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游泳的水平还成,萧易雪也不错,为了以防在水大的地方两人被水吹走,他们把两个防水背包困在一起,而每次在上岸行走的时候,萧易雪由于刚从水里出来,那薄薄的背心就紧紧的贴在身上了,让她玲珑剔透的体型完全显露出来,起初萧易雪还是有点害羞的,上岸后都躲着季子强,走在后面,但几个小时之后,这样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她想,昨天晚上,自己的**都让他一览无余了,现在是在搜救,何必那样惺惺作态,她慢慢的也就坦然了许多。

    当然,季子强偶然的会为萧易雪这喷血的身材激荡一下,但那都是偶然,他更多的时候是吧精力完全放在找寻可能出现的目标上,他们也不知道这样走了多长的时间,但太阳开始慢慢的下沉了,他们和当初江可蕊出事的那个地点也相隔很远很远了。

    “累吗?子强,累了就休息一下?”

    “你呢,你累吗?”

    萧易雪点点头,说:“累,但还能坚持。”

    季子强也有点怜惜的看看萧易雪有些疲惫的神情,但还是咬咬牙,狠狠心说:“那我们再坚持一下,不然天又黑了。”

    “恩,好的,我们继续。”

    萧易雪拉了季子强一把,两人在夕阳中继续前行,这时候的山谷是很美丽的,夕阳的余晖映照在河面上,带给人们一种安详和静怡,季子强心中已经没有了焦急,也没有忧伤,他看着这样美丽的景色,觉得在这个情况下,怎么会出现意外呢?绝不会的,江可蕊一定就在某一个地方等着自己。

    他的脚步加快了,他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坚定。。。。。。

    在天色已经暗下来的时候,他们又走到了一个河岸无法通过的地方了,前面河岸上都是连绵不断的峭壁,季子强看看天色,准备在这里暂停休息了,不过今天他们已经没有帐篷,连睡袋都没有,一路上,又是上岸,又是下水的,他们嫌太过麻烦,都扔掉了。

    1066

    季子强准备找点可以生火的树干,这个时候萧易雪说:“子强,你看看那面是什么?好像是一个小岛。”

    季子强直起腰来,顺着萧易雪指点的地方,看过去,果然,在遥远处河的中央,有一个也算不上岛的小丘,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大概估计一下,直径不长,有几十米,长度也就是2百多米,刚好把河水分成两边,季子强点点头说:“不错,我们明天就上去看看。不过这里到那个地方,两边都是悬崖,看样子水也很深,明天要使把子力气,才能游过去啊。”

    “恩,明天我们要不就弄几根竹竿绑上,做个竹排。”

    “我看可以,不然这个距离我们游过去够呛。”

    说着话,季子强就低头又开始寻找树枝,树干了,萧易雪也下河,好好的洗了一把脸,然后再河边泡开了一个小坑,等水沉淀之后,用饭盒装上,一会烧开了她准备给季子强再做一碗紫菜汤。

    这种方法萧易雪说是比较干净的,她怕水质受到了污染,喝了之后生病。

    等两人准备好了这些之后,天就完全的黑了下来,季子强点上火,萧易雪就烧起了水,季子强靠在篝火的旁边,慢慢的坐了下来,疲惫一天之后,这才感觉一身疼痛,他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痴痴的想着心事,看着萧易雪,火光映照在萧易雪的脸上,苍白胜雪的肌肤清新光洁,柳眉斜挑,含嗔带煞,细眼弯弯,秋波中满蕴盈盈笑意,唇瓣丰润,蜜桃般轻轻嘟起,吹着篝火上飘来的烟雾的时候,倒像是在撒嬌一般,那奇异的蛊惑力,让季子强莫名地心跳加速。

    他赶忙别过脸去,不敢再看这美妙的图案。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萧易雪在篝火上放置了好几块树干,也坐了过来,靠得很近,可能是萧易雪也累了,她想要找到一个能支撑自己的地方,季子强稍微的有点拘束,但很快他也就不去乱想什么,让萧易雪依靠在自己的肩头:“易雪,谢谢你能来陪我。”

    “不要这样说,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来呢?给我说说你最大的愿望吧?”萧易雪不想听季子强太多的感谢的话。

    季子强看着黑夜头顶上的星星,说:“小时候我就想拥有一朵,开得好嬌艳的那种。”

    “哪一种的小花呢,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那种吗?”萧易雪似乎对含苞欲放的荷花感兴趣。

    季子强点头,说:“荷花漂亮,荷叶还可以熬药,就那么一包,放在焖罐里熬呀熬呀,香味把苦药的味道盖住了,而且还有药用价值。”

    “那我们选择就采择花去?”

    季子强吓了一跳,说:“现在啊,算了,我们还是好好休息,保存体力吧。”

    “好吧,我听你的。”萧易雪变得特别温柔,一下就依偎在了季子强的怀里,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

    “过得真快,又是一天了。”他努力的说着话,有些不敢看萧易雪的脸,他承认那张漂亮的脸对自己太有诱惑。他没有能力抵抗这张笑脸的诱惑,他明白自己的脆弱,他已经有些躁动,他恨恨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耳朵,那么用力,却不是很疼。

    他又掐第二下。

    “干什么呀,你?”萧易雪突然抬头了,看见了这一幕。

    “耳朵痒呢!”季子强红着脸说。

    “奥,我帮你”,萧易雪说着,就用芊芊的玉指,撫摸起了季子强的耳朵:“恩,好烫啊。”她吐气如兰的对着季子强说。

    季子强心里有莫名地兴奋,但很快的,季子强的情绪有开始有失落的感觉,这感觉正如自己此刻的心情,说不清,道不明。

    “你的心跳很乱。”

    “恩,是吗,我没有觉得。”

    “你能感觉,你不过是在欺骗自己,你喜欢我,从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我就从你的眼中看到了。”萧易雪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悠悠的说。

    “也许吧,但那有什么意义?我们是分属不同的两个世界,你有你的未来,我有我的希望。”

    “我知道,所以我也在伤感。”说着话,萧易雪完全的伏在了季子强的膝盖上,她真的很矛盾的,就像昨天晚上,还有过去很多个晚上,他都希望季子强能要了她,不管将来的结局会是怎么样,但她愿意和他有一次真正的辉煌。

    季子强迟疑着,但还是用手搂住了萧易雪,让她能更好的躺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说:“睡吧,等天亮之后,我们都会理智一些,美丽的夜色在很多时候,都是会给人一种幻觉的,让你分不清你自己,也看不清身边的人。”

    萧易雪再也没有说话了,她只是把她的头紧紧的靠在了季子强的怀里,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萧易雪猛然惊醒,因为季子强是在是太困了,再也坐不住,倒在地上睡着了,之后让萧易雪也到在了季子强的胸上,萧易雪清醒了一下,她俯首,接着昏暗的夜色,看着季子强那没有清洗过,上面灰土满面的脸,她轻轻的,慢慢的用自己分润的双唇覆盖在了季子强的唇上,那样的愉悦,那样的震撼,她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贴着季子强的唇。

    季子强可能是呼吸受到了影响,动了动,萧易雪犹如是惊飞的小鸟一样,慌乱的移开了自己的嘴唇,一下就站了起来,她觉得她的脸很烫,很烫。

    她的心也在突突的跳着,就在昨天,她也本来是想把自己献给季子强,以缓解他的伤痛,但那个时候,可能多多少少的还有一点同情的味道,她还有太多的紧张和担心,但现在她就完全不一样了,她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惊心动魄的美丽啊,这样的感觉,从来只见都没有过,一次都没有过,心里痒痒的,嘛嘛的,酥酥的。

    她用手捂住了脸,脸很烫,她走到河边,合掌弯腰掬起了水来,扑在了自己的脸上,抹一把脸,好惬意的感觉啊,突然,萧易雪一动都不能动了,她一下眯起了眼睛,看向远方,在远处那个河心的小岛上,隐隐约约的有着亮光。

    “子强,子强,你快醒醒,快醒醒。”萧易雪一下就跑过来,抓住季子强的胳膊摇晃起来。

    季子强以为又是地震来了,爬起来就准备拉着萧易雪跑,但感觉不对啊,这个地方很平坦的,不怕地震。

    “怎么了,怎么了。易雪。”

    “你看,你快看那面。”萧易雪拉着季子强走前几步,远处就看到了黑夜中若隐若现的一点亮光,季子强揉揉眼睛,在上前几步。

    一点都不错,绝不是幻觉,那应该就是火光,隐隐约约的,很微但还是能辨别的出来,假如今天的月色再好一点,再亮一些,或许就未必可以看清,但现在刚好云层遮住了月光。

    一霎那,季子强的心里充满着澎湃的激情,他抑制不住的流露出满腔的喜悦,他哆嗦着,一把抱住了萧易雪,他低头开始吻萧易雪,吻她的额头,鼻子,还有她的嘴唇,这样的痛快已经不能用浅薄的语言来表述,似乎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