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到省政府,苏良世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季子强了,在面对这个北江市的市委書記的时候,苏良世心里并不很快乐。

    特别是这次,按苏良世心的想法,季子强违反了这么大的一个原则问题,怎么说也应该得到严肃的处理,至少也要把他的省委常委去掉吧?

    但事情却并没有按他预期的想法来,季子强不过时受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处分而已,这样的处分根本都算不得什么,所以苏良世这最近几天很不爽快的。

    “苏省长你好,我来给你把情况汇报一下。”季子强依然是恭敬和谦虚的。

    “唔,子强来了,坐吧,坐吧。”

    季子强在苏良世的对面坐了下来,很快,苏良世的秘书也到来了茶水。

    季子强没有耽误时间,把最新的情况汇报了了一遍,对北江市解决农民工访一事的情况,同时新城立即成立调查组,分别深入工地和各企业,進行详细调查的事,也向苏良世進行了汇报。

    苏良世听了季子强的汇报,点着头,表扬北江市处理这事很及时,而且措施很得力,他要求北江市的工作一定要落到实处,切实解决这农民工的问题。

    季子强有点不解,为什么苏良世对这个问题如此关心呢?

    作为一个省长,这样的问题可以说是小问题的,季子强心纳闷着,到了省委叶眉的办公室,准备给叶眉去回报了一下,实际也是最近季子强太忙,没有时间来看叶眉,这刚好过去看看,但叶眉却带给了季子强一个让他头大的消息,叶眉告诉季子强,说她听到省委宣传部刚刚传来的消息,新华日报的记者明天可能要到新城了解这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让他一定要搞好接待工作,一定要让新华社的记者满意,千万不能让负面消息在见报。

    听说新华社的记者要来,季子强的紧张起来了,这新华社是国最具权威,也是影响最大的报纸,如果真的让新城的事见报,那新城和北江市在全国出名了,如果是报道好的方面,那倒不错,怕报道的是负面消息,那后果严重了。

    回到北江市,季子强把宣传部的部长,还有屈副書記,吉琼玉等人叫来,向他们通报了新华社的记者可能明天要到北江市新城采访的事,然后让宣传部的席部长和吉琼玉专门负责接待新华社记者的事,一定不能让对新城乃至北江市不利的消息见报。

    现在季子强刚刚受了处分,他是一点都不能再有负面信息传递到央去,要知道,新华社的内参央的领导基本都要看的,万一自己在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这省城市委書記的位置真的有点悬了。

    吉琼玉却说:“季書記,我正好有一个同学在新华社当记者,要不我回去了和她联系一下>”

    “奥,那好啊,你今天赶紧的联系一下,看看我们该做点什么装备工作。”

    吉琼玉点头答应了,会后,吉琼玉立即给自己的同学打了一个电话,这个同学是她大学时的室友,两人关系很好。

    电话接通后,两人先叙了一会旧,然后吉琼玉问起新华社记者到北江市采访的事来,这个同学说情况还不了解,等她问清楚后,再给她回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吉琼玉的同学打回电话了,她在电话说道:“琼玉,情况我已弄清了,是新闻部的副主任和记者一个女记者下去采访,据说是下去采访建筑工程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

    “原来是这样啊。”吉琼玉吸了一口冷气,“你和这两人的关系如何?”

    听到吉琼玉这样一问,那个同学说道:“琼玉,那个女记者叶薇,和我关系不错,我可以向她打个招呼,但向主任这人原则性很强,为人很有正义感,我恐怕拿不下来。”

    听到同学这样一说,吉琼玉问清了两人的长相,以及他们所坐的车子牌号后,向季子强進行了汇报。

    季子强沉思一会,要求吉琼玉的人明天一早赶到高速公路出口,等候向主任一行,当然,并不是让吉琼玉去接向主任他们,而是让她一定要随时掌握这向主任一行的行踪。

    因为明天有记者到新城来作采访,季子强让新城的调查组立即出发,到新城的所有工地去進行调查摸底。

    等这些工作都安排完之后,季子强才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难道新华社记者到北江市的消息其实苏良世已经知道,而这次的农民工闹事问题来得恰到好处,刚刚在新华社准备前来采访拖欠工资的时候发作了,这其一定有什么联系的。

    这样想着,季子强有点忧心忡忡起来,不怕事故,怕有人刻意的制造事故,这才让人防不胜防啊。

    1074

    新华社的记者,是第二天午的时候到的,季子强接到吉琼玉的电话,只让吉琼玉的人远远地跟着,不要去打扰,这新华社的记者,到哪里看让他们哪里看,想采访谁采访谁,当北江市新城并不知道有记者来采访一样,各部们该干嘛干嘛。

    不过,新城干部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完成了农民工工资的摸底工作,季子强看着王稼祥汇总来的数据,顿时眉头紧皱,果不其然,整个新城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并不是只有这次访的建筑工程公司一家,总过有四五家之多,其拖欠最多的,是这次被访的建筑工程公司,拖欠的工资总额达到了应付工资总额的百分之六十以,其余的公司,拖欠的工资分别是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五十不等,整个拖欠总额加起来,即近千万。

    这样大的数目,让季子强心里沉重起来,只是这企业拖欠工资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因为开发商没有付清应付的工程款,有的则是企业因周转不灵,克扣了工人的工资。

    季子强翻看了一遍,望着王稼祥说道:“稼祥,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季書記,这拖欠的工资数额如此巨大,我们新城是想垫着付清,也有很大的困难,况且,我们新城也不能轻易付了这工资。”王稼祥经过了深思熟虑,说道。

    “是。”季子强对这事也感到很苦恼,当然新城硬挤出钱来,垫付农民工的工资,这还是能做到的,但由新城垫付,这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还可能会开一个不好的先例。但新城不采取措施,如果这些农民工都闹将起来,那局势也不可收拾。

    “我看这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还得着落在这些建筑工程公司和开发商的身。稼祥,明天我们召开一个新城所有开发商和承建公司的座谈会,让大家在会畅所欲言,再群策群力,想办法把这个事解决。”季子强想了一阵,说道。

    “好,我这去安排。”王稼祥立即起身,去安排会议的事。

    北京来的新华社记者叶薇和他们的向副主任進了北江市后,立即到新城的工地進行了采访,不过这些农民工听到几人采访工资的事,很多人借故走开了,当向副主任问到农民工到市里群访的事,很多工人都推说不知道,然后径自去干活了。

    向副主任和叶薇没想到采访这些农民工竟然是如些之难,在碰了n多次的壁后,终于找到了次拖欠工资闹事的建筑工程公司的李老三他们,向他们了解到市里访的事,这李老三听说眼前这几人是记者,犹豫了一下,说道:“记者同志,其实那天我们是一时糊涂,才找到北江市的,市里的干部热情接待了我们,听了我们的诉苦后,北江市的季書記当即表态,一定在五天之内给我们一个答复,解决公司拖欠我们工资的问题,这季書記真是好领导啊,你们一定要多宣传宣传他。”

    向副主任听到李老三这样说,心里有点嘀咕,难道这些农民工都被北江市的人收买了,不然,怎么一直夸奖北江市的干部,特别是那个叫季子强的書記,更是被这些人赞不绝口。

    采访农民工无果后,向副主任和叶薇回到了市区,到了市委,吉琼玉接到报告,立即向季子强汇报了情况,她自己也在市委的楼下作好的接待工作。

    看到向副主任和叶薇他们走过来,吉琼玉装着不认识的样子,迎去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向副主任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热情地问候自己,从口袋里掏出记者证,说道:“我们是新华社的记者,想采访一下你们北江市的领导,请你们行个方便。”

    吉琼玉装模作样的接过两人的记者证,仔细地看了一遍,高兴地说道:“原来你们是新华社的大记者啊,快请進,我是北江市发改委的吉琼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说,我们北江市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采访。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