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就继续不断的招呼大家喝酒,吃菜。

    这几天对哈县长来说是艰难熬人的时间,从上次自己到华书记你去以后,已经好几天了,市里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份等待真的是一种煎熬,他每天都在耐心的等待着从柳林市传来的任何一丁点消息,对他来说,每一个消息都是那样的重要,他都会费尽心思的去分析和推测那本来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消息。

    今天他是一样的,一大早就拿上了一份柳林市日报,反复的看,反复的找,就想从里面找到一点的蜘丝马迹来,只要一见会议两个字,他都会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可惜的很,有妇联的会议,有文化局的会议,有就是唯独没有常委会那几个字。

    他叹口气,放下报子,端起了茶杯,心里有期望,也有担心,要说那天华书记的语气已经是很不错的,但为什么就一直没有消息呢。

    到是洋河县这两天有点好消息,自己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公安局对范晓斌的监视已经撤了,专案组也基本是停摆了,这好多次的扑空,让专案组几个人都灰心丧气了,这就好,要不了多久,那个案子就要进入公安局的无头案系列了,在到元旦,春节的一忙,治安任务一紧张,估计专案组也该撤销了。

    但这少许的欣慰还是不能更改他备受煎熬的焦虑,从上面传来的消息好像是越来越清晰了,乐省长听说到北京去了,这还是自己打了几个电话,才从省政府一个老乡那里探到的消息,说省政府已经传言纷纷,估计乐省长是十拿九稳的要坐上江北省第一宝座了。

    省委書記和省长是有质的区别,在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县,书记就像是王,而省长,市长,县长都只能算是相,或者是将,这一步的提升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无法逾越的,他标志着你对一个地方的所有方面都具有绝对的掌控,从人事,到具体的经济措施,只要你想插手,谁也难以阻挡。

    而哈县长的远大目光和他对事态的前瞻性也让他明白,一旦乐省长上台,叶眉就有可能得势,而季子强也会水涨船高,鸡犬升天,拖到那个时候,自己就未必能谋下这个书记的位置了,必须在想想办法,加把火上来。

    哈县长就闷头想了起来,他不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自己拼死拼活才换的今天这个局面和机会,要是错过了天理难容。

    这样想着,又过了一会,哈县长就抬起了头来,露出了笑容,他很快的打电话叫来了冷副县长和两个局长,刚把电话放下,又接到了高坝乡书记张茂军的电话,他说自己在县城办事,下午想请哈县长一起吃个饭。

    哈县长那有心思吃饭,就对他说:“你要在城里,那就过来一趟,嗯,快点,我们有点事情。”

    放下了电话,时间不长,冷副县长和那两个局长就先到了,几个人坐了下来,都问有什么指示,哈县长只是笑笑说:“一会吧,等高坝乡张书记来了再说,大家先喝点水。”

    这几个手下是莫名其妙的,但是看哈县长面有喜色,也都估计不会是什么坏事情,就放心的坐了下来,喝着水,吹吹牛,一个局长就说到冷县长头上了,说他住在自己的楼上,也不知道换个好点的床,经常是格叽格叽的,影响下面情绪。

    冷副县长就笑着骂到:“你老孙少给我造谣,自己经常不检点,还说我,前几天见你儿媳妇在给孩子喂奶,人家孩子不吃,把你急的团团转,直接就上去对孙子说:狗儿,狗儿,吃不是,你再不吃,爷爷就帮你吃了,一会你饿了就没有了。”

    哈县长也是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这几个家伙,在一起不是编排人家儿媳妇,就是拿什么小姨子说事情,他摇摇头说:“你们都不要揭老底了,你们就没有几个好人。”

    另一个科技局的局长很年轻,他接上哈县长的话说:“现在好人不多啊,有个笑话说,一个蜘蛛深爱着蚂蚁,表达爱意时却遭到拒绝,蜘蛛大吼: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蚂蚁胆怯地说:俺妈说了,成天在网上呆着的都不是好人。”

    几个人又是笑了一回,这时候,高坝乡书记张茂军就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敲门进来一看,哎呦,这里面坐了怎么多的人,都在笑,他莫名其妙的忙问哈县长:“你们笑什么。”

    哈县长指指这几个人说:“他们说你不是好人。”

    高坝乡书记张茂军傻傻的看看几个人,不知道他们说自己什么坏话了,就气鼓鼓的接过秘书递来的茶水说:“不准在背后说我坏话。”

    这几个人一听,又是一阵的好笑。

    哈县长见人都来齐了,就慢慢的收起了笑容,人也严肃起来了,刚才几个开玩笑的,包括冷副县长在内,看到哈县长这个表情,也一起的坐直了身子,收敛起笑容,知道哈县长有事情要说了。

    哈县长邹起了眉头,一时到也不知道该从那一截先说起,他接过了张书记给发的烟,摆摆手,没有让他给自己点上,他来回的在几个坐在沙发上的人面前走了几步,才缓缓的坐下说:“想给大家透个底,你们都是跟我老哈多年的部下,本来是很值得相信的,但事情重大,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保守这次谈话的内容,做的到吗”

    今天这几个都是他绝对的铁杆,比起那些最近投诚的人来说,这几个更具有可靠性和忠诚度,他们都很认真的点点头,冷副县长也说:“哈县长,你放心吧,这里的几个人都是跟你很长时间的人了,再说最近大家也知道是非常时期,你就放心。”

    哈县长也点点头说:“是啊,是啊,要是有一丁点的不放心,我也不会把你们叫过来了。”

    他从沙发上又站了起来,转了一圈后才站住说:“我就直说吧,前些天我去了一趟市里,老大已经表态了,最近可能就会对我这个事情正式的下文,所以请你们来,就是要告知一下。”

    这几个人都眼睛一阵的闪光,特别是冷副县长,他更是欣喜若狂,哈县长的上升,在整个的洋河县,要说得利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了,因为哈县长在前段时间和他也交过底的,只要自己上去了,这个县长的位置就是他的。

    冷副县长也是相信的,因为凭借哈县长和华书记的关系,只要帮自己争取一下,自己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怎么可能不让冷副县长兴奋呢就说哈县长吧,他也只是从县长到书记的正常过度,但自己就不一样了,直接跳过副书记齐阳良的头顶,上了位,这肯定是很不容易的一次机会。

    哈县长看着大家欣喜的表情,说:“当然了,我也不会忘记你们几个这些年对我的支持了,但现在有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很严重。”

    这几个人正在暗暗高兴,一听他这样说,都忙收拢了心神,张书记就问:“老大,什么问题,你说说。”

    哈县长站起来,又开始走了起来,房间就一下很安静,只能听到他脚下啪啪的响声,大家也有刚才的狂喜,变得有点谨慎和坎坷不安起来,要是真的又遇到什么挫折,那才是空欢喜一场,所有人的眼睛就随着他来回移动的身形在转动着眼珠。

    哈县长突然的站住了,冷冷的说:“问题是我们不能被动的等待,等待就有可能会丧失一次大好的时机,最近上面风向变化太快了,所以我们要让这个事情尽快的落到实处。”

    这几个人就都有些茫然不解了,你说其他的事情,我们一起想个办法还可以做到,但你要说这任命书记的事情,我们谁能做主,要能做的了主,还坐这干什么,直接回家给自己写个任命书得了。

    冷副县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县长的意思能不能再说明白一点,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尽快的促成此事。”

    毫无疑问,冷副县长似乎最关心这个事情的,因为他报的期望最大,心情也最为迫切。

    哈县长沉吟了片刻说:“有办法,但要靠你们几个协助。”

    冷副县长环视了一下身边的几个人说:“我想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哈县长早一点到位,我们都高兴。”

    其他的几个人也是连连的点头,高坝乡书记张茂军更是很粗俗的说了一句:“县长你指示,那个敢打退堂鼓。”

    要是在平时,他是不敢在哈县长面前说这样粗劣的语言,但张书记是能够掌握分寸和估量局面的,他知道,现在就是要表态,就是要表现出一副敢作敢为,鲁莽仗义的样子出来,这样才会的到哈县长的赏识。

    果然,哈县长很凝重的对他点点头,暗示了嘉奖,才说:“办法也简单,你们想想,华书记对洋河县的谁最憎恶”

    冷副县长就接口说:“应该是季子强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