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哦,你说罗有志的爱人啊,你的事情传开了,大家都知道了,要我看,如果你的男人没有贪污,是被诬陷的,是告到北京,告到总書記哪里,也要申冤,如果你的男人真的贪污了,不要他了,自己好好过日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的士司机喋喋不休说着话,女人没有出声,下车的时候,女人发现异样,很多人都看着她,几个平时很熟悉的人还来打招呼,女人没有说话,回到了家里。

    小刘到办公室给季子强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季子强默不作声的听着。

    “季書記,市委大院里面有了很多议论,一些干部认为,罗有志一直是很本分的,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一定是省纪委弄错了,还有一部分认为罗有志的老婆很不错,利用这样的手段申冤,可能是真的有道理的。”

    “你知道峰峡县有什么议论?”季子强终于说话了。

    “峰峡县的没有听说,好像很沉默,过去的人回来说,他们的人似乎都回避这件事情,不议论,不评价,齐玉玲書記倒是打来了好几个电话了,说想见见你。”

    “暂时不要让她过来,另外啊,你准备车,我到公安厅去一趟。”

    小刘忙回答:“好的,我马准备。”

    季子强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必须要出面。

    1080

    很快的,季子强到了公安厅,季子强直接找到了省公安厅的郝厅长,没有拐弯抹角,季子强将罗有志的事情说了一遍,主要是关于田展昭对整个案件的怀疑之处。

    郝厅长也点着头说:“季書記,你说的有道理,可这些事情,你和我说有什么样,这要纪委的领导听了才有用啊,我是政法委書記啊。”

    “郝厅长,我是来找您帮忙的,您是政法委書記,公安厅厅长,说实话,我怀疑罗有志遭受了陷害,具体是谁做的这件事情,一时间是查不出来的,可是,罗有志不能老是这样耗着,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住。”

    “季書記,我知道你不会无凭无据说话,我支持你,有什么需要,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不会推辞的,不过有一条,不能太出格了啊。”

    “郝厅长,您放心,我这是顺应舆论要求,将事情弄清楚,这件事情,纪委出面不是很好,所以想到您了,我需要郝厅长出面帮忙,其实也不复杂,是问几个问题……”

    季子强慢慢将想法说出来,他希望公安厅能对这个事情做一个侧面的调查,这样自己的心里也对整个事件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也能得出相应的判断,但北江市公安局不适合做这个事情,因为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不足以影响到省纪检委的,可能还会引起省纪检委的不满,而且他们肯定会有一定的偏袒性,在这个问题,季子强是不能错的。

    郝厅长思考了一会说:“没问题,可以这么做,可是,这些材料不一定有用的,纪委查案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这些材料没有决定性的作用。”

    “我知道,这件事情要完全弄清楚,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恐怕牵涉到了其他的事情,目前只能采用这个办法,说不定以后想弄个水落石出的时候,还要找您协助的。”

    “季書記,不要客气了,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够做到的。”郝厅长还是知道一些季子强的能量的,能帮忙的事情,自己帮帮。

    在公安厅的几天调查之后,各种证据都显示出这既有可能是一次诬陷,当公安厅的材料放在了季子强的桌面之后,季子强叫来了北江市公安局的邬局长,季子强觉得自己可以动一下了。

    邬局长现在对季子强是言听计从,季子强在北江市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让邬局长感到由衷的赞叹,他甚至觉得自己和季子强有很多相似之处,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官场生态,他们都有着一种不屈妥协和苟合的理念,这对于军人出生的邬局长来说,是最为敬佩。

    不到20分钟,邬局长风风火火的到了季子强的面前,外面今天还是很热的,邬局长满头的大汗,不等小刘给他泡茶,他自己在饮水机连接了两杯凉水灌下了肚子,这才擦擦嘴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

    季子强有点搞笑的看着这个局长,摇摇头说:“我怎么发现你像个派出所的所长。”

    “季書記,你这话是污蔑我们基层的干部啊。”邬局长觉得,季子强是在说他粗鲁。

    季子强却哈哈的大笑,说:“你想偏了,我的意思是说你很有基层同志的作风。”

    额,邬局长知道自己季子强的当了,他也哈哈大笑两声,说:“不和你说,你那嘴我是说不过的,请问今天叫我过来有什么指示啊。”

    季子强也收起了笑容,说:“请你过来是关于罗有志的事情,你想必也是听说了,我的意思,你马安排几个得力的手下,秘密的去峰峡县对揭发罗有志的那几个老板做个调查,看看背后到底有什么蹊跷。”

    邬局长马领会了季子强的意图:“書記怀疑这是诬陷?”

    “是啊,不仅是我主要想,省厅的出的结论也很靠近这个,所以我想让你暗好好的查查,我会给你闹出点动静来,配合你调查的。”

    “書記的意思。。。。。。”

    “我下一步会迫使省纪检委放人,那样的话,峰峡县有的人会紧张起来,紧张了自然他们要串联和商量,这样你的人也完全有机会了得到更多的信息。”

    “奥,这样啊,没问题,我挑选几个得力靠得住的人过去。”

    “好,我这里打草惊蛇了,你那里要悄悄進行。”

    “没问题,看我的。”邬局长信心满满的离开了。

    而季子强也要展开他的第二步计划,他安排秘书小刘整理了所有的材料,拟出了一个综合材料,季子强在重新润色了一下,而后带着材料,直接来到了省纪委。

    省纪委的办公地点,没有在省委大院里面,单独在一边办公,新修的办公楼很是气派,门口的警卫很严格,主要是因为访的太多,接待室设在最外面,一栋两层小楼,访者是不能進入主办公楼的,但看见了季子强的车牌,他们问都没问,敬礼之后,直接挥手放行,省委常委的车牌号码,他们记得非常清楚。

    “季書記可是稀客,快请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省纪检委的黄書記在见到了季子强的时候,很热情的招呼着季子强。

    季子强也是呵呵的笑着,说:“黄書記,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这个地方,我可不会随便来的,来得次数多了,黄書記会以为我总是为**分子说情啊。”

    “哈哈,季書記讲笑话了,你是省委领导,随时可以来检查指导我们的工作啊。”

    “黄書記,你可不要这么说,这么说我今后更不敢来了,有资格检查指导省纪委工作的可不是我,你可不要让我浑身不自在。”

    两人都打着官腔寒暄了几句,黄書記把话题转入了正事:“好了,季書記啊,我们两人也不要客气了,今天你来有什么指示,我洗耳恭听。”

    季子强也收敛了笑容,说:“谈不指示,我这里有些材料,请黄書記看看,看完之后,我有一些请求,还望黄書記批准啊。”

    季子强将公包里面的材料递给了黄書記,黄書記看材料的时候,季子强坐在一边吸烟,如今,他的烟瘾大些了,事情多,烦心的事情多,有时候需要香烟来提神。

    黄書記看得很仔细,看完材料,黄書記看着季子强,开口说话了:“季書記,少抽点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

    季子强笑笑,说:“谢谢黄書記的关心了,唉,是这点嗜好了,怎么也戒不了,以后注意,少吸一些,争取长命百岁啊。”

    两人又一次的打起了哈哈,谁都没有主动提及材料面的事情,季子强是憋着一股气来的,省纪委的整个调查过程,季子强都知道了,现在想起来,省纪委当初决定调查,不一定安着什么好的心思,罗有志是北江市管辖的干部,市纪委完全可以查处,而且调查的起因,也是匿名信,季子强不明白了,面明明有规定,匿名信完全可以不進行调查,算是调查吧,省纪委一年收到的匿名信不计其数,是不是每一件都去调查呢,估计集合全省的纪检监察干部,也无法完成这样的工作,自己过去也曾经在匿名信面险些栽过跟头,自己管理的干部,绝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黄書記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刚才的一番交谈,黄書記知道,季子强对省纪委一定有了看法,而且,这个看法还不小,现在是涉及到罗有志的事情,虽然季子强手里有了一些材料,而且材料的力度也不小,是公安厅得出的一个推断结论,似乎可以证明罗有志是被人冤枉的,但是证据不确凿,关键是别人为什么要冤枉罗有志,花费这么大的气力,是为了什么。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