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布罗夫等人带着合约离开了北江市,而北江市的工作就更忙了,面对金新机械厂的拆迁,以及新厂建设等等问题,让北江市的节奏再一次加快起来。

    好多天了,季子强都忙忙碌碌的没有时间回家吃饭,今天下午的时候,季子强带着市委和政府的几个领导,到新城已开工的工地去检查了一遍,看到有几个工地上有不少工人,竟然没带安全帽就在施工,季子强的脸色就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王稼祥看到季子强的脸色不好,心里忐忑不安。

    检查之后,季子强立即让王稼祥通知所有工地的负责人到基建办的会议室开会,在会上,季子强首先对几家在安全方面做得好的建筑公司提出了表扬,接着,就语气严厉地谈起这次检查发现的问题来。

    季子强在通报了这些建筑工程队在施工中存在的问题后,随后,就着重讲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意义,然后讲了安全生产方面的几点要求,并说要对新城所有在建工程進行为期一个月的安全大检查,凡是检查不过关的企业,一律停工整改。

    同时,季子强让文秘书长迅速成立检查组,对新城所有在建工程進行检查,并宣布检查组将建立各施工单位评级档案,按工程质量、建设速度、员工工资等几个方面進行评比,以后将优先考虑优等的企业進场承包工程,而对评级太差的企业,将被逐出新城建筑市场。

    听到季子强在会上宣布了几条措施,下面那些企业负责人,脸上都露出惊疑之色,这些人从事建筑已很有点年月了,不少的人也由原来的包工头,变成了正规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板,不过,季子强的这几条措施,却让他们看到了未来的危机,这北江市,因为正在大搞开发,也就成了一块最大的蛋糕,下面还有特种钢厂和金新机械厂等项目,港式金新机械厂原工人家属区的安置房,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还别说其他的建筑工地。

    季子强最害怕的也就是安全事故问题了,最近自己刚刚受了处分,北江市还有很多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包括苏良世恐怕也正在等待自己的漏洞出现,所以千万不能有稍微的大意,再因为安全问题弄出几条人命来,自己的麻烦就更大了。

    第二天,文秘书长就带着人,逐个检查各个工地的安全生产情况,有两家工程队,因为没有挂警示标语,有员工没有戴安全帽就進入施工区,被文秘书长勒令停工三天進行整顿,让这两家工程队的负责人,组织所有员工,认真学习安全生产条例,并要求所有施工班长,对一些条例能背诵出来。否则不能开工,而且,这员工学习的这三天,工资还必须如数发给工人。

    那两家工程队的负责人,央求了文秘书长很久,见文秘书长没有一点松口的意思,只好停工,组织工人认真学习,三天后,文秘书长又带人来检查,直到这些施工班长能背出安全条例后,才下发通知,准其继续施工。

    其他的工程队看到新城对这安全生产,动了真格,这下不敢怠慢,就怕被检查组查到,要知道,这停工一天,就有一大堆的损失,而且,在筹建处的评级上,就会扣那么两分的。

    新城的施工工地,安全工作一下子落到了实处。

    而特种钢厂的厂址搬迁工作也宣告结束了,钢厂進入实质性的工作状态,好的一点是这个工程部需要招标,是军方从武警部队直接调来的施工队伍,他们的施工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一个是人家质量可靠,再一个是速度和管理都跟的上,为季子强他们省事不少。

    印度尼西亚老板加瓦里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他过去的设备都陆陆续续的到了北江市,虽然不是新设备,但也几乎都没有用过,跟新的差不多。

    而他在西方国家购买的机器设备也相继运到了印尼,他这次是以扩大生产规模的理由,通过别人去购买的设备,准备在回来之后,中途调个包,再通过技装部的一家国外公司,几经周折,准备运進了中国,现在各各环节都搞的差不多了,就等设备到手就运到了北江市的特种钢生产基地,当然其中的瞒天过海等,有专业人员负责,自然是要做得滴水不漏。

    这天,季子强坐着奥迪到了办公楼前,下车刚走進楼里,就见身后大院门口突然走来几十多个穿着较破衣服的人,大门口的保卫人员急忙跑上去,还没说得两句,就被这些人几下推开了,双方就发生了争持。

    季子强邹了邹眉头,只回头瞟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停留,而是沉稳地向楼梯,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这倒不是不关心农民工的问题,只是他觉得现在还不是他出面的时候,一个市委書記不能事无巨细都去插手,那还要手下的干部作什么呢?这样的事情让手下的人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他相信负责信访和农民工问题的干部会先出面处理的。

    果然,他到办公天室坐了不几分钟,小刘就急冲冲地跑了進来,季子强淡然地喝了一口茶,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小刘啊,不管什么事,你先坐下来,慢慢说,天是垮不下来的。”

    看到季子强神色不变的样子,小刘脸一红,心里一定,这才说道:“季書記,这是建筑工程公司工人,他们好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他们找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总要说法,谁知那老总说,开发商连材料费都没有付给他,他现在确实没钱发齐大家的工资,希望大家理解公司的难处,等开发商把钱打过来,他立即补齐工人的工资。双方昨天闹了半天,还差点动起手来,这不,一大早就找到了我们市委的头上了。”

    “哦,这样啊,这家建筑工程公司是承包了哪家公司的工程?”季子强听到是开发商没有付给建筑公司资金,就问道。“这个公司承包的是鼎新公司的工程,鼎新公司从我们新城拿到了一块地,准备开发商品房,取名蓝调港湾,据说首批商品房的楼盘已全部售完。”小刘显然是在下面做了了解才上来汇报的。

    “现在谁在处理?”季子强点了一支烟。

    小刘说道:“吉琼玉主任已亲自接待了,还有负责信访工作的黄副主任也在。”

    听到吉琼玉和黄副主任已出面了,季子强也就放下心来,有他俩出面,应该不会把事情扩大,至于这事如何处理,还得听了两人的汇报再做决定。

    不过,还没等到吉琼玉和黄副主任前来汇报,季子强就接到了省政府苏良世的电话,苏良世在电话中询问那些民工围攻市委是怎么回事。

    季子强听到苏良世的语气不对,急忙把情况简单地汇报了一遍,并说北江市政府和市委已经有人专门的处理了,苏良世听到已采取了措施,这些上访的工人也正在会议室里和信访办坐谈,口气就有点缓和,说道:“季書記,中央一再强调,要维护進城务工的农民兄弟利益,而且一再强调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我要求你们北江市立即采取措施,妥善解决好这个问题,一定不能给北江市安定团结这个大局造成不良影响。”

    “恩,请苏省长放心,我们一定加快处理。”

    放下电话,季子强心里一沉,没想到这在北江市才发生不长时间的事,竟然就传到了苏良世的耳朵里,搞不好,连省委書記李云中也知道了,这就有点奇怪了,难道这次农民工到北江市来闹工资,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那这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不管怎样,季子强都觉得自己首先要把事情全部弄清楚,他让小刘给王稼祥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二十分钟,王稼祥就出现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里。

    “稼祥,这农民工到市里来要工资的事,你听说了吧?”王稼祥是季子强的最好的手下,两人关系密切,季子强也就直接说道。

    “季書記,这农民工也是,市里又不欠他们的工资,谁欠他们的工资,他们就该找谁要去,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王稼祥有点气愤的说道。

    季子强取出一支烟来,径自点上,然后把烟盒推给王稼祥,让他自己抽烟,王稼祥拿过烟来,打量了一眼,取了一支,点在自己的嘴上,剩下的大半包,却被他顺手放進了自己的手包。

    “稼祥啊,这农民兄弟其实也很难,抛家别子来到这里,日晒雨淋的干了几个月,却不能领回自己的应得的工资,这换成你我,也会找市里来要的。这件事,你立即让人查一下,看倒底是鼎新公司没有付工程款,还是建筑公司有钱不付工人的工资,我们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想法妥善解决这件事,这事已引起了省上领导的高度重视,苏良世省长打电话来,要我们一定处理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