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正在办公室看着王稼祥送来的材料,思考着明天开会的事,见小刘走了進来,低声说道:“季書記,新华社的记者到了。”

    “快请他们進来。”季子强听到小刘说新华社的向主任和叶记者来了,立即让小刘把他们带進来。

    吉琼玉带着向主任和叶薇,直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笑着对季子强说道:“季書記,这两位是新华社的向主任和叶记者,他们想采访你。向主任,叶记者,这是我们北江市的季書記。”

    季子强立即站起来,走了过去,热情地说道:“稀客稀客,向主任,叶记者,我代表北江市欢迎你们。”同时,热情地伸出手来。

    向主任听到吉琼玉介绍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北江市的書記,心里暗自称,不过脸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礼节性地说道:“季書記,我们这次接到任务,前来采访农民工的问题,还请季書記多多支持。”

    “向主任客气了,你们是新华社的大主任,大记者,能来到我们北江市,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季子强笑道。

    几人到了一边的沙发坐下后,小刘進来替各位泡了茶,然后退了出去。

    “季書記,我听说前两天,你们这里有农民工没有领到应得的工资,前来你们北江市讨说法,不知是否有这事?”向主任坐下后,立即开始進入工作状态。

    “是有这件事,这件事还是吉琼玉主任负责处理的,吉主任,你把情况向两位大记者介绍一下。”季子强一口承认了这事,然后让吉琼玉介绍情况。

    因为在知道新华社记者要来采访后,季子强和几个北江市的领导统一的意见,决定如实向记者介绍情况,反正这些事藏也藏不住的。不如把北江市在农民工这一块的真实情况向记者敞开。

    吉琼玉听到季子强让她介绍情况,她把当天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当然还特意提到了季書記在和这些访代表谈话时所作的承诺。

    向主任听到季子强竟然承诺五天之内给那些农民工一个明确的答复,异样地看着季子强,问道:“季書記,据我所知,这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虽然央一再强调各地要高度重视,设法解决,但结果都不理想,全国各地企业拖欠农工工资的情况非常严重,你这样说,是不是你已有了好的解决办法?”

    季子强淡淡一笑,说道:“说实话,我在作出这个承诺的时候,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但我相信,我们北江市一定能找出解决的办法的。在送走这些访的农民工后,我们北江市立即召开了关于解决农民工工资的专题会议,随后,把北江市的干部,分成几个组,立即下到各工地各企业,深入下去调查核实各工地各企业拖欠工资的情况,现在已把数据摸来了,不过形势不客乐观,我们新城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竟然达千万之多。”

    “这么多啊,那你们北江市准备如何解决?”听到季子强并没有想着去遮丑,向主任对眼前这个一脸沉稳的年轻人,顿生了几分好感。

    “至于措施,我们还没有完全想好,我们决定明天召集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和建筑公司负责人开座谈会,我们北江市和这些企业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我们北江市的态度,是一定要解决这农民工拖欠工资的事,绝不能让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在我们北江市发生。”说到后来,季子强的语气显得无的坚定。

    “既然季書記对这事如此有信心,那我和叶记者想参加明天的座谈会,不知季書記能否行个方便?”

    听说北江市明天要召开座谈会,向主任顿时来了兴趣,他想具体看一下这北江市是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的。

    “当然可以,我们北江市所有的工作所有的部门都欢迎新闻界朋友的监督。当然涉及国家机密的东西除外。”季子强随后说了一句玩笑话。

    “那好,我们明天见。”向主任见这季書記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立即要起身告辞。

    季子强忙说道:“向主任,叶记者,你们从北京来到我们北江市,算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今晚我们北江市略备薄酒,已表谢意,请向主任和叶记者无论如何要赏过脸。”

    向主任看到季子强一脸诚恳,再加想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年轻的市委書記,只是略想了一下,也答应了。

    晚的时候,北江市的一班人在北江市大酒店替向主任一行接风洗尘,同时季子强还通过苏厉羽,把北江市日报的主编也请来作陪。

    酒桌大家相处的还是较融洽的,这个北江市报社的主编对新华社也是很熟,他和向副主任两人谈起了报业界的许多事情,很有感觉。

    季子强今天显得低调了许多,要知道,这些人的性格往往孤僻,不好打交道,所以只能低调一点,让对方不会产生太多的反感。

    第二天,北江市拖欠农民工的企业和工程队负责人来到北江市会议室里,这些老总没想到北江市的一个座谈会,竟然有不但有市里的几家新闻单位参加,连新华社的记者都来了,心里有点不自在,他们这些商界的人,最怕不好的事了报纸。

    次闹事的那个建筑工程公司的负责人谢总,和鼎新公司的负责人成总知道这事搞得不好,两家公司可要报纸了,看到季子强还没有到会场,急忙跑了出来,找到还在办公室的季子强。

    季子强看到这两人進了自己的办公室,脸浮起了不易察觉的笑容,在小刘把茶送来后,季子强对坐在一边局促不安的两人说道:“谢总、成总,你们有什么事吗?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也知道,会议马要开始了。”

    谢总和成总擦了一下额的汗说道:“季書記,我们耽搁你几分钟的时间。”

    季子强看了一下手表,说道:“那好,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抓紧说吧。”

    谢总和成总只得简单地把拖欠工资的原因说了一遍,这拖欠工资的原因,固然与鼎新公司没有付清工程款有关,但也和自己公司资金周转不便有关,不过,如果不尽快解决这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搞得不好,两家公司在出名了。

    季子强却在思考着这两人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因为从种种迹象看,事情只怕没有如此的简单。

    季子强一面抽着烟,一面若有所思的说:“仅仅是资金问题吗?”

    那个谢总眼皮一闪,有点紧张起来,说:“是,是啊,是啊,这个问题。”不过她的脸也泛出了一片的虚汗。

    季子强心也大概的有了一点想法了,但有想法也是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这样的事情闹大了肯定会自己不利,但闹不大的话,却也抓不住别人的什么把柄的,看来对方这招自己只能认真的破解,却不能适时的反击。

    这也只有高手才能布下这样的圈套,而他自己还能立于不败之地。

    想通了这个道理,季子强只能在这两个老总的身下功夫了:“我可是听到了一下谣传,说你们是想有意的出我的丑啊。”

    “这,这话从何而来啊,季書記万万不可轻信。”

    “不轻信也成,但我想看到行动,假如这个问题解决不了,那么是不是无风不起浪呢,要是那样的话,我季子强也只好用了自己的办法来处理了。”季子强冷冷的展开了自己的攻势。

    这两个老总心自然的畏惧起来了,一旦季子强认定了这件事情,自己肯定要为某些人做炮灰了,季子强对某些人没有办法,但对付起自己这样的生意人,那肯定是手到擒来。

    他们的头冒出了汗水,两人相互对视一下,最后一咬牙,答应在三天之内,凑齐工人的工资。

    季子强一听这话,心里也是稍微的安定了一点,随后看在两人一脸惶恐的神情,季子强让两人写下了一个三天内付清农民工工资的承诺书,让两人先下去了。

    这建筑公司和鼎新公司的负责人开了头后,其余的企业的负责人也一个个跑到外面打电话,向各自的老总请示,然后一个个溜進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纷纷签订了支付农民工工资的承诺书,然后急急地离去。

    向主任和叶记者还有北江市几家新闻媒体的记者,一直在会议室里等着会议开始,可是过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看见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季子强同志進来,只有吉琼玉和几个领导在陪着他们不时说话。

    不过,细心的向主任,注意到原来在会场的十多个企业的负责人,不时有人起身走出了会议室,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到了后来,这些企业的人都走光了,只有北江市的人还在那里,心里有点怪,正想出去问过明白,见季子强在秘书长的陪同下,大步走進了会议室。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