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来苏厉羽慢慢的推开了季子强,笑了一笑,说:“这个想法已经在我心里好几年了,今天总算是完成了这个心愿,好了,你可以下车了,以后记住,我是苏记者,你是季書記。”

    季子强什么都没有说,是抬手拍了拍苏厉羽的脑袋,转身下车离开了,他知道,苏厉羽会从今天起,整理好她自己的生活了,自己再也不用为他担心。

    再过几天,江可蕊和小唐她们也返回了北江市,这次省电视台最终还是有两个同志遇难了,江可蕊为此也大哭了几场。

    季子强亲自到机场去迎接她们,小唐暂时还不能下地,腿打着石膏,可是季子强从她们的面容已经看到她们精神状态都很不错,特别是江可蕊,在饱经了一次磨难之后,人更成熟和风~韵,只有经历了人生的考验,才会有这洞悉生命的内涵。

    小雨也来了,一下扑進了江可蕊的怀里,江可蕊也默默的留下了眼泪,看的季子强等人心里都是酸楚楚的,而小唐对季子强多瞅了好几眼,那眼多了一些迷离和情感,她看到换了简单的白衬衣和休闲裤的季子强,身材挺拔,举止投足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慵懒魅力。

    而随机回来的萧易雪却多了一份哀怨,她也为季子强家人团聚高兴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那几个日日夜夜的相处,让她在心多了一份对季子强的念想,她知道这样不对,也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那悠悠的心绪却总是很难抛去。

    安排好了萧易雪等人,季子强带着江可蕊回家了,回到家里,季子强格外的殷勤,围着江可蕊说个不停,连老妈都很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至于这样亲热吗,不是分开了十多天吗,她们是不知道,这十多天来对季子强和江可蕊意味着什么。

    一家人总算团聚在了一起,一面吃饭,一面季子强来不断的去看江可蕊,看的江可蕊自己都有点小脸红红的,这家伙,也不知道避个人,这样**辣的看着自己,一副想要吞掉自己的模样。

    这个晚饭后的时光对季子强来说特别的漫长,他不时的看表,不时的督促小雨早点睡觉,还是江可蕊理解他,后来说自己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这次让季子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跟進了卧室。

    灯光很暗,印衬著江可蕊的脸格外温柔秀美,江可蕊偶尔抬头看看季子强,眼神扑朔迷离。

    压低了声线,江可蕊说:“为什么老是这样看着我。”这无暧昧的声音,配著这无暧昧的灯光,一下子让季子强心跳慢了一拍。

    “我想好好的看看你、”

    “是真的啊。”江可蕊笑的更暧昧了,那玫瑰花瓣般的侧脸被灯光浸染的朦朦胧胧,好像画走出的仙女。

    “恩,真的,每天都会梦到你。”季子强的眼光也有些朦胧起来。

    江可蕊不在说话了,她站了起来,开始从容不迫的脱衣服,那动作优雅而多情,修长的手指放在套裙的拉链,一点一点往下拉,再愚钝的人都能感觉出里面的暗示。

    季子强拥住了江可蕊,在耳边吹著小风,柔声说:“我来了,我要你。”

    算隔著衣服布料,季子强也能感受到江可蕊体温的灼热,季子强的喉咙开始不受控制的干渴,身体的某处也开始隐隐发热。。。。。。

    相聚的日子真的很美好,最近的季子强应该是最快乐的时光,每天莺歌小唱的奔波在北江市的各各地方,北江市的各项工作也進入了一个快节奏之,不管是新城的建设,还会特种钢厂的筹备,都在迅速而有条不紊的展开。

    连乌克兰方面,也传来了好消息,按预定的时间,今天乌克兰的考察组要到北江市来考察金新机械厂了。

    一大早,季子强带着秘书长和翟清尘等人,到机场去迎接对方了,这次季子强是耍了个大的,直接让车开到了飞机的舷梯旁边,十多个人等候着乌克兰方面的专家,舱门打开,这几个老外也下来了。

    这次季子强是让岳副市长做的翻译,本来说到大师找一个教俄语的教授过来,但季子强考虑着教授未必能理解商场和官场的语言,未必能翻译的到位,这一问,岳副市长的饿语也还不错,让他做翻译了。

    对方这次总共来了6个人,当先一个高胖大个子男人,季子强感觉,这身板,至少可以分秘书长两个,可能还要多出一条腿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吃什么长大的,能发育的如此强壮,后面几个也是高高大大的样子,走到季子强的面前,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架势。

    这个大胖子是他们的领队,叫雷布罗夫,还有几个叫什么,季子强真的记不住,咬口的很,不是司机,是什么萝卜的,一点都没有国名字的艺术性。

    “欢迎你们到北江市来考察啊,雷布罗夫先生,我代表北江市市委和政府,对你们表示真诚的欢迎。”

    “哈喽,哈喽,季書記客气了,能来你们北江市,也是我们的荣幸。”

    季子强心想,耶,这个老外还会客套话啊,了不起,了不起嘛。

    这人多多少少的会一点,季子强也多多少少的懂一点俄,在加岳副市长的翻译,大家的交流也不成了问题。

    季子强也把身边的这些领导给对方做了一个介绍,雷布罗夫对这样强大的欢迎阵容还是很满意的,他到国来了多次,特别是这次,他还搞明白了一个事情,那是市委書記原来还市长的权力大一点,这对他们来说有点稀的。

    出来谈生意,最怕的是老和没有权利的人谈,谈半天,最后真正管事的人出来,一句话,全部否决了,那才叫没有意思的很,这次他们到原地区的一个市里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起初是副市长和他们谈,谈的差不多了市长出来了,前面谈的很多都推翻了,在后市委書記又出来,这一下弄他们了一两个月的时间,最后还算不错,总算谈成签字了。

    这次他到北江市来,绝对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一个状况。

    “季書記,我想问一下,这个项目我们下一步和谁谈?”

    季子强觉得有点怪的,怎么刚下飞机问这样的问题,稍微一思考,季子强明白了,肯定是他们在原地区吃过亏的,现在有点害怕,季子强说:“这次主要由我和市长跟你们洽谈,所以雷布罗夫先生完全可以不用担心的,我们说话算话。”

    这雷布罗夫心里也是有些个惊讶,小白脸書記看来很精明的嘛,一下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不错,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要简单许多,成成,不成拍手走人,不会粘粘糊糊的。

    他哈哈的笑着,大家在寒暄几句,一同了车,这一路威风的很,警笛呼呼的叫着,大家到了北江大酒店,安顿之后,按国人的规矩,肯定是吃饭,座谈,也不一一详述了。

    到了下午,乌克兰代表团的考察也正式的启动了,一溜子小车开到了金新机械厂去,过去的党委書記县长是临时的厂长,他们也早接到了通知,组织了人员,对厂区和车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职工们的热情也是很高的,这次看来,市委对金新机械厂的关注度很是很高的,最近大部分的员工也都开始了特种钢厂的操作基础培训工作,等那面一马,大家能拿到全额的工资了。

    至于这面,听传言说,下一步会把这个厂子搬到特种钢材厂的附近去,这里的厂区要卖给开发商,那时候不仅以后的厂区会规模变大,而且还能通过换地挣一大笔的钱,有可能这一两年大家没有补齐的工资也能补齐。

    所以钢厂职工们也是自发的到了现场,欢迎对方的考察。

    这一圈从车间,到设备,最后到财务的考察,很是用了一些时间,按说季子强是不用亲自陪同的,但因为有机场额那句话在,季子强也是从头至尾的陪着看了一个遍,真心的说,季子强很有点枯燥的,不管是设备,还是那些账务,季子强都不很熟悉,一个外行只能跟在后面点头了,实在是无趣的很。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季子强好不容易熬到了考察结束,大家又回到了酒店,这个时候是季子强的强项了,吃饭,喝酒。

    不要看对方的格子很高,身材宽大,季子强还是很有信心把这些人放翻的,今天季子强是精挑了一下酒坛老将,连本来不需要前来的人大一个副主任,季子强都让参见了,据说此人别号“下水道”,多少酒到了他的嘴边,都是畅通无阻的流進了肚子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