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好一会主持人都在介绍来宾,随着一个个名字和职务念出来,有一个人站起来朝着观众挥手,季子强看见这一幕,特别反感,大家眼巴巴等着演出,开始之前,却来这么扫兴的一幕,又不是什么政治演出,观众能不烦心吗。

    但作为客人,季子强是没有办法说什么的,但心对这个演出已经是索然无味了。

    午影视城的招待宴会时隆重而规模盛大的,所有男嘉宾精神饱满,风度翩翩,而女嘉宾更是花枝招展,春光满面,哪些大腕们,明星们很快的成了宴会的焦点,所有的人都在想着和他们合影留念。

    这个时候,季子强才恍然发觉,这些人更适合这个地方,而自己对这样的场合很不适应了,后来还是有几个女性的明星找到了季子强,她们性~感而艳丽,对这个年轻的市委書記,她们不是很熟悉,她们仅仅是因为知道他的级别很高,季子强客气的和他们一一碰杯,说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他知道,这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今天新屏市歌舞团的演员也来了几个,其一两个还是记得季子强的,有个曾经和季子强合影过的演员带着几个女孩跑过来了,很亲热的和季子强打了个招呼,其的一个女孩说:“季書記,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季子强笑着说:“好啊,可不能问私人问题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嘻嘻,不会,季書記,您认为我们和他们有区别吗?”女孩子指了指坐在远处的港台歌星和内地著名歌星。

    季子强想了想,说:“有区别。”

    “季書記,您能具体说说吗?”

    好几个的女孩都看着季子强,目光饱含期盼,她们想知道季子强的看法。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我举个例子吧,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是办事员,后来我是县长,现在,我是市委書記,我还是我,可和以前有没有区别呢,当然有,一切要靠机遇和奋斗,我相信,你们间,一定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这些人好一会都在想着季子强的话,

    “季書記,您看我漂亮吗?”

    “漂亮,你们都漂亮,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不能长时间遭受刺激,我看这样,还是到旁边敬酒去,保护保护眼睛,你们可要记得多和绍書記喝几杯,刚才问的问题,可以向绍書記请教,他很有奋斗经验的,呵呵。”

    季子强感受不住众人投来的火辣辣的眼神,准备借故离开,去敬酒,毕竟是娱乐圈里面的女人和女孩,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季子强是招架不住的。

    后来在离开影视城的时候,季子强和萧易雪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他们只是彼此很深情的对视了几眼,季子强车离开了,他还拒绝了新屏市邀请他听取的工作汇报。

    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赶快的离开这里,这种心情他说不清,也道不明,在回去的一路,季子强都很沉默,一直望着窗外的景物,在回想着什么。

    好几天里,季子强的心思都有些恍惚,但在这个时候,一个偶发的事件打破了季子强的沉静,让他不得不关注起来。

    在他到新屏市去参见庆典活动的那天,省委纪检委的办公室里面,纪检委書記过去的黄副書記现在已经成为了纪检委書記,他正在听着刚刚接手自己成为副書記的张保山汇报工作。

    要说黄書記的能力还是不错的,担任省纪委書記以后,一改往日的办案方法,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凡是涉及到告状信,特别是涉及党员领导干部的,黄書記总是要下面的干部做出决断,研究是不是应该调查,是不是应该立案,按照管辖原则来说,省纪委一般只会处理正县级以的领导,最多的是副厅级的领导干部,涉及到正厅级的,一般问题都较复杂,纪委多半会插手,不过省纪委还是可以直接处理的。因为黄書記的放权,下面的干部工作积极性很高,平时的工作都很努力,很重视群众来信来访。

    副書記张保山正在汇报清理出来的告状信:“黄書記,近期收到的来信,有5封信,直接指向了北江市峰峡县的县长罗有志,主要内容是罗有志借工作之际敛财,来信的情况写的非常详细,数额清楚,过程仔细,虽然是匿名信,但我认为可以开展调查。”

    黄書記看着张保山,邹起了眉头,因为峰峡县是季子强的辖区,而且好像这个罗县长也是季子强的亲信,自己查过去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想了想,黄書記说:“你觉得有多少把握呢?”

    副書記张保山说:“按照管辖权限,罗有志是北江市管理的干部,可以由北江市纪委查处,不过,我们收到了来信,也是可以直接查处的,当然,仅仅凭着匿名信,怀疑一个领导干部,是站不住脚的,不过匿名信面的情况反映非常清楚,包括时间、地点、钱财数目,都是很具体的,我建议,可以采取首先获取证据的办法,通过来信反映的情况,展开外围调查,在取得相关证据之后,采取行动。”

    黄書記依旧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张保山一定有了安排。

    1078

    果然,很快的张保山又说:“我考虑,我们可以组成调查组,到北江市的峰峡县了解情况,如果来信反映的情况属实,经过纪委常委会研究之后,正式立案,如果反映的情况有出入,立刻停止调查,这样做,对罗有志同志和北江市都不会形成什么影响,调查的过程,凡是涉及到的人员,都会严格保密,不会泄露消息。”

    黄書記还是有点担忧的说:“调查一定会留下东西,你说说,我们怎么面对北江市委市政府?”黄書記指到了问题的核心,他和季子强之间,过去是有一些不愉快的,如今的调查,牵涉到北江市的干部,他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这是没有多大影响的,我们的调查组,先期是了解情况,并不是立案调查,走到哪里都是可以解释的,我们本着对干部负责的态度,弄清楚问题,调查结果出来,如果属于诬告,我们可以向北江市委解释情况,请他们注意干部动向,批评这种诬陷干部的做法,如果查证属实,我们立案调查,市委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我相信,党组织是不会允许**现象存在和蔓延,更不会公开保护**分子。”

    黄書記沉思良久,最后拍板:“好,这件事情,按照你说的意见办,我有三个要求,一是调查组由刘庆峰同志负责,具体的人员,他负责抽调,二是调查严格保密,不准随意泄露调查情况,三是每一个步骤都要及时汇报,不能擅自做主。好了,本来是考虑你牵头调查的,但目前不是很合适,你去请刘庆峰同志到我这里来,来信全部都留在这里。”

    刘庆峰是纪检委下面一个部门的领导,在接受任务之后,异常矛盾,他和季子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曾经在北江市共同携手,查处过好几次的问题,按说这次的事情,调查应该是北江市纪委来办,可是,黄書記已经下达了任务,自己是不能违背的,黄書記特别强调了这件事情,看来是很重视的,所有前期调查都是要秘密進行,言下之意,是不能泄露消息,不能过早让北江市委知道情况。

    刘庆峰越想越不是滋味,都是这个张保山,没有事情找事情做,他是不是要感谢苏良世这次对他提升副書記的支持啊,他也不掂量掂量,季子强现在是省委常委,哪里是他张保山可以对抗的,如果是自己处理这件事情,直接批转给北江市纪委可以了,不需要考虑其他的问题。

    但事情还是要去做,刘庆峰抽调了两个办案能力不错的干部,商议着如何来完成这个任务了,现阶段,查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要取得证据,有不少时候,你明明知道这件事情是某某人做的,却因为没有证据而无可奈何。

    时间很紧,黄書記要求很急,商议好之后,刘庆峰带着办案人员,首先来到了峰峡县,刘庆峰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一般来说,送的礼品在几千元的价位,自己不会有人去查处,如果罗有志不认账,刘庆峰想着顺水推舟,不去过份追究了,至于黄書記那里,他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但一个星期调查下来,最后几个老板都说给罗有志送了钱,统计金额达到了20万元,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罗有志不仅仅是接受党纪政纪处分的问题,是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问题。

    他们决定正面接触一下罗有志,这天他们到了罗有志的办公室,而罗有志发现有人直接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有些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