个联名。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在设计他,给他挖了一个坑,把他埋了。

    但不管这是哪一种情况,对叶眉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她已经败了,在常委会上,败的很掺,很难看,让华书记一举获得了两个位置,而自己竟然没有勇气和没有机会为季子强辩白,更不能为他争取到那个本来预定好的位置。

    这对叶眉来说是痛苦的,她很少有这样惨痛的失败,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她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办公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