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都有点曖昧的笑笑,放下了电话。

    坐了没几分钟,黑岭乡刘乡长摸了进来,他和季子强倒是很熟悉的,季子强对他也还欣赏,这几天他听到了季子强在常委会上威风八面的事情,就多出了一点幻想来,他惦记上乡书记那个位子了,你说人没机会还好过点,有了一点想法他就天天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魂不守舍的,看看到了年根,就想来活动活动。

    季子强一见他来也是很热情的,毕竟自己没少到人家地盘上祸害土鸡,鲤鱼什么的,就给他倒了杯水,问起了他一些最近工作情况啊,有没有困难什么的虚话来,乡长是胸脯拍的崩崩响,说有困难要自己克服,绝不给领导添麻烦,找乱子。

    季子强也知道这刘乡长是一张好嘴,要赶快的打断他的话,不然他就可以给你拍起来了,季子强就说:“好好,没困难就好,今天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啊”

    刘乡长就讪讪的笑笑,很不好意思的抖开了包,里面有几个人参,还有一些天麻什么的,季子强看看想笑,就说:“干什么啊,你当我是开药铺的,你拿这做什么”

    刘乡长就忙说:“这是给你家里人带的,我想伯父伯母上岁数了,用这些补补,延年益寿,活血化瘀,我们都年轻,用这可惜了”。

    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来,季子强感觉里面还装的不少,就用手制止他,一边说:“你那地方不富裕,你就不要送这了,这天麻我收下,其他的你带走”。

    他想这堆东西里面就天麻稍微的便宜一点,自己就收一样,也免得让他下不了台。

    刘乡长不愿意了,死活要给,嘴里还说:“我家还是有些底子的,你再不收就是看不起我”。

    两人推来让去的说了几句,季子强也怕万一来个人看到了不好,就像上次许老板给自己送礼,最后让方菲看到了,凭空的生出了许多事情,他就掉下脸说:“你把这都给我收拾起来,你没听说我的习惯吗,你非要给也行,一会我就把它都转到你们学校去。”

    刘乡长见他说了这话,也不敢坚持了,是好收起了这些东西,但几根人参和天麻还是一定给留了下来,季子强也不好真的翻脸,又和他开了两句玩笑,让刘乡长的尴尬少了许多。

    刘乡长送完了东西也不急着走,东拉西扯的就说到了乡上还缺个书记的话上,季子强是何等精明的人,一听就知道,想想这乡长还算不错,就对他说:“你先把工作做好了,能说上话的时候,我自然会帮你说话,但工作上不去,谁也没办法帮你了”。

    刘乡长听了这话,那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连续不断的保证,然后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他走了没多久时间,又来了几个送礼的,这把季子强就搞的头大了,只好叫上秘书小张,找地方躲去了,洋河县就这么大的一块地方,你能到那躲啊,想一想后,季子强就决定到城外的几个工地去看看,他也没有叫城建局和规划局的两个局长,也就想自己单独转转,不要影响过大。

    小张帮季子强要了一辆车,两人一前一后的做了上去,小张现在也感觉有点扬眉吐气了,过去在办公室要车什么的,总是低声下气的,也不说心里有多自鄙,至少要赔上笑脸,深怕人家不给安排。

    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每次人还没走到办公室,里面就有人招呼起来,他一说要车的话,两个主任都绝不推辞,这让小张轻松了不少,季子强刚来那会,有几次小张都没有要到车,虽然季子强没说什么,自己从下面局里调了车,但小张的内疚是显而易见的。

    两人就一路的摇到了城外的几个工地上,小张问:“县长,我们先看哪一家”

    季子强就信手一指说:“先看王老板他们的吧,看看最近工程怎么样了。”

    车开到门口就停住了,工地里面很乱,季子强就步行和小张到了建筑工地,王老板也在工地转悠呢,一见季县长来了,立马就跑了过来,

    王老板拉住季子强的手,很亲热的摇晃了几下说:“县长来怎么不提前说下,我好让他们也把工地收拾一下,你看这多乱。”

    季子强笑着对他说:“你先放手,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不需要大动干戈的。”

    王老板呵呵一笑,才很不情愿的把季子强的手放开。

    季子强有时候真的怕和胖人握手,那手油乎乎,汗津津的,对方再给你拉住不放,给他的感觉真有点同志的味道。

    季子强主要来看看安全方面的问题,至于施工质量啊,进度啊,那人家比他操心,他就怕安全上出点问题就麻烦一些,季子强在王老板的陪同下,进行了视察工作,认真检查了施工情况,还听取了施工单位的一个项目经理的汇报。

    季子强也是泛泛的谈了谈自己的看法,并对建设项目提出了希望和要求,强调了“百年大计安全第一”的精神。

    转了一圈结束以后,王老板还准备召集监理方、施工方在指挥部会议室召开了现场会,要请季子强讲几句。

    季子强是连忙的摇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进度,强调一下安全,你这做的不错,讲话就免了,等下次正式检查的时候再说。”

    王老板也就不再提这话头了,他就说:“季县长,中午一起吃个饭吧,还长时间没在一起坐了。”

    季子强摇头说:“我还有几个地方要去看看,下次吧,下次。”

    王老板说:“我这今天本来有个应酬的,都是我们一些老乡,他们见我在这里投资,听我讲了这里的政策不错,也来考察一下,我想请季县长见见面,以后要都能来,对洋河县上的发展也很有好处。”

    季子强本来就已经准备转身走了,他并不很喜欢一些无谓的应酬,但一听王老板的这话,他就不想离开了,是啊,洋河县的经济基础和资金存量还是很薄弱的,要是能多拉点外资通入进来,对洋河肯定是大为有利,自己今天再不想喝酒,这个宴会还是应该参加一下。

    季子强就问王老板:“他们既然都是来考察的,那我把招商局的领导也叫上吧这顿就算我们县上的招待。”

    王老板忙说:“不用,不用,他们就是私下来看看,投不投资还在两可,你们就不要破费了,我反正是躲不掉要招待一次,今天还是我来。”

    季子强笑笑也就不再勉强,就说:“我先到其他的工地再去看看,等看完了我们一块过去。”

    这季子强又转了一两个小时,城区的几个工地都看了看,该说的话也都给工地负责人讲了,时间也差不多,就和王老板在电话里面相约了地点,到酒店去参加宴会了。

    在酒店一个大包间里,这些考察投资的老总,也刚刚听王老板说一个县长要来,正在纷纷的议论着,就见季子强推门走了进来,大家一看,这季县长岁数不大,很是精神,来了一一的和大家握手,说几句得体的客套话,一点架子也没有。

    虽然季子强对王老板的这些朋友还不熟,但季子强也是久经这样的场面,他的融合力和亲和力,以及对酒桌上局势的控制力,就很快的展现出来了,一会,他就成了这桌子上的焦点人物了,都来给他敬酒,碰酒,他也一一的接待,毫不胆怯。

    季子强看着这满桌的菜,开玩笑说:“王老板,平常你可没这样大方过,今天这桌下来,看起来你很是心诚啊,这些都是你的好朋友,以后也希望你们一起在洋河县来发展,大家也能经常见面了。”

    王老板知道这是季子强在给他涨面子,就回答:“为感谢大家,撑不住也要撑,不过今天你们吃了可不是白吃啊,,我还有条件的。”

    众人一听还有条件就问:“什么条件,你先说,免得我们吃了不放心。”

    王老板呵呵一笑说:“现在你们酒都喝了,不放心也来不及,我的条件就是,你们也不要看眼花了,这洋河县真的不错,我是深有感触的,特别是季县长,年轻,务实,还很体恤我们这些生意人,跟他混,没错的。”

    然后他就给大家讲起了季子强为学校怎么怎么筹款,季子强为县上的治安,打击黑恶势力,说的是天花乱坠的。

    季子强也不时的说说洋河县的未来美好景象,又找机会吹捧两句王老板,把这个酒宴的气氛一下就推到了高巢,大家也是眼见为实,人家一个县长,这样和蔼可亲的,就冲着一点,就比有的地方卡,拿,索要的强。

    有一两个老板马上就表态说:“没问题,等我们选好项目了第一选择就是洋河县,别的不冲,就冲季县长这样的豪爽义气。”

    季子强也是暗暗的欣喜,自己今天误打误撞的,接待了这一帮子人,要是真能为洋河县留下几个投资人,也算今天没白来一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